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拒绝一切影视化相关,请勿擅自联系,也会黑脸

【瓶邪】我就不信没人苏二传(短,完)

继续丢旧文

这个小短篇梗来源于N久之前一个微博上的吐槽,当时觉得有趣,即兴写了

写了这个文后收到一箩筐排球少年的安利

嘛,确实挺好看的

我喜欢看排球,业余也玩过,我觉得二传可苏了,所以必须是我男神,嗯哼

女排今年夺冠!真的是太爽啦!!也是因此想起了这个旧文,丢出来混个更!


《我就不信没人苏二传》 




训练结束,排球队的众人四下散开,天气虽不到最热的时候,运动之后也免不了大汗淋漓,不少男生直接脱了汗水浸湿的T恤,夕阳之下一片晃眼的肉色。 
吴邪掀起T恤的下摆抹了抹脸上的汗,露出小麦色健硕的腹肌。场外有女生低笑着议论,还偶然能听见咔嚓咔嚓的快门声。吴邪并不大在意,擦了汗,径自去拿了自己的背包,掏出矿泉水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训练散场时大家走得总是很快,没一会儿堆放背包的地方就只剩下吴邪自己和另一个黑色运动包了。吴邪看看远处正推着车子捡球的人影,干脆一屁股坐下,摸出了手机玩。 
“咦?”刚解锁,就看到一条未读短信,是个陌生号码。 
【学长你好!我是昨天跟你要电话号码的女生。~(@^_^@)~】 
要电话?吴邪回忆了一下,昨天确实有个眼睛大大皮肤白白的女生红着脸向他要了号码,好像是叫什么……云彩吧,是个少数民族的妹子来着。 
吴邪想了想,冷静地回复:【嗯,你好。】 
对面回得很快,语气也很激动:【啊,学长!我看了你们比赛,学长你打得好稳,很厉害的!还有主攻也特别帅!你们今年一定能拿冠军!】 
主攻主攻主攻……吴邪深深吸了口气,非常熟练地发出了回复:【主攻姓张,今年大二,没有女朋友,我有他电话,需要吗?】 
【谢谢学长!】对面的妹子几乎是秒回。 
嚯嚯嚯嚯嚯……吴邪嘴角一抽一抽地笑着,心中的小人儿正激烈地把脑补中D大国际交流报告厅的桌子一张一张地掀过去,且掀且勇,掀掀不息。 
这他娘的第几次了!自从!给!那个!挨千刀的!当了!二传! 
这种搭讪简直没停过!! 
你们为什么不直接搭讪他嘛!他看起来高岭之花!老子看起来好说话吗!! 
“你就是好说话啊~”N个星期前小花一边玩俄罗斯方块一边淡定地说出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你可是排球队所有奇葩中唯一的正常人,肩负着对外沟通对内协调的重任,你要是不好说话,咱们队的灵魂之光岂不都要灭了?我们可都指望你了,队长大大。” 
对啊老子才是队长好不好……吴邪泪流满面。 
带领一个由吃货、手机依赖症少年、哑巴、瞎子、中二病等等奇奇怪怪的队员组成的校队一路过关斩将,迎战本省虎狼之师,挑战全国排球大赛,作为队长的吴邪简直是操碎了心。且作为一名优秀的二传,吴邪在比赛中同样发挥着不容小觑的作用,二传本就是队伍中的核心所在,要掌握所有攻手的攻击特点,及时控球,为攻手创造进攻机会,串联整个队伍的攻击节奏,可以说是不折不扣的灵魂人物。 
几乎所有与D大男排校队交手多次的对手,比赛时无不打心眼里盼望着吴邪不能上场,吴邪的实力,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只会看热闹的小姑娘搭讪的时候可不会考虑这些。 
这个该死的看脸的世界。 
吴邪磨着牙,恨恨看向已经收拾完场上的排球,正在向他走来的张姓主攻选手。 
主攻选手张起灵完全没注意到吴邪的那点弯弯绕,自顾自在他旁边坐下,打开自己的背包,发现水壶已经空了之后,“啧”了一声,极其顺手地拿过吴邪剩下的半瓶水喝了起来。 
夕阳仿佛把张起灵的汗水染成了金色,他的侧脸逆着光,越发显出五官的深刻鲜明,微长的黑色刘海和对于运动员来说过分白皙的皮肤都像是被打上了金边,几乎是令人窒息地耀眼。伴随着吞咽的动作,他的喉结上下跳动着,如同一颗缓缓跃动的心脏。大滴大滴的汗水从他的脖颈上滑下,一直划进黑色的工字背心里去,性感得无法言说。 
吴邪看了一会儿,只觉得分外燥热,彻底失去了谴责那些被美色迷惑的妹子的立场,不得不强行把自己的视线拉回来,掩饰性地咳嗽两声,硬生生问道:“今天还加练不?” 
至于那条短信,还没有回,吴邪已经按灭手机塞进背包里去,假装它不存在好了。 
“嗯。”张起灵从不多话,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 
“那你再歇歇,我先去找下感觉。”吴邪话没说完就急急忙忙逃开了,刚才那么一小会儿,他脑子里头来来回回放映了不少不大合适暴露人前的画面,甚至一路想象到了那些脖子以下不能描述的部位,再不转移一下注意力,今天恐怕又得丢脸了。 

吴邪从推车筐里捡了个球出来,自己站在网下一板一眼地练起了原地传球动作。十指张开,自然成半球型,微蹲,屈肘,仰面,手中球轻轻一抛,双手迎球而上,轻轻一触之下,已将球结结实实包在双掌之中,借着蹬腿的力度,球很快又被送出去,直直弹起。这一串动作吴邪做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他全身心投入这个简单的练习动作中,把之前的心猿意马抛在了脑后,对身后那一道牢牢黏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也浑然不觉。 
吴邪这个传球的动作特别好看——张起灵是这么觉得的。兴许别人做这个动作也很好看,但是张起灵没怎么注意过旁人。他眼里只有吴邪的这一双手,传球的时候柔韧灵敏又饱含力量,像是在海水中轻轻摆动的水草一般,极轻巧地迎上那颗球,又极灵活地将它送起来,好看极了。每当看到吴邪箭步冲到球下举起双手时,张起灵就能毫不犹豫地助跑起跳,在他们最默契的那个高度,一记狠扣,总能击出一个漂亮的扣杀。 
吴邪全然注意不到张起灵的视线,他练习得很投入。能在初入校队时就接棒上任“最佳神助攻”王胖子同学的二传位置,并能迅速调和队员节奏组织快攻,吴邪的能力与他的辛勤训练是分不开的。排球界常说这么一句话——“训练一个好的二传需要十年”,即是在突出强调对二传的技术要求,以及成为一名好的二传需要付出的努力。吴邪因为家庭熏陶的原因,打小就学着玩排球,然而即使是基础扎实,在进入校队之后,他也不曾放松基本训练。 

“啪!”正当吴邪练得投入,身侧突然出现另一只手,将飞至空中的球凌空抽飞。 
“漂亮。”吴邪很快回过神,看了一眼这一记扣杀划出的凌厉弧线,抹了一把脸边的汗水,笑着看向不知何时走过来的张起灵。 
张起灵沉默着从筐子里拿出另一个球,吴邪会意,立刻在网下摆好准备姿势。 
张起灵将球轻轻抛给吴邪,吴邪原地正面传球,张起灵助跑起跳,球与人一同跃至空中,“啪”的一声,扣杀。 
二人配合默契,动作早已娴熟,空荡荡的排球场很快就响起了富有节奏感的击球声。把这一筐球发完,两人推着车去场子另一边捡回球,继续练习。 
张起灵是吴邪从未松懈基础练习的另一重要原因。 

张起灵并没有排球基础。大一初入学时,D大组织了新生杯排球赛,排球的普及度远远不如篮球乒乓羽毛球,面对这么个比赛几乎所有新生都抓了瞎,大部分班级队伍的水平,别说打对抗,正确发球都是个问题,倘若球能发到对面场上,基本上就能得分——在这一堆排球盲的新生中能接起球的一传手几乎不存在。就是在这个时候,有排球基础的吴邪临危受命,把班级里几个体育较好的新生组织起来,从垫球发球的基本功开始传授。 
比赛当天,吴邪他们很快就成了场上最引人注意的队伍。对于男生而言,数日之内学会发球技巧倒是不难,难的是接球传球的功夫并非一朝一夕可以速成,因此才会造成“发球必得分”的局面,大家一样烂的水平,基本没什么看头。只有吴邪的赛场上,气势汹汹的球能被吴邪卸去力道轻松接起,传给队友甚至能成功地反击回去。被吴邪训练过的男生们打得有板有眼,甚至还像模像样地进行起了一两次快攻。这些也都得益于吴邪的临场指挥。 
而当天崭露头角的,除了吴邪,还有那个弹跳惊人、力度惊人、准头惊人的张起灵。 
因此,比赛一结束,潜伏在人群中的“探子”们一窝蜂地涌了过来,排球队的王胖子像捡到金疙瘩似的死死抓住了吴邪,而张起灵,则被篮球队羽毛球队和足球队同时包围了。也无怪乎如此,他们看中的是张起灵超强的身体素质和运动细胞,个个眼里冒火,拼命地游说新学弟加入自己的社团。 
王胖子死死搂着吴邪的肩膀,大开大合地杀进人群里去,抓住张起灵的领子大声喊:“吃水不忘挖井人啊小哥!你要是跟着这群幺蛾子走了,对得起辛辛苦苦拉扯你这么些天的那个……那个天真无邪小同志吗?!” 
吴邪被这身神膘压迫得话也说不出来,被迫卷进所有人视线中心,囧得一张老脸差点烘成了煎饼。与他截然相反的,张起灵则是一如既往的淡然,淡淡地看向吴邪,淡淡地对王胖子点了头。 
之后就是一场激情燃烧的训练。 
张起灵没有排球基础,胜在底子好,入队测体能,每项都是不可置疑的NO.1,摸高的时候更是随便一跳就摸到了四米,连教练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须知那些称得上优秀的男排运动员们,平均成绩也不过在3.7米左右。考虑到他的弹跳力和爆发力,毫无疑问地被当作主攻手培养,而即将毕业的前队长王胖子则一心一意地要让吴邪接过二传的重担。 
二传与主攻的默契至关重要,因此两人的单独训练也是重中之重。 
数不清多少个傍晚,排球队训练散场之后,两人就这么练二传扣杀一直练到华灯初上。 
日复一日的训练,成就了D大排球队最抢眼的攻传组合,成就了让其他队伍咬牙切齿的快攻杀手锏。 
也就是在这日复一日的相对训练中,有什么东西悄悄地发生了改变。 

此时两人的配合已臻化境,训练时也没有太多需要纠正的问题,在练习的的间隙,吴邪还能讲讲八卦开开玩笑,今天不得不提的自然就是第N+1个“曲线救国”的搭讪选手。 
“你也别太骄傲了,”吴邪酸溜溜地补充道,“主攻嘛跳得高打得狠,妹子们肯定要注意到,就跟她们看篮球就看灌篮抢篮板的一个道理。苏爆了是吧?咱们打二传的,从来都是低调奢华有内涵,我就不信没识货的,总有慧眼识英雄的苏咱们二传选手的。” 
这样的事可不是第一次发生,吴邪酸溜溜的宣言张起灵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他跟往常一样不予评价,只是一如既往地将球抛给吴邪,在同样的高度将球扣击出去。 
今天同往常一样练到天色全黑,路灯亮起。张起灵和吴邪都满身大汗,湿淋淋得好像刚从河里捞出来。 
收拾好场地上的排球,提起背包,吴邪的手机再次叮叮咚咚地响起了短信提示音。以为是之前的妹子等不及又来追问电话,吴邪打开邮箱,正要像往常一样应付过去,看清信息后却是明显一愣。 
“小哥,”他有些不自然地吞了口口水,将手机拿到张起灵面前,“王盟说,咱们楼热水器坏了,回去也洗不成澡了。” 

认真说来,夏日里,满身臭汗的男生要洗澡的话,多半是冷热不忌的,没有热水,一桶凉水足以解决问题。
然而,对校排球队的王牌二传和黄金主攻两位选手而言,没有热水更像是一个值得期待和激动的机遇。 
因为校外的宾馆永远是个解决洗澡及其他问题的好地方。 

张起灵在卫生间里冲完澡,走进标准间卧房。两张单人床已经被拼成一张,吴邪裹着浴巾四仰八叉地摊在上面吹空调,正活动着手腕放松关节。 
张起灵走过去,上床,虚压着吴邪两腿跨坐着。抓过吴邪的手,两人互相拍打肌肉、轻甩手臂来放松手腕。
吴邪拍着拍着就冲着张起灵笑了起来。张起灵也有些意乱,把吴邪的手拉到面前亲了又亲。 
“小哥,其实,你的体能,说是搞体育练出来的我也不信。”吴邪摸上张起灵右手两根颀长的手指,“在校队里打排球当然也是屈才,你不后悔吧?” 
“不会。”张起灵俯下身去亲吻吴邪的眼睛,“和你在一起,都好。” 
吴邪心里乐开花,勾下张起灵的脖子冲脸啃,配合着抬起腿绕在他腰上,两人很快滚作一团。 

直到十点多,两人才出了宾馆,打算赶在门禁之前溜回寝室。 
一场训练加一场胡闹,早把晚饭消耗得一干二净,两人饥肠辘辘地转悠着买宵夜。这个点正是爱玩的学生归巢赶门禁的时候,商业街上还颇有几分热闹。 
但是吴邪没料到竟然好巧不巧,还能遇见云彩。 
“张学长!吴学长!”漂漂亮亮的学妹大老远地打起了招呼,一溜儿视线聚焦过来,吴邪不好意思装没看到,咬在牙缝里跟张起灵说了一声“这是你的新粉丝”,立刻就把人推了出去,自己绕弯躲开去买煎饼果子。 
云彩的女伴们见状早把云彩也推了出来,小姑娘红着脸,还是毫不扭捏地跑到张起灵面前,抬着头跟他说话,眼睛里一闪一闪地好像落了星光。 
吴邪偷眼看着,心里默默数着秒,心道拖得久了就给你吃只加鸡蛋的煎饼果子,表现良好可以吃加了鸡蛋和火腿的煎饼果子。 
张起灵平静地看着忐忑的云彩,平静地摇头,平静地说了几个字。干脆利落地转身回来找吴邪。 
云彩愣着神儿,手握着红扑扑的脸蛋发呆,女伴们簇拥过来打听情况,却是一个字也不答。 
“你跟她说什么啦?”吴邪很满意,递给他一个裹得厚厚的煎饼果子。 
张起灵不作声,跟吴邪并肩走着,一起咬着煎饼果子。 
走出了好远,他突然凑到吴邪耳边,低声说出了三个字,害得吴邪耳朵根红了半天—— 
“我苏你。” 


“张学长,我很喜欢看你打比赛,以后你比赛我都去看可以吗?我想一直给你加油,行吗?” 
“不用。” 
“啊?为什么?……是怕误会吗?学长你,不是没有女朋友吗?” 
“我有我的二传了。唯一的。” 

——————————THE END—————————— 

我就不信没人苏二传好吗! 
二传老帅了!

评论(21)
热度(399)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