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男神余本现货通贩中

#瓶邪#云笈异闻录【第六个故事】鬼市(二)(4.22晚更新)

(二)

“我冤枉啊!”吴邪大喊,黎簇注意到他还飞快地看了张小哥一眼。

“我跟秀秀是清白的,私奔从何说起啊。”吴邪继续说道,“秀秀是千金大小姐,怎么可能跟我这个卖旧书破报纸的私奔。”

“哦?”解雨臣似笑非笑,“如果不是私奔,为什么秀秀来过你这里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我还真希望她是私奔了,毕竟,霍家最近的情况你应该也知道。”

吴邪讶异道:“你的意思是他那些叔叔哥哥对她动手了?咳,你知道她来过我这儿?”

“她最近不是常来吗?”解雨臣笑意加深,“我多少有些了解她的行程,虽然我不知道她是来做什么的。”

“霍家的事我没多问,”吴邪捏了捏眉头,“以我现在的能力,她家里的事我也帮不上忙,现在还称得上是豪门的除了霍家就是你家了,只有你能帮衬些。”

“我不能插手太多,如果她连家族内斗都应付不来,那勉强保她继承霍家也没有什么意义,”解雨臣顿了顿,换了个认真的语调,“但是作为朋友,她如果真的到了绝境,我至少应该保她有条退路。所以,既然她没有和你平安私奔,我就得确认一下她究竟人在何处。”

“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的,”吴邪一脸无奈,“但你别一口一个私奔了行吧——她来我这里是试做神仙菜的,你也知道,霍家除了做那些特殊食材的生意,能把这些食材利用充分又做得好吃也是霍家家传秘技,霍婆婆原本要教给她,现在没有办法,她打算自己摸索,在我这里避人耳目而已。”

“那成效如何?”解雨臣饶有兴趣。

吴邪耸耸肩。黎簇不由得联想到不久前的一次自己来到这里,被吴邪逼着吃了一顿难吃得出尘脱俗的饭菜的事。

“好吧,”解雨臣也笑笑,“于私,她是来了你这里失踪的,于公,这是你的堂口,这附近大小鬼怪要给你这个地头蛇面子,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你要费心了。”

“这还用你说,秀秀也是我的朋友。”吴邪说着,让黎簇去楼上拿他的一套工具下来,接着转向尚且留在店里的老者,笑眯眯地看着他。

那老者捋了捋并不存在的长须,高深莫测道:“两位小友这点麻烦,小老儿我倒有几分手段,不知……”

“不必了,”吴邪决绝道,“这是我的业务,我其实就是看看您是不是打算走了——接下来是商业机密嘛,我吃饭的手段。”

老者被吴邪一句话噎回去,气得直瞪眼,偏偏他身后的小帅哥还要凉凉地补一句:“老君,他的意思就是你怎么还不走啊。”

“我听得懂!”老者在童子头上拍了一下,瞪了吴邪一眼,最终什么也没说,冲张起灵拱了拱手,拂袖而去。

倒是解雨臣还颇有礼貌地同那老者道别,而后笑问吴邪:“你现在底气倒是足,神仙都不放在眼里了。”

“我哪有什么底气,”吴邪耸肩,“不过看他们都有求于小哥,小哥还没松口答应,应该不敢轻易得罪我们。”

“狐假虎威。”解雨臣随口评论道。

说话间,黎簇已经抱着一堆家伙事下了楼。吴邪的小书店是两层的,门店后的隔间是吴邪的私人书房,一些门店放不下的乱七八糟的书则堆放在二楼,同时也是他存放一些“工作用品”的库房,兼备卧室功能,甚至外带浴室和小小的厨房。因此基本上也是转不开脚的,不过比起“书房”那张行军床,二楼的床倒是舒服得多,所以勉强称得上是个卧室。也幸而如此,这间小小的书店堪堪有位置,能够收留下张起灵。

吴邪让黎簇取来的是一个沙盘,和一些香烛纸钱。在小店角落一张干干净净的高几上,吴邪把沙盘摆好,便取出自己时常拿着的那本大书打开,准备撕下一页来。

然而他刚要动手,张起灵就拦住了他:“你要做什么?”

“找这附近的小鬼来问问话,”吴邪笑道,“不用担心,撕一点书页混在纸钱里烧,连我这种半路出家的都能扶乩。”

“不可,”张起灵不赞同地皱了皱眉,“若非性命攸关,不可轻取书页。”

“不至于吧,”吴邪道,“这书我撕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少过。”

“不可。”张起灵依旧摇头,神色严肃,“若要扶乩,我来做正鸾。”

吴邪失笑:“那也用不着,小哥你来头大,要是你扶乩不定会请来哪路大仙,不过我们是要找秀秀,就要找这地头上的小鬼,请别的就是舍近求远了。”

吴邪说着,视线一转,看到黎簇,一把把他抓过来,道:“有他在,我就不扶乩了。”

吴邪抓着黎簇来到高几前,道:“这是店里阴气最重的一个点,你在这里看着,我烧了香纸后,有小鬼过来就告诉我,我问话时,你转述他们的回话,一个字都不要少。”

黎簇忙不迭点头,那边王盟也关上了书店大门,房间里一片幽暗,除了吴邪点起的一对高烛再无光源。

吴邪在高几上摆出一排精细的纸扎祭品,取一沓纸钱夹在手指间,闭眼轻声祝祷几句,随即将纸钱向脚下铁盆中掷去:“尚飨!”

黎簇瞪大眼睛,看到那纸钱在铁盆中径自燃烧起来,许久不灭。

然而,黎簇环顾四周时,只看到阿宁懒洋洋地走进来,瞥了张起灵一眼就抱起胳膊站在一旁。

“来了几个?”吴邪低声问。

“额……只有阿宁……姐。”黎簇看到阿宁转头对他森然一笑,立刻识趣地加了个“姐”,并且在心中暗暗祈祷她不会真有一天逼自己喊“妈”。

吴邪皱了皱眉,又取出一沓纸钱,依样掷入盆中。

然而直到纸钱烧尽,都没有鬼再来。

“让吴邪别再烧了,”阿宁懒洋洋道,“我已经吃不完了。别的鬼不会来的。”

黎簇复述了阿宁的原话,吴邪甩了甩手里的纸钱,讶异道:“不会吧,黑瞎子还没卖过次品给我呢——说好的次品只卖给别人的。”

“如果不是次品,就要考虑别的情况了。”解雨臣道,“让几乎所有野鬼连祭品都顾不得吃的情况。”

“不会那么巧吧……”吴邪干笑两声,“我的地界上,还没有办过……”

“所以,轮也该轮到你了,”解雨臣拍拍他。

阿宁闲在一边,凉凉道:“喂,我是死的么?”

黎簇心道,你就是死的啊。可这话他不敢说,只好悄悄戳吴邪,告诉他阿宁很无聊。

“好吧,”吴邪道,“只剩阿宁一个宅鬼,阿宁,附近的鬼都到哪里去了?”

“不是猜到了么,鬼市。”阿宁冷笑一声,“垃圾。”

黎簇战战兢兢地转述了阿宁的话,没敢揣摩这个垃圾是指鬼市,还是指吴邪。

“何时开始?何时结束?”吴邪对“垃圾”二字置若罔闻。

“到今日午夜,七天整。”阿宁道。

吴邪与解雨臣对视一眼,两人皆是忧心。

“多谢。”吴邪简洁地说,又取出一沓纸钱,而后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多烧一些给你去逛逛鬼市。”

“呵。”阿宁不屑地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她走了。”黎簇告诉吴邪。

吴邪耸耸肩,依旧烧掉最后的送神钱,这次纸钱很快就燃尽,铁盆里干干净净,几乎没有灰烬。

重新打开灯,吴邪皱眉道:“时间不多了,如果秀秀被困在鬼市,我们最好现在就赶去找她。白天不那么好撞鬼市。”

“我随时都可以动身。”解雨臣干脆道。

“鬼市是什么地方?”黎簇好奇地问。

“顾名思义,就是鬼做买卖的地方呗。”回答他的是王盟,“不过现在大家交流得多了,妖市鬼市差别不大,妖怪鬼怪都会去的,主要买卖一些对修行有帮助的东西和防身法宝什么的。”

“那阿宁为什么不去,她不是也在这儿呆了很久吗?难道不想修炼吗?”黎簇挠头。

“谁知道她在想什么,”吴邪心不在焉回了一句,转而对解雨臣说:“等我一下,我马上准备好,我们去找秀秀,王盟看家,黎簇——”

“我去我去!老大带着我!”黎簇兴奋地跳了起来。

“行了,闭嘴,带着你,要听话。小哥……”吴邪犹豫了一下,看向张起灵。

“我同你去。”张起灵淡淡道。

“那好吧。”吴邪按了按额角,“我去准备一下。”

黎簇心中暗喜:这个鬼市听起来并不怎么危险,更何况有小哥在,几乎可以看作郊游。不过看样子吴邪和解雨臣对那个叫秀秀的女孩子行踪十分忧心,他也不敢表现出雀跃来。

同样并不觉得轻松的似乎还有张起灵。他看着吴邪的背影消失在楼梯上,沉吟片刻,转而跟上了楼。

TBC

评论(4)
热度(297)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