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拒绝一切影视化相关,请勿擅自联系,也会黑脸

#瓶邪#云笈异闻录【第六个故事】鬼市(四)(5.12晚更新)

(四)

吴邪下楼时,看到解雨臣刚刚收起手机,抬头笑道:“我查了一下本地新闻和BBS聊天版的内容,大致划了一片最近时常有人会感觉不对劲的区域,结合秀秀来你这里会经过的路线,交叉部分有三条街,我们就从那里开始找一找线索吧。”

解雨臣说着,递过手机给吴邪看地图,吴邪扫了一眼,点头道:“好,不过撞鬼市是个运气活儿,现在天还亮着,未必一下子就进得去,但也不能等到晚上了。”

解雨臣道:“不错,总要试一试,今晚鬼市满七天就会结束,秀秀如果被困在鬼市,到时候会被带去哪里就不是我们所能掌握的了。”

 

一行人沿着解雨臣划出的路线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就连黎簇也没有看到哪怕一根鬼毛。

“这怎么办?”黎簇问道。

吴邪似乎早有预料:“再走一遍,这很正常,鬼市不是那么好进的,特别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有你身上带有他们想要的东西时,才会特别宽许你进去。”

解雨臣把手从口袋里伸出来,掌上托着一颗宝光莹莹的珠子,苦笑道:“我身上倒是有几件好东西,但不一定对鬼修妖修的胃口,他们恐怕看不上眼,现在再去准备只怕来不及了。”

“鬼市越是临近结束,交易接近尾声,他们收到的珍品就越多,口味自然更加刁钻。”吴邪转身,“再试试吧。”

黎簇正要跟上,不经意眼光一瞥,叫出声来:“那是什么!”

吴邪循声看去,只见一棵合抱梧桐之下躲着三个小小的人形生物,每个都只有成人巴掌大小,戴着高高的帽子,见到吴邪他们看过来,警惕地瞪圆了眼睛。

“咦?”解雨臣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对准黎簇所指的地方,这才从手机屏幕里看到三个小人,不由失笑,“这小东西有趣,吴邪你认得么?”

“我大概知道了,”吴邪走近两步,喊道,“庆余!”

小人失望地“嗡”了一声,抬头对着吴邪比划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啊?”黎簇看了好一会儿依旧摸不着头脑。

“大概是想说他们现在没有鱼,”吴邪也失笑,“庆余,我不要鱼,我想进鬼市,你们能带路吗?”

小人互相看看,转身开始刨梧桐树下的泥土。

“他们行不行啊,难道要我们从他们挖的坑里进去?”黎簇表示不信任。

“嘘。”吴邪示意他继续看。

小人刨开泥土,挖出一枚古旧的铜钱,回头看向吴邪。

“谢谢,你们可以走了。”吴邪蹲身去捡铜钱。

小人欢快地跳跃着离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似乎都没有看到脚下的这几个小东西。就算是黎簇也没有来得及注意他们跑向哪里,因为就在吴邪捡起那枚铜钱的一瞬间,几人周遭的景色立刻变了样:原本的朗朗晴空突然阴沉下来,街道依旧是原来的模样,只是沉陷在一片阴郁幽深的迷雾中,而街上的行人,则一个也看不见了。

“我们到了。”解雨臣不慌不忙地取出一副眼镜给自己戴上。

“老大!那些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他们就能带我们来鬼市!”黎簇有一肚子的问题。

“那是庆余,一种小妖,有记载说只要喊出它们的名字,它们就会抓鱼送给那人。”吴邪站起身,也打量着四周。

“那是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吴邪耸肩,“有许多最早出现的精怪都是这样,你能叫出它们的名字,它们就要替你办事,或者害怕退缩不能与人为敌。”

“这是不是就是那个什么,名字是最短的咒什么的?”黎簇隐约想到一点自己看过的电影。

“那是安倍晴明说的,”吴邪道,“不过这种事情想起来很有趣,它们为什么害怕被喊出名字?名字又是怎么来的?也许根本不是因为名字是咒,而是对付它们的咒语被发现之后,就演变成了他们的名字呢?”

吴邪说着,就要往前走,然而这时,一直没有出声的张起灵突然上前一步,拉住了他。

“等等。”张起灵肃然道。

所有人都停下来,看着张起灵。

张起灵拉着吴邪,谨慎地绕过地上的阴影,走到树荫之外。

“不要踩到这个影子。”张起灵指向树影,吴邪他们这才发现,那棵梧桐树影之上,还有一个巨大的形如禽鸟的影子。

“好像是……”吴邪愣了愣。

“凤。”解雨臣扶了扶眼镜,接道。

“呵呵呵没关系没关系,那是我们请来的一枚凤影,鬼市这种地方容易乱容易乱,需要有大人物压一压。”随着一个市侩油滑的嗓音响起,一个诡异的身影悄悄地出现在四人身,竟然是只一人高的大蛾子。

张起灵立刻迈出一步挡在吴邪身前,吴邪正要与眼前这只蛾子交涉,却被挡了个正着,正觉得无奈时,只见那蛾子一对黑豆般的眼珠直愣愣地看向他道:“这样稀世的宝物鬼市许久不曾有过了,可是列位带来交易的?鬼市的规矩是外路客人需要盲赌一件宝物,选中可携宝入市,选错留下一件宝贝作赌资……”

不待这蛾子把话说完,张起灵手中寒光一闪,那把从石麒麟那处夺回的黑金古刀已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一直以来似乎毫无存在感的张起灵周身突然气势大盛,一片生冷杀气弥漫四方。

“那不是用来交易的,”张起灵冷冷道,“让路,否则,死。”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黎簇吓了一跳,他向后退了一步,惊诧地看向吴邪,心道这是怎么回事,这蛾子说的宝物是什么?

吴邪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拿出自己随身的大书,挠了挠脸颊道:“这玩意儿真的这么宝贝吗?那刚才为什么进不来?”

一旁的解雨臣将局势看在眼里,他微微一笑,心中便有了计较。


TBC

评论(23)
热度(295)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