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拒绝一切影视化相关,请勿擅自联系,也会黑脸

#瓶邪#云笈异闻录【第七个故事】故事里的故事(八)

假装这不是隔了那么久的一次更新,假装我是一个天天都会出现的人,假装……假装你们还在爱着我QAQ!



(八)

阆风巅的守护阵法,不可谓不严密了。然而这些防护措施,是为了阻止外人的进攻,却无法阻止凤舞带来的祥瑞之气源源不断下落在阆风巅。

其实阆风苑中多神兽,个个神通广大,称得上“祥瑞遍地走”,这样的阵仗一开始并没有引起谁的关注。

云端上的男子身着火焰般耀眼的红色长袍,长袍上遍绣着绚丽辉煌的金色凤羽,在这绚烂夺目的颜色包裹之下,他的皮肤显得更加苍白,甚至白到了诡异的地步。小凤凰跳舞的时候,男子伸出一只雪白瘦削的手,他轻轻弹指,一滴殷红的鲜血随着凤舞带来的祥瑞之气,一同落下了云端。

金光在半空中凛然炸开,磅礴深厚的功德之力直直落入阆风巅内。

这一下惊动了不少仙兽们出来探查情况,就连追逐着通天之书的木缇,也不由得顿住,抬头观望。

“这……”木缇心中纳罕,不知为何,她隐隐觉得,这股来势诡异的功德与祥瑞,便是冲着她所在的位置来的。

过往的经历告诉木缇,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天降机缘,想要的东西只能是自己去争去抢,眼下这等好事,叫她心里直打鼓。然而祥瑞已经披泽于身,功德也直灌入顶,她明显察觉到自己的境界正在节节攀升,这样下去很快便可再行突破。如此诱惑,即使是多疑如她,也控制不住自己尽量地去吸纳这功德。

阆风巅眼下充斥着禁锢仙气流通的阵法,木缇无法自制地吸纳了无数功德,感到自身境界大幅提高,却无法聚起灵气来修炼,木缇试了几次,突破的壁垒都固若金汤。她暗骂一声,睁开双眼,心道果然还是要按原计划来,速速取了通天之书离去才是正经。

谁知她定睛细看时,却见那通天之书与之前游刃有余的模样大相径庭,正惶惶然在庭中打圈。一滴金红色血珠寸步不离地紧随其后,这情景竟然还有几分滑稽。

木缇一跃而起,左手抓向通天之书,这通天之书倒不偏不躲,“嗖”一下钻进木缇衣袖之中,木缇心下大喜,忙忙掩住袖口。此时那血珠也尾随而至,冲着木缇直直飞来,木缇下意识抬手挡了一下,血珠便径直穿透木缇的手掌,飞入她的衣袖之中。

木缇手掌被血珠穿透的地方毫发无损,却立刻火烧火燎地痛了起来。木缇大吃一惊,还没来得及查看自己的手,衣袖便突然炸裂开来。原本藏在其中的通天之书猛然飞向空中,通身泛着金红色的光芒。

木缇愣住了,她感到被血珠穿过的右手有滚烫的热流顺着经脉流向全身,那却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反而像是精纯至极的仙灵之气,因为太过浓厚,才有些受不住。但很快她就顾不得自己身体的变化了——大片的劫云在阆风巅上空聚集,天色一点点黑沉下来,劫云越聚越厚,浓重得仿佛要滴下水来,却迟迟没有降下雷劫。而这劫云的正下方,通天之书浑身宝光莹烁,却是静静地摊在地上,仿佛已经放弃挣扎。

木缇心中惶恐万分,她自己渡过劫,也见过别人渡劫,却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以劫云现在的情形看来,这劫雷的阵仗非同小可,眼下已经有不少小仙灵兽从阆风巅周遭飞快撤离了。

木缇心下惶惶然,但她没有多作犹豫,一咬牙,竟然不退反进,纵身扑向落在地上的通天之书。

几乎是与此同时,山崩地裂般一声巨响,第一道天雷直直地落了下来,打在阆风巅的上空,被防御阵法烂了个正着。刹那间,阆风巅上空一片刺目亮光,天雷被化作蛛网般的无数细流,顺着防御阵法被渐次分流,慢慢消弭。这也正是木缇心目中的依仗,她想着有防御阵法阻挡一二,她总还能夺了书页全身而退的。

偏偏有人并不趁她的意。云端之上的小凤凰此时已功成身退,红袍男子缓缓起身,就在天雷落在防御阵法上的当口,举起了苍白的手掌。

“咯——啪!”木缇听到头顶传来不详的声响。她来不及多想,闪电般捉住通天之书,不管不顾地提起几张书页,运上几分真气,下死命地用力一撕。

“嗤啦——”一声,通天之书真的被她拽下几页来。

木缇狂喜,多年筹备,今日终于到手了!刹那间,未来璀璨光明的前途已经铺陈在她的眼前。她没有顾得上去观察头顶的情况,自然没有发现,在她撕下书页的同时,红袍男子已经借着第一道与第二道天雷的势头,打破了阆风苑的防御屏障,一个巨大的缺口无能为力地敞开在那里,等着后续的天雷滚落。然而,偏偏此时木缇撕下了几页书页,那通天之书周身的宝光,便微不可察地黯淡了几分。

就是这微不可察的几分黯淡,令原本气势汹汹的劫云,诡异地停下了集结的步伐。

这劫云乃是顺应天道而生,不由什么神魔仙鬼操纵,谁的实力积累到一定程度,原身承纳不了他,或者干脆是人间容不下他了,劫云就来劈他一劈,要么干脆被劈得灰飞烟灭,要么就是向死而生、脱胎换骨,这便是渡劫了。如今天道感应到这通天之书已成异数,劫云自然聚集起来给他做雷劫,头几道天雷按说只是下马威,通天之书这个异数非同小可,劫云至今都还没有集结完毕呢。现如今,这通天之书原身被毁,劫云集结的脚步就是一滞——这似乎,好像又差了点呀。古往今来,可没有几个人到了渡劫的关头才自毁原身来躲雷劫的,若是雷劫那么好忽悠,如今天庭上早已人满为患了。只是眼下的通天之书又有些特别,本身就是宝器不提,它自己其实并没有积累到可以需要渡劫的地步,完全是被那小凤凰直接打下了无数功德,又被红袍男子一滴蕴含仙气的精血拔苗助长起来的,就好像刚刚被人强行注满水的气球,忽然涨到那么大,本就是外强中干虚张声势,又被针尖那么一戳,猝不及防地就泄了水去。

劫云的变化却被红袍男注意到了,他自云端俯身去看,瞬息之间便洞悉了事态,当即冷哼一声,将袍袖一拂:“区区毛贼,险坏本座大事!”

木缇尚在狂喜之中,那红袍男袖风已到,她整个人如同风中草芥一般,直直地被挥出去老远,一头载倒在地,半晌也没动弹。

红袍男挥退木缇,却没将此人放在心上,他心中顾虑的乃是另一重隐患:阆风苑阵法被惊动,麒麟真君此刻应该已经在从君山赶回的路上,以他的计划,原本就是要争分夺秒,抢在麒麟真君赶回之前取了通天之书离去,避其锋芒。如今已有片刻耽搁,不知可还能得偿所愿。

通天之书黯淡片刻,却已经因其天灵地宝的资质快速恢复过来,加之阵法被破坏,限制真气流转的作用也不在那么强大,区区几页书页的损失,通天之书很快就补足过来。若此时通天之书有成熟的思想、能够控制自己,它自己也绝不想恢复得这么快的,只可惜毕竟还没有真正过了雷劫化形成功,即使有那一点点先天灵智也就好像万事不知的小婴儿,实在不够应对眼下的局面,只能落在旁人的算计之中,任人欺负罢了。

待到通天之书恢复得差不多,劫云也再次聚集起来,迟到的第三道天雷也不偏不倚地落了下来。

这一下天雷落得毫无遮挡,通天之书硬生生挨了一下,瞬时就被劈得灰头土脸,可怜得不得了。红袍男却闲闲地袖手在云端观望,他自然是有能力拦下劫雷的,然而他并不出手,他如此煞费苦心引发劫雷可是另有打算:通天之书有先天灵智已不是什么秘密,这样一件法宝即使是从原主人手中强夺过去,能用到几分谁也说不好,何况红袍男可没有找本书代记记忆的爱好,他看中这本书也不过是看中它的资质,如今他的打算就是引发雷劫,将这通天之书劈到灵智湮灭时再出手抢了书去,挡下劫雷,再将这样失去灵智的宝贝据为己有,虽然用起来效果会大打折扣,可毕竟稳妥多了。

红袍男的算盘打得好,他只需等着劫雷把通天之书打蔫,就立刻带着它离开,那时候即使张起灵追来,在路上拖延一二,雷劫一过,也就能达到目的了。

只是这通天之书倒比他想象中能捱,眼看着第五道劫雷也落了下,通天之书非但没有早早支离破碎神魂湮灭,反而像是运起了灵力打算生抗这雷劫了。红袍男冷眼看它作这无用的挣扎,心知它神魂消散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被临时强催到渡劫的,十有八九都是过不去的。这等拔苗助长的手段,从来都不是施恩是报仇。

但他却不想再等下去了,罢了,此时它也没什么本事抵抗了。红袍男子微微一笑,便自云端落下,同第六道劫雷一起,抓向了通天之书。

 

天雷自云端滚落至地面不过是一瞬的功夫,红袍男的动作同天雷一般快,却就在这一瞬的功夫,变故陡生。

一道霸气森冷的刀光横空劈来,甚至快过雷电,直冲着红袍男斩去,饶是红袍男法力高强,也不得不急速抽身,稳住身形向高处跃去,纵然如此,也有几片金红羽毛纷纷然落下,在接触刀光的一瞬间支离破碎。而那第六道劫雷,则也被这刀光拦住,二者在半空中相撞,发出震天彻地的巨响。

红袍男稳住身形,向刀光来处一看,远远的果然是张起灵疾驰而来的身影,这一刀挥出时的距离竟然远到超出红袍男的想象,非但如此,张起灵在不断迫近的同时,又是连连挥出数刀,刀刀挟裹着杀气,看势竟是要将红袍男笼罩在这一片刀光之中。


TBC

评论(44)
热度(354)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