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拒绝一切影视化相关,请勿擅自联系,也会黑脸

【瓶邪】佛祖心中留(六-完结)

发完了,求一点反馈


(六)

远处的人影沉默良久,突然高举双手,仰天长啸。

遮天蔽日的雪尘纷纷而下,这雪皆是法力所化,非凡雪那般可以挥避,关根修为略逊,这样的雪瀑砸下,让他有些狼狈,被张起灵牢牢地搀着。

张起灵皱了皱眉头,“我先去杀了他。”

“小哥,不用!”关根脱口而出,“他已经死了,这是怨气而已。”

关根又低声自语:“应该也不算是被我气死的吧。”

张起灵点点头,平静道:“你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嗯?”关根缓缓眨眼,似乎是很迷茫的样子,“道友,我最大的秘密你都已经知道了。”

 

待雪瀑终于停下,放眼望去,那个人影已经消失不见,大地一片银装素裹,半点人气也无。

“这是他的结界,”关根道,“我等他报复也等了好久了,这下总算是彻底了却一段心事,我们去寻维系这结界的阵眼,将他的怨灵超度了吧。”

“你当真会超度?”张起灵淡淡问道。

“太小看我了吧,虽然我是个假和尚,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关根嗤笑,卖力从雪中拔出腿,向前走去。

这雪皆为怨气所化,结界中执念深重,两人都难以使出法力来,只得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着。张起灵走在前面,一只手拉着关根。

“这感觉倒是似曾相识,”关根笑着说,“长白山有一处地方也是如此,任谁也使不出法力来,大家都要在雪地里,一脚一个坑地往上爬……”

张起灵听到他声音里有微微颤意,自己握着的手也在微不可察地发抖,立刻停下脚步,回头去看。

只见关根踩在雪地里的一双脚,已经冻得发青。

张起灵皱起眉,二话不说,上前拦腰抱住关根,提个孩子似的一把将他整个人拔起。关根骤然被举高,以为他要把自己撂到肩上扛着,慌忙分开双腿牢牢夹住张起灵的腰,这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夹住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脸色瞬间从苍白变成通红。

张起灵却从善如流,随之调整了一下姿势,便一手托着关根屁股,一手提着刀,快步踏过雪地。

关根简直手脚僵硬,还得配合着放低自己重心,趴在张起灵的肩头。张起灵的手臂钢铁般稳稳托在他的臀下,自己的腿缠着他的腰身,胸腹紧贴着,气息交融……关根不由感叹自己果然是个假和尚,这段路真是分外难熬。

到张起灵找到一处石台,将他放下时,关根已把自己所会的那点佛经默诵一遍了。

张起灵却没有关根那样多烦恼,他放下人来,便立刻在石台边半跪下来,解开衣襟,抓起关根的脚踝,将他那两只冻得冰冷的赤脚塞进自己怀里。

足部骤然一热,经脉由滞涩到流通,针刺般的疼痛让关根不由得呻吟了一声。张起灵则是径直往怀里塞了两块冰一般,却连眉头也不皱一下,只是一脸严肃地帮他捂着脚。

“失效了。”张起灵淡淡道。

关根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想了想,笑道:“因为我心愿已了吧,心中执念自然消散了。”

张起灵继续道:“那么,你的心愿必定不是所谓的荡除妖魔。”

关根道:“说句公道话,虽然我的心愿没那么伟大,其实也差不太多啊!”

张起灵也不追问,只是不轻不重地开始帮他揉捏足底。

没按两下,关根就已经手软脚软地直想往后退,偏偏张起灵手劲大得很,攥着他的脚踝教他怎么也抽不出脚去。张起灵抬眼,只见关根咬着唇、双目微,脸颊红红的,眼神更是飘忽不定,左看右看就是不敢与自己对视。

张起灵不动声色,继续帮他捏脚,直到他血脉畅通,双脚明显有了血色为止,这才并指为剑,斩断自己一截衣服,把他的脚仔细包起来。

关根看着张起灵用自己的衣服裹住他的脚,反而笑了。

张起灵看他一眼,关根笑道:“我只是觉得果然是有因有果、报应不爽,这衣服撕得不亏,不然你想想,你把我的鞋子藏在哪里了?”

“你的鞋子?”张起灵微微皱起眉。

“再想想。”关根笑得同之前大不一样,那或真或假的淡泊渺远、温和包容的笑不见了,现在关根的笑容,更加接近张起灵回忆中的少年。

然而他脑海中浮现出的少年却没有笑。

 


 


————————————————————————————

后面走链接,虽然我也不懂为什么要走链接

总之戳我


评论(61)
热度(678)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