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拒绝一切影视化相关,请勿擅自联系,也会黑脸

【瓶邪】表白(剑三相关)

可能大家看出来了,我为什么要发一些过去的短篇

没错,我是在混更

昂,最近有点顾不上更新,而且新的故事嘛,万事开头难

爱你们!我还是在努力的!


这个故事是给基友的生贺,因为我们都有玩基三,是基三相关昂,没玩过应该也不影响阅读撒



吴邪有点紧张,这是他是人生中的第一次表白,更别提还是跟同性。 
吴邪在屋里转了两圈,给自己拿了瓶冰镇可乐贴在脸上,回到电脑前时,自己的二少爷正百无聊赖地把重剑插进地面,无所事事地耍着帅,头一甩,金色发带束着的大马尾跟着画了个潇洒的弧线。 
吴邪自己就没有那么悠哉了,他打开背包第N+1次检查今晚会用到的东西,紧张得手指都有点抖。 
五年了。吴邪吐了口气。 
大学时开始做室友,朝夕相处四年,吴邪也说不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闷油瓶的感觉就不是那么简单的兄弟情谊了。只记得某个夏日在卫生间撞见张起灵擦身,寸缕不挂的后背令他心跳骤然加速,险些流了鼻血。这种龌龊想法让吴邪连着几天都没勇气直视张起灵的眼睛。但是内疚归内疚,感情这种东西就如同洪水,一旦出闸,就再难收得回来。吴邪就这么纠结着自责着把张起灵惦记到毕业,自己离校工作,他留校深造。 
不在一个屋檐下,他们之间最紧密的联系竟然成了游戏。 
张起灵性情淡漠,这吴邪再明白没有了,平白的也不敢打电话侃大山,怕耽误他搞学术——吴邪的电话打过去张起灵一定会接,再多废话也能耐心听完,所以吴邪格外谨慎,生怕误了他正事。 
不过也因为这样,吴邪才会被王胖子鼓动成功,痛下决心,跟闷油瓶表白。 
“天真啊,要是你跟小哥表白还不成功,那胖爷我都不能相信爱情了!”王胖子说得眉飞色舞,“你打架,小哥给你插气场,你打本,小哥为你切气纯。你被守尸了,小哥第一个帮你出头揍他丫的,你被盗号了,小哥不声不响就把你养起来了。外功装备小哥又是哪次不让着你的?” 
“游戏而已,”吴邪犹豫道,“老子也帮你打过架,你怎么不觉得我对你有意思?” 
王胖子嘿嘿嘿的笑起来,笑够了才继续说道:“行啦小天真,咱们也是一起住了四年的老同学,你那点小心思还不是胖爷我自己发现的?你要是不相信胖爷的洞察力,这么着吧,你也学人家,买几个土豪之心,啪啪啪给小哥砸了,要是气氛好,你们就当把事儿办了,要是觉得不对,还能说是给小哥送行道别,也不至于下不来台,这靠谱吧?” 
“滚犊子!什么叫把事办了!”吴邪骂归骂,心里一琢磨,倒觉得有点道理。 
闷油瓶就要出国了。以他的能力,被导师推荐出国交流学习简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有这样的机会不管是横着查竖着算小哥都应该是NO.1。 
这是好事,吴邪跟自己说,一年而已。更何况即使闷油瓶不出国,虽说两人离得不远不近,吴邪同样没有理由隔三差五地去见他,都是一样的。 
只有胖子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美帝多么腐朽多么堕落,万一小哥被金发碧眼的大胸姐姐勾走了魂儿干脆不回来了天真你哭都来不及! 
车轱辘话说了一箩筐,无非就是撺掇着吴邪趁着张起灵走人之前把憋了许久要发芽的话给说出来,王胖子唯恐天下不乱,帮会里也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除了吴邪跟几个同学发小,帮会里大多数人都是游戏里认识的小伙伴,人虽不多,却也是相处日久的朋友了。这些天张起灵准备出国事宜很少上线,王胖子等知情人士四下一散播消息,很快“吴邪暗恋张小哥欲趁欢送怒表白”的重磅新闻就人尽皆知了。原本闲得发慌的众人立刻打了鸡血似的精神抖擞,出谋划策煽风点火不亦乐乎。吴邪才松了口风要收几颗真橙之心,立马就有人打了八折送货上门。一来二去,表白这事儿也就万事俱备势在必行了。 

张起灵今晚会上线也是早就说好的。离别在即,到了大洋彼岸,时差跟网络必然会使得他上线时间越发的少,兄弟一场,道别欢送还是要有的。 
不管吴邪有多紧张,时间还是一样过。等到张起灵上线时,帮会里已经热热闹闹聚集了一二十个人了。一般这个阵仗都可以组个团打战场刷人头了,不过今天例外,说好的欢送,怎么能打打杀杀腥风血雨,于是王胖子大手一挥,一群人乌泱乌泱开拔去逛地图看风景。 
一群人头狗也会看风景?他们浩浩荡荡地跑了一张又一张地图,在女娲石像下插旗,在七秀舞姬身边插旗,在花海里插旗,走到哪儿PK活动就进行到哪儿,热血洒遍了整个剑三,特别凶残。 
YY比往常还热闹,原本淡淡的离愁别绪也早就被插旗插出来的腾腾杀气冲得荡然无存,虽然张起灵一如既往地沉默,但这不妨碍大家压抑着对狗血八卦基情现场的期待和热切玩得开心。 
最后一站是纯阳,张起灵玩了两年剑纯,这地方也算得上他的老家。纯阳终年覆雪,清清冷冷,又有一派飘渺仙气。吴邪看看站在雪山顶的张起灵,白袍高冕的道长仙风鹤骨,抽出自己的长剑轻拭,挽了个剑花后收归背后,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远眺雪山,似乎随时都会腾空而起御风远行,依旧是跟周围热热闹闹蹦来跳去的人群格格不入。明知道这不过是角色自带的待机动作,吴邪却总是觉得跟那个人格外的贴合。此时电脑前的张起灵恐怕也正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出神,所谓送行在他眼里也许并无意义,毫无征兆、悄然离去才是他的作风。 
此时的王胖子已经完全玩high了,PK大旗一插,一甩长枪连虐三人,拍着马屁股想了个新点子。 
“你们不是天天喊着要追男神吗?”王胖子笑得猥琐,“男神都要走了,就给你们个机会追!追不追得上就看你们本事了!” 
说话间,张起灵头顶跳出了一个大大的悬赏标记。 
“男神已被挂悬赏,小哥,怎么样,给你三分钟速度地跑路。谁能推了小哥,额外滴有赏!”胖子中气十足地嚎了一嗓子。 
“还有什么好处??”黎簇是张起灵脑残粉,一听就激动。 
“这样吧!这不是小哥要走了嘛,谁能把小哥揍翻,让小哥答应他一件事,唱个歌卖个萌啥的!小哥觉得如何?”胖子建议道。 
张起灵似乎心情不错,“嗯”了一声就答应了。 
大家一听都嗷嗷嗷地狼嚎起来,瞬间充满了干劲。秀秀云彩叫得特别响亮。 
“你打算干嘛!!!”眼看着张起灵把剑一挥,踩着阴阳八卦阵飞远了,吴邪死命地敲王胖子密聊。 
“别紧张嘛小天真,组织上这是给你创造机会!看你那魂不守舍的怂样儿,”王胖子气定神闲地回复,“加把劲把小哥推倒,表白成功妥妥的!” 
“我又不是要逼他答应!”吴邪一脸黑线。 
要小哥答应还用得着你逼他?王胖子腹诽,手上还是照常回复:“你不爱上就算了,看胖爷把小哥撂翻一次,也在云彩妹妹面前长长脸。” 
事实如此,就算吴邪不想玩,想这么玩的人多了。大家几乎等不及那三分钟,跟被关在笼子里看大肉块的饿狼似的,好容易等到胖子说了声“上吧”,一溜烟儿都使着大轻功飞远了。 
吴邪打开地图,看着那个大大的“赏”字图标在纯阳众山里绕圈圈,心情有些复杂。 
“我看见了我看见了!”黎簇第一个在YY里喊出来,熊孩子嗷嗷嗷地就扑过去了。 
【帮会】鸭梨大王:我在纯阳被【天外来客】击杀了。 
黎簇:“在空中就定身推到山下犯规啊!” 
“怪你自己蠢!”秀秀眼放绿光,操纵自己的小萝莉提起大扇子就往前冲,“小花快上!我来奶你!赢了他把奖品让给我!” 
“你穿着唐门的衣服来奶我?”解雨臣看她一眼笑道,白发御姐双剑一舞打出一个剑影留痕。 

空荡荡的山崖上转眼就只剩下吴邪一个人,YY里或是激动或是焦急的声音在他耳边喧闹。 
“老子爆发都交了谁把他雷霆了!” 
“人头是我的,你们闪开。” 
“哇哇哇谁奶我一口!!” 
“小花加油加油!!他跑了!” 
“靠!这心也太黑了吧守卫都被他引过来了!” 
帮会频道被击杀喊话刷屏,张起灵的悬赏图标潇潇洒洒地再次开始绕着地图转圈。 
“在纯阳打他简直失策啊,守卫都变红名了!” 
“啊啊啊老娘想要男神的果照啊!!” 
果照?裸照?!听见关键词,吴邪耳朵竖了起来。 
仅有的几个妹子立刻在YY里奔放地讨论起了想要的福利,一个赛一个的流氓,吴邪心里一动,心道怎么也不能便宜了你们。决心一下,吴邪顿时也觉得自己的重剑饥渴难耐了。藏剑野外遭遇剑纯,赢面有六成,然而吴邪心里照样没谱,因为那是张起灵啊。刚才六七个PVP老手群殴一顿还能被他杀了两个引来守卫自己潇洒脱逃,吴邪跟他单挑更是很少赢过。 
吴邪挠挠头,打开背包,厚着脸皮换上了副本里打出来的特效腰坠,心说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只要能赢这一把稍微作个小弊也好。特效腰坠能大幅度提高破防属性,开了腰坠抡起重剑转风车绝对是杀伤力暴增,一向是藏剑收割人头的利器,只是单打独斗用这一手略显无耻。 
无耻就无耻了,吴邪一不做二不休,磕满了准备打本吃的四个小吃小药。 
“老大,你至于吗……小哥又不是BOSS。”刚刚死回营地的苏万从吴邪身边路过,看了下他的属性加成BUFF,默默地私敲了吴邪。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吴邪愤愤回道。 
苏万:“……” 
然后素有“哆啦a万”之称的苏万同学默默地摆出一张宴席,“老大,吃吧,争点气。” 
吴邪:“……” 

补满小吃小药还吃了桌子的吴邪带着一身推BOSS的气势汹汹地加入了追杀张起灵的队伍。帮会频道还在时不时地跳出一条击杀喊话,大家时不时地被【天外来客】或者NPC或者张小哥击杀,张起灵有时还顺手击杀一两个看到悬赏手痒的路人。不过以游击躲藏为主的张起灵更多的是灵活地在整张地图上东奔西跑,从不恋战,一群人跟在他后面呼啦啦地追,却很难摸到他的衣角。 
“为啥追他一个人比打BOSS还累!”帮众们纷纷叫苦。 
吴邪没有抱怨,事实上,张起灵在野外的行动规律他比其他人更清楚,他大概是跟张起灵搭档巡山最久也最默契的人了,从纯阳高高低低的雪山悬崖上空飞过,吴邪都能隐隐约约猜得出张起灵会选择的路线。 
吴邪飞过莲花峰,打开地图看着张起灵从紫霄宫飞过观日峰,在论剑峰下的雪原上与他狭路相逢。 
正面相对的一刻,吴邪有些犹豫了,鼠标放在仇杀上迟迟点不下去。这个仇杀点下去之后,他和张起灵的六颗心的好感度就会全部清零。人都要走了,游戏里这点证明两人过从甚密的联系也要消失了么? 
先动手的是张起灵,五四三二一的倒计时跳过,吴邪知道自己没了选择。拼一把!就好像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要在今天说出的话,就算赢不了,就算没结果,也要尝试一次。 
吴邪心一横,虎跑,啸日之后就是一个鹤归砸了过去,张起灵凝神聚气,稳稳地铺好了气场,吴邪一冲进来,两人立刻在气场里厮杀起来。吴邪虽说是带着一身的增益BUFF来的,对着张起灵还是有些心虚,他所有打剑纯的技巧都是跟张起灵讨教来的,总有种自己的套路还是被看得透透的感觉。吴邪在气场里追着张起灵溜了一圈,眼看着虎跑BUFF只剩一秒,刚要出气场,张起灵已经一个扶摇直接跳到空中,同时引爆了气场。 
这时候,帮会的其他人陆陆续续地赶到了张起灵和吴邪的PK现场,奇怪的是没有人再涌过来抢人头,大家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边围观,YY里传来压抑的低笑。然而吴邪顾不上理会这些,紧张加上心虚,他的手心已经冒出了些许冷汗。张起灵确实把他的套路算得很准,踩着他的节奏卡着他的CD次次都能先发制人。 
张起灵再次梯云纵跃上空中时,吴邪立刻跟着突了上去打醉月,一个蓝白色道袍翩翩,一个黑金相间贵气逼人,两个身影在空中纠缠,蓝色光影与金色剑气混作一团,刀光剑影间叫人迷了眼睛。纯阳的风雪突然变得更大了,吴邪与张起灵在呼啸的风雪中一起徐徐落下,地面上张起灵铺好的气场里插着的几把剑正冷然闪烁着颜色不同的光芒。 
“为什么我觉得吴邪和张小哥这一架打得这么缠绵!”霍秀秀捂着心口深情款款地说。 
“再缠绵,小天真也快死了。”胖子啧了一声,“藏剑干不过剑纯可是有点丢人,不过对手是小哥嘛……也能理解。” 
确实,吴邪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减伤已交,自己还剩个血皮,张起灵却还有30%的血。吴邪吐了口气,决定最后一搏,咬牙打开腰坠特效,一个聂云自己冲回张起灵的气场里,抡起重剑风来吴山,金色陀螺般的藏剑少爷就这么疯狂地打着转直直地冲进了道长怀里。 
这一次张起灵没有躲。看着直直不动的道长,吴邪心头一跳,觉出些不对来,然而不过三秒,张起灵再次举起手中的剑,剑飞,人起,剑落,鸿惊。 
吴邪的世界突然凝滞了,他眨眨眼,看见自己倒在地上。而几乎是同一时刻,那个蓝白色的身影也倒在了自己对面。 
“噢噢噢噢噢~吴邪哥哥你舍身取义了!”秀秀激动地喊出来,“快跟小哥要裸照啊!” 
“恭喜啊恭喜!天真你翻身了!”王胖子跟着起哄,“这一招好!同归于尽了!” 
“你才同归于尽呢,说点好听的不行吗!”吴邪嘴里骂道,心中却又惊又喜,惊的是张起灵最后那个似乎有些放水的举措,喜的是自己竟然真的拿到了他的一个应允。 
“吴邪,”就在这时,张起灵淡淡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音量虽然不大,却仿佛一下子把其他所有人的声音都压了下去,“你也被我杀了,也答应我一件事吧。” 
“好啊。”吴邪回答得不假思索。其实张起灵这个要求并不合游戏规则,但是吴邪最不擅长的就是拒绝张起灵。事实上无论张起灵说什么,吴邪都会无条件地相信、答应,即使他不提出这个要求,吴邪也想象不到自己会拒绝张起灵。 
“小哥你想要我做什么,你先说吧。”吴邪爽快地说,“我一定说到做到!” 
这时,秀秀他们已经把躺在地上的两人拉了起来。张起灵没有多说,骑上黑色骏马,接着邀请吴邪上马。 
两个成男同骑的姿势有点怪,但吴邪还是按捺不住的有些许激动。张起灵带着他一路跑到老君宫后的悟道池,骏马扬蹄奔过断桥,在悟道池中的亭子前把吴邪放下来。 
吴邪越发的不解张起灵的用意,其他人跟着他们一路大轻功飞过来,扑通扑通下饺子似的掉进悟道池水里。
就在这个时候,张起灵砸下了第一个真橙。心形的烟花绕着吴邪噼里啪啦地燃烧起来。 
张起灵对吴邪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约,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 
吴邪愣愣地看着系统广告,那条广告似乎一动不动地给他盯了许久,好半天吴邪才回过神儿,不是广告没有动,而是张起灵砸了一个又一个真橙之心,系统界面被刷屏了。 
张起灵的道长收剑入鞘,袍袖一甩,在吴邪面前单膝跪下。 
“吴邪,我喜欢你。”张起灵的声音似乎还是一般的波澜不惊,“答应我,等我回来,我们在一起。” 
“在一起!在一起!”YY里尖叫着,起哄着,闹翻了天。 
“之前怎么跟你们说的!”王胖子大喝一声,迅速稳定了局面,“快!快列队!” 
大家笑着闹着围着两人和真橙之心绕了个圈,齐齐拿出花盆。每个花盆里都长着一株娇艳的海棠,艳丽的大花组成了第二颗心,把吴邪和张起灵围在其中。 
“天真啊,别怪胖爷我不够义气,”胖子声音里藏不住的得意,“先来后到,是小哥他先找的胖爷,我这才先准备着帮小哥跟你表白,谁叫你来晚了,否则胖爷我也帮着你诓小哥。” 
“是啊吴邪哥哥,”霍秀秀笑嘻嘻地说,“你可不知道,我们听说了你俩都想表白,还撞到一起去,忍笑忍得多辛苦!” 

吴邪闭了闭眼,他的视线有些模糊了,流光溢彩的焰火和红艳欲滴的锦簇繁花混成了一团难以捉摸的颜色,音乐声和YY里的笑闹调侃汇成了一片喧闹的汪洋,这个时候他看不清也听不出。这个世界太不真实,吴邪想,一定是做梦,梦中才有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喜。 
“吴邪。”平平静静两个字,好像兜头一盆冷水,把吴邪晕晕乎乎的神智都唤醒了。元神归位,七窍通明。 
这不是在做梦,吴邪终于意识到了,这是美梦成真。 

“吴邪,你的答复呢?人家可还在等着。”解雨臣嗓音带笑,“别忘了你刚才可是还答应人家一件事呢?” 
“我当然记得!”吴邪抹了把脸,他听得出自己声音微颤,但那不重要了。“不过小哥你也欠我一件事,你也要答应我。” 
吴邪说着,轻轻点下了鼠标。 
吴邪对张起灵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约,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 
一,二,三,四,五,吴邪准备了五个真橙之心,好像他们相识相知的这五年,沉甸甸的,在两人脚下绚烂绽放。 
“小哥,我也喜欢你。”吴邪深吸一口气,“我等你回家,你也答应我,明年回来,我们,在一起。” 

——THE END——


评论(29)
热度(398)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