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拒绝一切影视化相关,请勿擅自联系,也会黑脸

【瓶邪】人设(十四)(《我以为我的男神喜欢我》续篇)

边写边用头撞墙

咣咣咣咣咣!


(十四)

当我抬头看清楚向我们靠近的“东西”时,我忍不住骂了一句娘,小张哥说这是火牛阵,真是太轻描淡写了。

我所说的火牛阵,是指在牛尾巴后面点火,让它们疯狂前冲,直接冲乱所有障碍的暴力破局阵型。但是眼下来的不是什么火牛,而是人,有十几个人,正惶急地向着这个方向冲过来,他们几乎个个身上都挂了彩,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我在张家地宫里见过的那些小张们。这些小张虽然在张家老人看来可能是要完要完的货色,但实际体质还是要比普通人牛逼不少的,就看他们头上手上流着血,带着伤还能跑得那么快就知道了。

再仔细观察,我才发现了这些人不得不直直地向这个方向冲的原因:有三个身材紧实精壮的男人,正提着硕大的朴刀,以三角阵型围绕着这些小张们奔跑,他们就像牧羊犬一样,堵住了这些小张的三个方位,逼迫他们向一个方向急速奔跑,一旦这些被追逐的人放慢脚步或者要偏离方向,他们就会鬼魅一般出现在附近,用朴刀向离群的羊招呼过去——只招呼上身,并不伤腿脚。

我看得心里发寒,这三个男人,正在把这些小张当作牲畜一般驱使,要让他们像尾巴着火的疯牛一般冲破张月珊的迷阵。

不光是我,张月珊他们也都愣住了,有几个守阵的小张犹犹豫豫地拿出了打火机,不知道该不该点燃障碍物。

“不要点火啊!”跑在“火牛阵”前排的一个年轻人见状,绝望地叫道,“不要点火!我们会死的!”

“牧羊犬”之一“桀桀”笑了起来,他嗓音沙哑地低吼道:“冲!冲过那个迷阵,你们就自由了!”

“疯子。”小张哥低低骂了一句,而后大喊道:“还愣什么,跑啊!”

其他人这才如梦初醒,赶在“火牛阵”冲到目的地之前,纷纷转身拔腿就跑,只是因为迷阵中到处是固定在地面上的障碍物,要绕过或者跳过去,这些人显然也不是十分熟稔整个迷阵,一时跑起来都有些手忙脚乱。

只有张月珊,一时怔愣之后,反而转身向阵中心冲过去。

小张哥早就跑出老远了,张千军慢一步反应过来,过来拉了我一把示意我也赶紧离开,但我不知为何,心里总有点很不妙的预感,因此又向那些“牧羊犬”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让我看到其中一个男人,从背上取下一杆木柄自制标枪,枪尖是金属刃尖,寒光四溢。他取下标枪,摆出了非常标准的姿势,身体舒展开来,像是充满了力量的拉开的弓,极具运动美感,然而,他奋力掷出的标枪,目的地不偏不倚,就是正在阵中心弯着腰找什么东西的张月珊。

张月珊就地一滚,却没能避过那枪尖,标枪擦穿透她的的腿,连人一起狠狠地钉入了地面。

几乎没有间隙,第二杆标枪随之而至,这一次的目标是阵中心附近的一垛障碍物,这一枪把这剁圆木和柴草垒成的架子整个打散了,有许多木头滚落下来,砸在还没爬起来的张月珊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这柄标枪枪尖上涂了什么东西,就是靠这一下枪尖与木头、柴草的摩擦,竟然有火星燃了起来。张月珊这些东西本来就易燃,里面还混了油脂,这下好了,这么点火星很快就蔓延了开来。

迷宫成了火迷宫,被驱逐着跑来的小张们纷纷惊叫着要调头,那些“牧羊犬”抡起朴刀,一边向着“羊群”抽打,一边喝道:“继续跑!着火的就拆了!”

一时之间,我有点忘了自己身处何地,几乎没有犹豫太多,我咬了咬牙,冲进了迷宫里。

进去时火势还没有祸及全局,我从大多数障碍物上跳了过去,很快就看到了张月珊。她的腿受了很重的伤,半条裤子上都是血,她已经自己拔去了标枪,用一条手巾草草扎着伤口,灰头土脸地从迷宫中心爬了出来。

我冲过去,把她拖起来背在身上,但是一转身,我傻了眼:我背后已经变成了火墙,只在烈火的间隙还留着错综复杂的路径。

“往哪边走!”我冲张月珊吼道。

她颤巍巍地伸手向右边指了指,我向右边冲过去,拐了个弯,却又看见三个岔口。

然而我背上的张月珊已经昏过去了。

发现她昏迷的一瞬间,我很想把她敲醒,要晕起码也得等我们出去了再晕吧!但是她的血已经流到了我身上,这让我一时也有点下不了手。

就在这时,我听到一声犬吠,回头一看,小满哥带着气喘吁吁的张千军跑了过来。

“小满哥!”我这下像是看到了救星,“满爷爷!快,全靠你了,你们怎么进来的,还能原路出去吗!”

“不行了。”张千军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喘气,冲我摆了摆手,“我们过来时没完全烧起来,而且中间有墙烧炸了,有条路被封死了。”

“那没办法了,”我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小道士,你来,把这位女施主敲醒。”

“我还以为你要英雄救美,没想到你是要辣手摧花,”张千军道,“她都这样了,敲死了怎么办。”

“我们出不去迟早要被烧死的吧?”我怒道,“你就不能悠着点敲!”

“那业务我不熟。”张千军还是那副气人的慢调子,“再说,被烧死之前我们就会被那些人抓住了。”

在迷宫的另一边,被驱逐而来的小张们已经开始用各种方法破坏燃烧着的火墙了。

张千军不慌不忙地掏出了一面精钢罗盘,他竟然一直把这玩意儿绑在身上,当护心镜使,我看到他把手伸进衣襟里、从胸前解下罗盘时,当真是叹为观止。

“你要干嘛?”我不可置信地问。

“占卜。”张千军又从衣袋里摸出一枚铜钱,向空中一弹,再伸手接住,煞有介事地掐着指头对着罗盘算了起来。

“你他妈别告诉我你要占卜往哪边走!”

“有什么不行,阴阳术数本是同源,在下对摸骨算命、测字草筮都颇有心得,左边!”张千军说着,拔腿就跑。

我骂了一句,但是眼下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更何况小满哥也已经跟着他跑了,我只得背着张月珊跟着他也向左边的岔路跑去。

张千军一副标准的神棍架势,跑过几个岔路,就要停下来对着罗盘摇头晃脑地算一回卦,然后选了方向继续跑,神奇的是就这么跑,竟然只撞上过一次死路,我一时忍不住想把背上的张月珊摇醒,问问她技术流被唯心党击败是个什么感想。

就在出口近在眼前的时候,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异响。

回头一看,就见“牧羊犬”之一把一根标枪当撑杆从熊熊燃烧的火墙上跳了过来,落在了与我们一墙之隔的地方,然后故技重施,一杆标枪冲着我掷了过来。

我下意识要躲,但两边是燃烧的火墙,我还背着张月珊,只能连连撤步,眼看是来不及的,就在这时,张千军猛地向前一步,手中的精铁罗盘打着旋就飞了出去,在空中与标枪相撞,发出“铿”的一声闷响。

“快走!”张千军拉了我一把,我也不需要他再提醒,背着张月珊就又是一顿夺路狂奔。

那个男人很快就追了上来,小满哥低吠一声,当即折返,我听见身后传来那男人闷哼和搏斗的声音,却也没时间回头。不过小满哥战力惊人,一时应该不会有事。

 

我和张千军冲出火迷宫,就看见小张哥又从远处跑了回来,对着我们喊道:“你们连跑都不会跑吗!卧槽!你们真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张千军冷笑一声,也骂道:“你再看看!我们救了个人!这种高风亮节,你见过没有!”

小张哥:“救什么人啊!你们是傻缺吗!”

张千军:“她有牌子啊!她有好多牌子!”

小张哥:“快!你们带她先跑!我断后!记得平分!”

这俩人一通喊,我们的位置已经交换,我和张千军跑在前头,小张哥冲向迷宫,我回头吼了一声,小满哥跟着叫了一下,飞快地从火迷宫里窜了出来。小张哥则拔出刀,对上了紧随小满哥跑出来的“牧羊犬”。

 

我和张千军一头扎进了林子,捡着那树木繁茂的地方跑,周围非常混乱,身后是“哔哔啵啵”燃烧着的火迷宫,还有各种被那三个男人驱赶来破坏迷宫的小张们,张千军回头看了一眼,说:“只有一个追上来了,在和张海盐打,迷宫没用了,那两个在收割其他人。”

大概是因为对已经被夺去牌子的失败者就不能再下手了,这些人并没有一开始就把小张们的牌子拿走,而是把他们驱赶到这里,逼迫他们一起去破坏迷宫。但他们也不可能真的放走他们的战利品,所以才会在这里当场收割。之前的打斗只是让我看清张家人和普通人实力的差距,这次却让我心里发凉。

我问道:“没死人吧?”

“没有,”张千军说,“打死人是违规的。但是你背上这个,伤口又开始流血了,不赶紧处理一下,就难说了。”

我胡乱点了点头,张千军带着我向旁边跑去,在一棵四人合抱的巨木下,找到了一处凹陷进去的树洞,他喘着气道:“没得选了,好歹有个遮挡,赶紧给她包扎一下,我们再换地方。我这里有一小瓶酒。”

我接过张千军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小酒壶,把张月珊放下,树洞不大,让张月珊坐在里面后,就连我也遮不全,不过此时确实没得选,只能祈祷不会有人就刚好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了。

颠簸了一路,张月珊竟然又醒了,我半跪在地上,把她的腿放在我膝盖上时,她基本没有血色的嘴唇动了动,有点紧张地想收回腿。

“小道士你转过去别看,”我按住她的腿,快速说道,“妹妹你别有压力,哥哥我喜欢你们族长,你就把我当基佬,不会占你便宜的。救命要紧,乖啊?”

张月珊不挣扎了,嘴巴还在动,似乎有话要说,但是我也顾不上去听。那标枪的枪尖是用刀刃改的,扎透了她的大腿,她之前匆忙捆了一下,没有完全止住血,跑了一路,伤口又开始流血,我赶着拆了她的包扎,犹豫了一秒,还是选择脱了她的裤子——虽然这让我很尴尬,但是总比把她裤腿全割下来要好一点——露出伤口,对着伤口浇了些白酒下去。

张月珊一下子疼得厉害,之前哑着嗓子说不出来的一句话瞬间就嚎了出来:“谁是妹妹啊我都47岁了!”

我面无表情地又浇了点白酒,道:“那,姑奶奶,忍一下。”

张千军穿的是道服,非常宽大,这会儿功夫,他从自己衣服上割下大块布料,弄成布条递给我,我从张月珊伤口上方开始,用布条扎紧她的腿,一直到裹住伤口为止。幸好没有伤到骨头,先这样做一下上行止血就可以,其他的只好出去再做处理。

我在给张月珊裹伤口的时候,她慢慢缓了过来,兴许是为了转移注意力,她 玩笑着问道:“什么叫当作基佬,你既然都和张起灵好了,难道还会不是基佬吗?”

“那不一定,”我完成了手上的活,帮她整理好衣物,才诚恳说道,“其实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也会欣赏的,所以严格说,我可能并不是基佬。”

“不过我特别特别喜欢张起灵,一不小心就忘了我欣赏过的女孩子了。”

我笑着说道。


TBC

评论(92)
热度(1108)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