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拒绝一切影视化相关,请勿擅自联系,也会黑脸

【瓶邪】【G】有意思

给迷野本子的G文解禁啦!!来来来,混更!

这两天把我给土狗写的新番外也发出来,蛮长的呢还

顺便土狗和翡翠都还有余本哈~不要急着淘二手!



有意思

 

其实,张起灵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人,在他的主要人生经历中,要么是在目的性很强地去做什么事,要么是没有任何情绪地放空休息。因此有人可能会觉得他寡淡无味,就像一个设定好的机器人一样,从不会做无聊的事,不会做蠢事,不会做没用的事,很强,很牛X,就是很没意思。

但是我不这么觉得,在我看来,张起灵身上有很多非常有趣的特点,有的时候甚至有非常可爱的一面。胖子说我在把小哥当儿子养,对他的关注度和保护欲都和母鸡护崽子有的一拼。我不这么觉得,我只是觉得张起灵这个人你越是了解,才越是能发现他真的很有意思,对我而言,越是与他相处得久,越是无法从他身上移开眼睛。

只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吧,张起灵这个人虽然很厉害很超神,但是人总有擅长的和不擅长的,对于他擅长的领域,他其实是很自信的,甚至到了自负的程度,就像当年他曾经非常淡然地说过他对中国古墓的陷阱机关的了解,超过世界上任何人,这完全是一种有资本的自负,就是靠着这样强大的能力和同样强大的自信心,他才能成为地下活动中的精神领袖,让人不由自主地去信赖他乃至交托生命。但是这个人也绝对不会在他不擅长的领域逞强,对于他陌生的事物,他学起来是很虚心的,所以偶尔也会出现由我来主导,他在一边乖乖观摩学习的情况。

超可爱。超有意思。

 

前一段时间,黎簇和苏万同流合污,打着给员工锻炼筋骨、谋求雇员福利的借口,公款买了一台跳舞机。因为和店里的装修风格格格不入,费了老大劲搬到原本是我睡觉的里间放着。虽然我现在是居家好男人,不在店里过夜,但这样花我的钱占我的地的行为,还是让人不爽。

这俩兔崽子玩得倒是开心,我手下多是土鳖,也就把妹时跳跳迪,这种新潮的玩意基本都玩不来,让这俩愣头青逞了威风,教这个训那个的,尾巴快翘到天上去了。

我忍了一个星期,终于在一天傍晚,他们又一窝蜂往屋里跑开展文娱活动的时候,施展了一下老板特权,把所有人都赶回家了。

老子的钱买的,老子自己还没玩过呢。

 

其实我也很少玩这种东西,我像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还没有现在这种内容丰富的游戏厅,我们那时候的游戏厅就只有格斗游戏机,也不时兴跳街舞,但是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去舞厅跳联谊舞和迪斯科,因为我一个室友追妹子,一帮哥们儿一起出动当“僚机”。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简直傻得冒气,但青春就是青春,总是让人怀念的。

多少有这么点底子,我玩起来上手很快。这玩意其实没那么难,就是几个脚的动作和几个手的动作,感应到了就算成功,不过要跳得好看就得动点心思了。跳了几轮,我也发现了,只要够不要脸,沉浸在自己的表演欲里,基本上就是学成了一半。就是得像黎簇那个样子,又是转圈又是踢踏腿的,要的就是放得开。

我又跳了两支曲子,张起灵进来了,就站在一边看我跳。

一见他,我玩心大起。如果说我只是稍微有点跟不上潮流,张起灵就是彻头彻尾的老古董了。像他这样的人,肯定是不会玩这些东西的,所以我就更想看看他玩起来的样子。

“来,小哥,我教你玩。”我把张起灵也拉到跳舞机上,选了个难度适中的曲子,“我带你,你先看我怎么跳。”

张起灵很配合,站在我旁边,微微侧头看着我。

这首曲子很适合初学者,没有太多高难度的组合动作,节奏感也比较鲜明,只要按照提示和节奏去踏感应器,基本上只要反应不太慢的人都能通关。

对于已经浪起来的玩家,比如我,这样的曲子也很适合跳些花样出来。再加上张起灵就在旁边,我有心卖弄一下,基本上把掌握的技巧都玩了一遍。什么滑步顶胯我都用上了,时不时转一圈浪一把,要不是两个人有点挤,我甚至想倒立一个试试。

张起灵那边就和我想的差不多了,从游戏的角度来说,他其实完成的很好,没有漏下一个指示动作,我还会因为浪过头错过一两个动作,他就完全没有。他做起动作来,称得上是“快准狠”,非常到位,但整个人的感觉都是冷硬冷硬的,一点跳舞的气氛都没有,更加没什么花式了。

这个曲子我刚才跳了几次,记得差不多,便干脆转了半圈,面对着他,张起灵干脆也不再看屏幕,转头看我。恰好音乐也到了高潮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正在卖弄我的曳步舞,跳舞机忽闪忽闪的彩光照在他的脸上,看得我脑子一抽,一沉腰做了个抓胯的动作。

这个动作绝对多余!做完我自己老脸一辣,连着踏错几次。就跟调戏了人家黄花大闺女似的,心虚得不得了。但是张起灵却还是眼也不眨地看着我,很正经的学习的样子,神情认真得我都升华了。

“你跳得很好,”跳完后,张起灵淡淡道,“再教教我。”

“咳,行啊。”我跳得有些气喘,“其实小哥你条件超好,就是不爱表现,要不然也是秒杀四方的大神。”

“怎么叫爱表现?这样?”张起灵一本正经地问着,伸手去抓了抓我的胯。

我差点没跳起来,赶紧退了一步,再看他的表情还是那么认真平静不似作伪,只得压着自己被调戏了的想法说道:“这个动作你得抓自己好吧,经典动作,超性感。”

“要表现得性感?”张起灵问道。

“这样最撩啊,等到观众多的时候,来一段撩的、性感的,全场都会嗨翻。”我脑补了一下张起灵冷淡淡地跳一段性感热舞的情景,突然觉得有些口干。

他微微皱起了眉:“那怎么算是性感?”

“你,你看着。”我把他往旁边推了推,换了一首曲子。

张起灵靠着扶手求贤若渴地看着我,我也看看他,心中微微得意:难得又有一件事,是张起灵要向我学习的。重点不是什么嗨翻全场,而是张起灵必须乖乖地看着我,想想我就心潮澎湃,心中也决定务必要跳出最高水平,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赛科瑟。

这支曲子也不算难,但我没什么心思看屏幕,注意力都放在张起灵身上,心中知道早就踏错了好几次,但也无所谓了。不过我不是大胸长腿的美女,没有先天优势,又一把年纪的,妖艳贱货的路子也走不了,玩性感还真是挺难的。

好就好在要展现性感的对象只有一个张起灵,面对一个发生过性行为的人,性感总是要好把握一些的吧。

这首曲子前奏是一段活泼的小踏步,跟着节奏一蹦一跳的时候,就好像变得年轻,让人心情很愉快。大约是这种情绪和节奏感染了张起灵,他倚着扶手看着我时,也微微露出了一点笑意。

而后节奏加快,脚上的动作就加大了幅度,对于连续相同的键位我都尽量用滑步去踩,显得比较好看,身体的摇摆幅度也随之变大,wave,摇摆,这才是重点。随着音乐的节拍和键位的改变,我很快移动到张起灵面前,顶胯时故意撞了他一下。

节奏越发热烈了,我也越发的投入。我抬起腿蹭了一下他的腰侧,我不知道这个动作好不好看,但是张起灵本人还是蛮喜欢我用腿夹着他的腰的;我趁手部动作时轻撩张起灵颈边的碎发,因为我知道他的脖颈是外人不可能接近到的致命又敏感的部位,我一直喜欢在这里亲吻、吹气来逗弄他;我卖力地扭动着我的老腰,带动整个身体应和着节奏做出动作,我知道我已经不可能像年轻时那么灵活,但起码还是经得起他折腾的劳模腰;跳得太久,我有些气喘,不过就和每次做到后面时一样脸色潮红大口喘气。

我觉得自己眼前浮现出的都是各种光怪陆离的景象,自己也心猿意马浮想联翩。没有身体素质,没有外在条件,没有舞蹈技巧,甚至不停地在踏错键位,但是我觉得这支舞跳得格外色情,因为我确确实实是在挑逗他。

幸好要挑逗的对象也只有这一个人,我都人老珠黄还差点秃了,这一套估计换给谁看都没用,也就张起灵这样眼光不太高、眼界也不太大的,刚刚好把我看在眼里,才好使。

“学会了吗?”这一曲终于跳完,我掀起衣服下摆边扇着风边看他。

“只能试试,”他捉住我的胳膊,一瞬不瞬地看着我说,“还要你带着跳。”

“那是,你初学者,肯定要多带几次的。”我想了想,还是又说道,“不过,我可是只跟你这样跳的,你可不要全盘照搬着学,回头再便宜了别人。”

“那你教我。”张起灵说着,选了一支慢些的曲子。

跳了一会儿我才发现,他开的是情侣模式,不是普通的双人模式。说实话,设计这套动作的人真是有心了,情侣模式里有很多动作,是很容易让人出错的,要么是打了手,要么是撞了腰,时不时还要交换区域去踩,我差点被绊倒,幸好张起灵眼疾手快接住了。

而张起灵的舞蹈水平还是那么稳定的“快准狠”,精确地执行着每一个动作,没有遗漏,也没有“多余”的花式。

“这可不能出师啊,说好的性感呢?”我故意拍了一把张起灵的后腰,嘿嘿笑道。

张起灵淡淡瞥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随后节奏一变,音乐变得缠绵起来。张起灵下一步应该踩在我的前面,我特意让了点位子给他。然而张起灵毫不领情,他突然向我身后一闪,一条腿从我的双腿之间伸了过去。

他那边的箭头“咣咣咣”地开始变成红色,张起灵毫不在意。他紧紧贴在我的背后,开始重复我的动作。他用左手夹着我的腰,我伸出右手时,他右手轻轻地抚过我的手臂,扣住我的手指,下巴搁在了我的肩膀上。

张起灵的心脏清晰有力地在我背后跃动,温热的呼吸有一下没一下地钻进我的衣领。我假装十分正经地去踩节拍,但是这家伙十分碍事,他有时候要和我踩同一个,小腿碰我的小腿,有时候他又要去踩本来该他踩的我这边的键位,故意把腿卡进我两腿之间,在我反应过来之前,一换位就把他的腿夹住了。

我们认识这么久,就算后来一起睡了,也很少有这么黏黏糊糊的时候。被他这么东搞西搞的,我实在受不了闹了个大红脸,深深感觉到我的这把年纪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你,你够了啊!这算哪门子性感,这是性骚扰好吧!”我咬牙道。

张起灵闷闷地笑了起来,他侧过头,轻轻咬了咬我的脖子。

我感觉我输了。输给一个压根不会跳舞的门外汉。

 

幸好,虽然不在店里过夜了,我的床还没有被丢出去。

 

这一次的舞跳完,我的腰酸疼了好几天。不过这次玩也把我的兴趣勾了起来,隔三差五地还要把黎簇他们赶走,带张起灵寓教于乐一番。

一向各种超神牛B的张起灵始终学不会跳舞,要我这个熟手悉心教导、亲身示范,他就虚心学习、认真地看着我。

有些真相没有必要去探究,享受当下就好。真的,挺有意思。



————————————END——————————————

真是好久都没用第一人称写文了,各种不习惯了都

评论(20)
热度(503)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