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男神余本现货通贩中

#瓶邪#云笈异闻录【第六个故事】鬼市(七)(6.19午间更新)

我好激动啊!!!!终于写到这里了!!!!!!


(七)

儿子……你大爷啊!原本提着心等张起灵松口说真相的吴邪被这突如其来的插话吓得差点回不过神,等他反应过来情况怒视面前的小个子男人时,却发现自己脑子里已经不由自主脑补了他与亲爹张起灵的前世今生故事,根本把持不住。

“我儿子,都是我儿子,亲生的!”小个子男人丝毫没有意识到气氛的紧张,依旧洋洋得意地捧起手中的一个小篮子,里面三四只毛茸茸的浅黄色幼崽挤作一团。

“拿出来卖,肯定是亲生的。”吴邪面无表情道,“这什么……黄鼠狼?”

小个子男子顿时板起脸道:“叫大仙!”

“小仙也不要。”吴邪后退一步,“自己的儿子自己养,就此别过。”

“哎等等!等等!”那男子见吴邪要走,连忙喊道,“你与我小儿子有缘,随便给点就带走吧!”

“谁跟你儿子有缘啊!”吴邪怒道。

然而这人的话竟然不全是忽悠,就在吴邪拉着张起灵打算绕开黄大仙父子的时候,篮子里一只小小的幼崽抬起了头,从他兄弟身上奋力踩过去,扒住了篮子边缘,小黑豆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吴邪看。

吴邪:“……”

“别过来,卖萌没有用!”吴邪看着小黄鼠狼道。

“随便给点吧,都是缘分啊。”黄大仙亲爹趁势道,“这是我第68个儿子,吉利的,咱们卖亲儿子,不为了挣什么,只要能立个誓好好养大不伤它,长大后若是觉得没缘分放他自己去了就行。不费事!吃得也不多!它自己会修行!”

“吃得不多你怎么不自己养要拿出来卖。”吴邪发觉那小黄鼠狼眼睛虽然不大,却十足地水汪汪、可怜兮兮,想要转过目光不去看它,却始终难以狠下心。

“吃得再少,我也是有六十八个儿子啊!”黄大仙长叹一口气,“我还有五十七个闺女呢,女孩儿要富养,不能卖,只能卖卖儿子,随便给点带走吧,都是他的缘分啊。”

吴邪看着那只眼神儿惨兮兮的小黄鼠狼,咬咬牙刚要拒绝,就见张起灵伸出手来,递出一个圆圆的墨绿玉珠道:“这个如何?”

黄大仙接过玉珠看看,连连点头:“差不多差不多,虽然也不算阔绰,毕竟是和我这小子有缘,也将就了。”

“买它做什么,我还真要养黄鼠狼不成?”吴邪压低声音问张起灵道。

“它确实与你有缘,无妨的。”张起灵淡淡道。

哪里无妨了!家里还有个狗祖宗呢,不知道够不够小满哥一口吃的。吴邪看着被塞进自己手里的软软一团幼崽,无奈地叹了口气。

 

经过这样一场闹剧,之前即将推心置腹的氛围荡然无存,吴邪手里捧着小黄鼠狼,与张起灵对视一眼,苦笑一声。

“我答应会告诉你,离开这里后你随时可以问。”张起灵允诺道。

“好吧,眼下救秀秀要紧。”吴邪环顾四周形形色色的妖鬼摊贩,“先忽悠——咳,交易起来再说。”


“真的吗?”摊主甩了甩尾巴,将信将疑地说。

“骗你干嘛!”吴邪蹲在他对面,说得正起劲,“我是看你实在像我家小满哥才跟你说这些的,说真的,增补修为这种功效你们随便吃什么不行啊,但是要说让皮毛顺滑光亮,真没有比得上五色云母的。以前有个朋友给我们小满哥吃了一点点,小满哥今年13岁了,比别人家年轻狗都俊多了!”

吴邪说着,拿出手机给对面长着狗尾巴的摊主看照片,“你应该看得出来,我可没骗你。”

“真的啊!”摊主瞪圆了眼睛,身后尾巴甩得更欢,“真的就是只普通狗!”

“它如果不是普通狗,我一点都不分给你!”吴邪道,“它是凡狗,只能吃一点点延年益寿,多了也不行,它要是得道修炼了,这包五色云母我都要给它带回去的。绝对能帅成这方圆百里的偶像狗。”

“别别别!不是说好了要跟我交换的吗!”狗摊主着急了,“它又消化不了,你跟我换,大家都是黑背你可以留一点点给它带回去……”

张起灵静静地站在一旁,注视着吴邪和摊主热火朝天地讨价还价。

交易开始之后,吴邪如鱼得水,那些妖鬼摊主起先还充满探究地暗暗打量吴邪,一副若有所图的模样,但被吴邪盯上并接近之后,往往都会在一脸懵逼中被说服做成了交易。

事情似乎都进行得很顺利,吴邪用五色云母从爱美心切的狗摊主那里换来了一把草药,两眼放光地打量着附近寻找可乘之机。但张起灵依旧不能放心,他冷静而缜密地注视着周围的风吹草动,提防着可能会出现的一切状况。

似乎就是为了印证张起灵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鬼市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骚动,越来越多的摊主站了起来,垂首立在了大路两侧。

“吴邪。”张起灵神色绷紧,拉着吴邪向街角的隐蔽位置挤去。

“不要紧张啊,”拿着美容圣品心满意足的狗摊主安慰两人道,“没什么的,是凤影在巡视,例行公事而已。”

张起灵不做声,只是表情肃然地拉着吴邪向里走。

吴邪心里也有些讶异,张起灵对这凤影似乎忌惮得很,他一时忍不住想,难道小哥会不是这凤的对手?不可能啊。兴许是有别的隐情?

反正不久就能听到他亲自的解释了,出去再细说吧,吴邪想一想,还是暂时忍住了这个疑问。

凤影越来越近,吴邪和张起灵面前的妖精鬼怪们也纷纷站起,恭恭敬敬地立在道路两侧,把两人挡在后面。吴邪踮起脚尖,想去看一眼地上的凤影前行到哪个位置。

就在此时,他的口袋突然动了一下,一团小小的毛球“嗖”地一下跳出来,蹦到前面一个披着斗篷的男人肩膀上,张口就咬了下去。

“什么东西!”那男人吃痛,一把揪下那小黄鼠狼,狠狠地摔了出去。

“别动幼崽!妈的懂不懂规矩!”这一连串事情发生得太快,吴邪刚发现小黄鼠狼跑了出去,下一秒就看到它被摔了出去,顿时怒火中烧,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冲了过去推开斗篷男去抓小黄鼠狼。

小黄鼠狼运气不错,砸在了九尾狐毛蓬蓬的尾巴上,没有受伤。但九尾美女毫无防备,被砸之后尖叫一声跳了起来,九条尾巴一起华丽丽地炸开。这九条狐尾着实健硕,啪啪啪抽在旁边妖妖鬼鬼的身上,慌乱之间,摔倒了好几个。其中一个摊主踢翻了面前的水盆,五六条滑溜溜的水蛇“嗖”地没入了妖鬼群,惊起一片彩色山鸡扑腾起了翅膀。听到灵禽气势汹汹的啼叫声,对面的中年孔雀男下意识地露出尾羽开了个光华夺目的屏。这尾羽露出实体就不比虚光幻影,再加上孔雀男在本性驱使下左转右转,想用屏羽示威退敌,直接拍得两个鬼娃娃扑倒在街面上,登时凄厉地哭起来,一时之间阴风阵阵,引出一片幽咽凶戾的鬼哭狼嚎。

刚刚游过此处的凤影顿了一顿,转回身来。

紧随吴邪冲出去的张起灵一把接住了被九尾狐尾巴弹飞起来的小黄鼠狼,立刻反手去抓吴邪,然而短短几息之间,局面已经乱成一团,张起灵被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挡了一挡,第一下没有抓到吴邪的胳臂。

吴邪没有捞到小黄鼠狼,反而被炸锅的妖鬼挤挤攘攘地推了出去,踉跄着退到了街面。不经意间,他的半只脚踏上了一点点凤凰的翅影。凤影几乎是立刻停在了原地。

“吴邪!”张起灵瞳孔猛然收缩,悍然冲出乱局,抓住吴邪把他拉出了凤影的范围。

然而已经晚了。

那原本贴在地面上的凤影骤然浮起,虚空中五彩光羽飘然散落,宝光烁烁,清音四起,伴着一阵悠远清扬的凤啼声,天顶传来滚雷般慑人威严的声音,语含笑意:“通天之书,果然尚在!”

“是真凤!”

“真凤要下临了!”整个鬼市都骚乱起来,修为差些的当场腿软坐在了地上。

“走!”张起灵言简意赅道,拉着尚在震惊之中的吴邪就要跑。

就在此时,在一片惊惧慌乱的妖鬼之中,小黄鼠狼最初咬过的那斗篷男施施然站了出来,朗声道:”我来助二位躲避一时!“

说话的同时,斗篷男祭出一枚五彩流光的贝壳,那贝壳迎风便长,冲着吴邪直直地扣了过来。

张起灵“啧”了一声,抬手去砍那贝壳,黑金刀劈下,只听“当啷”一声如金石裂鸣,贝壳纹丝未动,依旧冲着吴邪兜头罩下。

“小哥闪开!”吴邪察觉出斗篷男的目标是自己,立刻要松手推开张起灵。

张起灵不退反进,抢进两步将吴邪一把揽进怀中。

一片宝光闪过,两人连同小黄鼠狼一起自鬼市之中消失了。



——————TBC

激动得团团转,下一章内容我会发个带连接的空章,只能在微博看啦!

评论(26)
热度(288)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