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拒绝一切影视化相关,请勿擅自联系,也会黑脸

#瓶邪#云笈异闻录【第七个故事】故事里的故事(楔子+一)

开始第七个故事!讲一下前尘往事!


(楔子)

最早最早的时候,在许许多多后世流传的神话传说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天与地并没有如今隔得那么远。

神能够行走在九州大地,人如果有恒心也可以去攀天。

在天与地最接近的地方,有一棵巨木,它的顶端伸展在天穹,它的根深深地扎在泥土之中。这棵树成为了连接天与地的桥梁,被神和人称为“通天之树”。

直到有一天,神决定与地面的人类拉开距离。他们托起天穹,向越来越高的地方飞去,通天之树被一把真火烧去,人与神从此泾渭分明。

然而谁也不知道的是,在通天之树被毁去之前,一颗小小的芽孢脱离了树身,乘着无边无际的天风,飘落到不知何处的远方去了。

 

(一)

张起灵是这世间第一只麒麟。

这天地之间无穷无尽混混沌沌的灵气,时聚时散,偶尔一个机缘巧合,便幻化出得天独厚的神兽灵禽来。这些神兽灵禽得天独厚,与后生的那些截然不同,虽然有些隐入山林渐渐不见了,但是也有相当一部分先天神兽繁衍出了昌盛显赫的族群。这其中繁衍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如麒麟这一支倒是通过了一种很常见的方式,是在懵懵懂懂的人类偶然间看见张起灵后,建立起了崇拜麒麟的图腾,那时候人类刚刚开化,却还是在血缘上与创造他们的神很接近的时候,凭着他们这一股子信念之力,真的能把一些图腾拜出灵性来。就这样,麒麟渐渐演化出了族群,虽则一直不如龙凤之类所受供奉多、种族庞大,但麒麟胜在天生长寿,又向来能凝集祥瑞仁厚之气,一直受人推崇,倒是从未断了传承。而所有麒麟的鼻祖,自然就是张起灵了。

然而依靠一个部族的供奉信仰演生出新的麒麟毕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在新的麒麟出现前,张起灵已经独自度过一段漫长而寂寞的时光。

他经历过不知多少次的山崩地坼、沧海桑田,看过太多的地动山摇、今非昔比,渐渐地,便不会再因为这样的改变而动容。

神仙们活得久了,大抵都会这样,对翻天覆地的改变习以为常,对漫长的时光习以为常。

在那个时候,神的诞生与陨落都是常事,也许是因为时运不济,也许是因为神与神之间的争斗,不时有神死去,神格或被吞噬或崩裂散落。那时的神比后世的力量更为强大,他们神格的每一个碎片都足以诞生出新的神祇,甚至于凡人也能机缘巧合升格为神。这样的机缘在如今早已没有了,大部分后世神的神格已是碎片的碎片,即使再次崩裂,也不足以分生出新的神来,后世的人与精怪,即便可以修行成仙,却距离神永远差着一步,就因这一步,便是天壤之别。

在这样的时候,天上与地下都没有太多的规矩,人类的部落为了生存时而发起战争,神与神之间也不时地纷争厮杀。

但也有例外,比如张起灵。

先天灵兽往往都是特殊的,他们有令神也艳羡的力量,却不必警惕有谁觊觎他们的神格,他们的力量神不能兼容,实力又太过强横不能被收作坐骑灵宠。然而因为兽性往往是凶戾的,即使并无意义,灵兽之间也会互相攻击,对侵入自己领地的神也会痛下杀手。也正因此,慢慢地在灵兽之间也有了好斗嗜杀的“凶兽”与较为温和的“瑞兽”之分。

麒麟绝对算得上是瑞兽中的瑞兽,甚至于被后世称为“仁兽”,据说是行走在地,不履生虫,不折生草。

细细想来,这才是最令人惊叹的地方:力量强横者动静之间难免是会留下痕迹的,实力强盛如张起灵,却能够做到踏过土地连虫草都不惊动,这是对力道何等精准的把控?张起灵的厉害之处不仅仅在于先天灵兽的实力强劲,更在于对这力量无与伦比的控制力上。

而对于张起灵来说,如此对自身力道严格把控,却也不是因为后世人脑补的“仁德”,只是对他来说并无必要。并无必要释放威压恐吓与他无关的生物,并无必要在不经意间杀死那些虫蚁,没有必要的事,张起灵从来不做。

关于张起灵,在上古时期就有这样一个故事流传:

曾有四只凶兽五位神祇在某座山峰之下混战,这一场打得昏天暗地,方圆数千里凡是长腿的生灵没死的全部跑了个干净,就连走“空路”的神仙们也不爱打这附近路过了。就这样打了一月有余,原本的山峰都让他们毁去了一半,目之所及寸草不生。也就是在这时,一头凶兽撞碎了硕果仅存的一块山壁,地动山摇之中,那重重撞上山壁的凶兽却猛然间被弹了回来。

烟尘散去,破碎的山壁之中露出一个空洞来,原本伏在洞中酣睡的麒麟缓缓站了起来。

这一来不止是被弹出来的凶兽,大部分正在混战的凶兽神祇也不由得停下手,诧异地看着这明显是刚刚睡醒的麒麟。他们在这里打得昏天暗地,谁也不曾发现咫尺之间尚有一头麒麟酣睡在侧!

麒麟却没有看他们,一言不发跃出洞穴,准备离开。

偏偏此时,旁边仍在进行中的一场厮杀终于到了尾声,那羊身人面的狍鸮一把将对手肋翅狠狠撕下,塞入口中大嚼起来,它的对手瘫在地上奄奄一息,狍鸮却尚未尽兴,它一回首,正看见了一个陌生的身影,便是麒麟。

这狍鸮出了名的凶残嗜杀,也贪吃,别说吃人吃兽,弱一点的神祇被它发现,也会想方设法地撕碎吞入肚中,迄今也有不少小神成为它的腹中餐了。因为这贪吃的毛病,狍鸮在后世往往被误解为是饕餮的别称,实际二者虽像却并不相同。饕餮倒是好好地吃到了后世,甚至混进了祭祀得了供奉,狍鸮却没那么好运,它此时看到麒麟,被麒麟身上祥和之气所激,血性上头,连面前的“大餐”也顾不上吃,如婴儿啼哭般的泣鸣一声,便张牙舞爪地扑了上去。

然而狍鸮竟没有挨到麒麟近旁,就在它堪堪扑来之时,麒麟沉黑的鳞间有淡淡的金光一闪,强大的威势便铺天盖地地爆发出来,狍鸮距离麒麟尚有一段距离,就被骤然而生的无形罡气生生弹飞。其余未靠近麒麟的凶兽神祇纷纷察觉不对,齐齐后退,而狍鸮弹飞落地之后,竟然七窍流血,抽搐几下便不再动弹了。

麒麟始终没有回头,也没有理会大惊失色的观战者,只是按照原本的路线信步离开了。

最终这场混战谁胜谁负、哪座山头终于被毁去都不再有谁记得,只有麒麟以威压震退众神、以护体罡气一举击杀有名的凶兽狍鸮一事广为流传。也正是如此,尽管张起灵向来低调、绝少动手,在神界却鲜少有谁敢于招惹他。

就连后世人类评说,也模模糊糊知道了麒麟之“仁德”,在于“设武备而不用”。

 

神界的同类不像人类那样天真,又一心祈求强者庇佑,乐于把张起灵的低调看作是仁德,它们不愿招惹张起灵,也不敢亲近张起灵,对待这沉默寡言的麒麟,它们小心翼翼,充满提防。

张起灵便总是独自行动,他可以在某个山洞里无牵无挂地睡上百年之久,也会化作人身将这神州大地慢悠悠地转上一圈,看看哪里山成了海、河变了沙,每一次睡醒之后天下似乎都会有许多变化,人、神、兽也在不断地改变着,看起来多少就有了些趣味。看完这些之后便可以再睡一场,等着看下一次的新世界。这对张起灵来说,似乎就是唯一的娱乐了。

这样的日子,结束于某一天,张起灵走过一片荒野,不经意间,却被什么东西缠住了脚。

张起灵低头看去,只见小小一棵树苗,掩在长长的杂草之间,伸出玉白色的柔软枝桠,横在了张起灵的脚踝处。

树苗出奇的瘦弱,却是通体玉白,只有稀稀拉拉几片青翠的叶子,看起来可怜兮兮的。然而它触到了张起灵的脚踝,一点点奇异的感觉顺着脚踝涌上张起灵的心头——

欣喜不已。

这瘦弱的树苗似乎已经有了一些浅薄的灵识,它看到张起灵,居然感到欣喜不已,愉悦到连几片小小的叶子都焕发出了充满生命力的光彩。


TBC







翡翠麒麟牌+麒麟土狗的本子有二刷打算,有兴趣的来填一下印调:戳我

想要本子的一定要填一下啊!填一下!老大就看印调决定刷不刷了!这是重新开的印调!以这一次为准的!

PS.其实我还蛮想纠正一下一刷的错误来着,封面是想要烫银不是烫金的QWQ

本子印刷什么的都很良心,排版也好看(我自己觉得),纸也好摸(多少g道林来着),出本因为爱,做就要做好嘛。一刷价格是48,二刷应该没有大幅变动,主要看能凑多少人了……

是我出的第一个本子来着,也是目前唯一一个本子,啧,只能说希望不是最后一个……

评论(14)
热度(268)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