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拒绝一切影视化相关,请勿擅自联系,也会黑脸

【瓶邪】地狱新娘(章九)

(九)

在那个瞬间,我差一点笑出来。

我有点想知道那个躲在暗处的生物是个什么的心情,再想想又觉得我们贸贸然闯进来,估计把人家吓了一跳,还胆战心惊地出声恐吓我们,再笑话似乎就有点不厚道了。忍住了笑意,我看向闷油瓶。

那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幸好我已经习惯了他这种漠然,早就能从这张脸上捕获些别人看不到的信息了。跟他对视了一眼,他松开手,我拿着手电小心翼翼地走向洞穴深处。

那里面堆着些木箱,落了厚厚的尘土,脏兮兮的。在两摞箱子中间,缩着一团阴影,可能是察觉到我的靠近,他又向更里面的地方躲了躲。

我又好气又好笑,到底这是没什么干坏事的经验的。

“别躲了,我都看见你了。”我说着,就向那人探过身子。

就在这个时候,他迅速地猫下了腰,从我身侧嗖地一下溜了出去,虽说我是故意留了余地,但这人的反应也实在超出了我的预期,看来人被逼急了,都是能激发出潜力来的。

那人没有向我们来的地方逃跑,反而向另一个方向冲过去,我这才注意到那里也有个窄小的洞口,他身子一矮就要钻出去。

不过显然,这人只是个小角色,即使开了挂,也斗不过闷油瓶。

闷油瓶守在一边就是等这人自己往外跑,那人刚钻了一半,就被他利索地卡住直接拉了出来。

我们下来的时候洞口还隐藏的很好,也不像是近期有人从那里进出的样子,所以,当意识到这里还有其它人的时候,第一反应自然就是这里还有其他出入口。这下连问都省的问了,我走过去照了照那个洞口,黑黢黢的,一个成年男人从这里爬进爬出估计是不会太舒服的,闷油瓶那样会缩骨的例外。

之后我就去看刚刚抓到的人,40多岁的样子,非常干瘦,黑黑的脸,一双眼睛精光四射,一看就是很会打算盘的人。一把年纪的人了,刚刚为了吓唬我们学鬼知道什么东西叫,这会儿又被抓包,脸色自然是尴尬无比。

不巧,我还认识他,虽然我回老家的次数不多,但这人的传闻确实是比较奇葩,所以,我对他还算有印象。

虽然再嘲笑是不厚道了,但我开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带上了笑意,“崖叔,您在这儿是干吗呢?”

吴老崖蹲在地上不做声,只是抬头很怨毒地看了我一眼。

他这一眼看得我莫名其妙,实在想不出我能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就算是他钻狗洞被我抓到,也不至于这么着吧。

“崖叔,这是什么地方,你知道什么,不如都跟我讲讲成么,您看,最近出了点乱七八糟的事还跟侄子我牵扯不清的,您帮我把这事理顺了,回头我登门拜谢。”我也蹲了下来,摸出烟盒递到他面前。

吴老崖啐了一口,才恨恨开口,“少废话,就是你们一家子干伤天害理的买卖不积阴德才招了不干不净的东西,老子儿子没出娘胎就给你们害死了!”

我这才想起来,九公确实提过,吴老崖家的怀了身子又小产,生了个死婴,这事儿据说也算在我没娶女尸的头上了。靠,我这真不是一般的冤,听他那口气,这不知道的八成还以为我是殴打孕妇了还是怎样。

这么一想我口气也就不大好了,“崖叔,你自己家的事,怪到我头上,这不合适吧。”

“那你的意思是,我把自己儿子害死的?”吴老崖脖子一梗,青筋都暴了出来,“老子是对婆娘还不够好啊?她怀个孩子,光鸡都炖了八九只,老子对婆娘还不够好啊?合着吃那么多鸡,就该给我生个死孩子啊?!”

操,怀八个月孩子吃了八九只鸡,好到令人发指了吧。现在又不是困难时期物质匮乏,怀个孩子都还不能吃好点,吴老崖他老婆也实在是可怜。

说起这个吴老崖,他之所以让我也给记住了就是因为他的抠门实在是传说级的,他自己家里就是养鸡的,但平时家里很少吃鸡肉,除非是鸡得病了死了,才会宰了煮了打一次牙祭。这人胆子小又没本事,不敢跟着三叔干,看见别人下地有得赚,自己又眼红得不得了,嘴巴就特别的酸,挺不招人待见的。

一想这人平时的行径,我又有点理解他为什么来来去去地念叨那八九只鸡了,也不知道他心疼的到底是没出世就夭折的孩子,还是白白投资了八九只鸡也没生出儿子来。

那人还在念叨,“格老子的,连着十几天顿顿喝鸡汤,还喝出问题来,给老子生个死小鬼……”

连着吃了十几天的鸡?我觉得事情不大对,“崖叔,你那鸡,是自己宰的,还是病死的?”

吴老崖看我一眼,“鸡子没精神卖不出去,老子不自己宰了吃,还得挖个坑埋了再立个碑是不?”

操!我站起身,一脚踹到一边的土墙上,“你自己给老婆吃瘟鸡把孩子折腾死了关你爷爷我屁事!”

到底是一个村子里的,年纪又比我大,我不好直接踹他,只能踹别的东西来泄泄愤,要是换我三叔来,估计早一脚把这人踢翻了。

不过这一下好像也对吴老崖有一点震慑作用,他不敢再念叨什么鸡和孩子了,老实了下来。

我压着火气,继续问他,“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无非是以前躲小鬼子反扫荡时用来藏东西的地道罢了,”吴老崖闷闷地说,“现在是搞什么鬼用的,这你得问你自家三叔去。”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皱了眉头,三叔是出事之后才叫回来的,虽然他坑过我很多次,但如果说这件事和他有关系,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信的。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他对着那堆木箱扬扬下巴。

闷油瓶率先走过去,从箱子上的积灰来看,有几个近期确实是被人打开过,有一个箱子盖大概之前是被吴老崖推开过,掀起了一半,我捂着鼻子跟嘴巴,继续掀箱子盖。

手电光照进里面,露出了一双干枯、脱水的极像人类的脚的东西,我心里咯噔一下,再仔细看时,果然是一具干尸,已经脱水的不成样子了,面目很是狰狞恐怖,乱七八糟的毛发就像杂草一样,这具尸体浑身赤条条的,因为干得很厉害,肋骨条都能看的很明显,倒是还能看出是具女尸。

我沉默着看了闷油瓶一眼,他垂着眼睛研究这具干尸,依旧没什么情绪变化。

之后,我俩又打开了另外几个箱子,另外几个压在下面,我们也没去动,其中只有一个箱子没有尸体,里面放这些腐烂的稻草,其余的无一例外的放着一具尸体,有干尸,也有已经烂的只剩下骨头的。空气里头还有种说不出的难闻味道,倒是有一点点熟悉。

我们翻完了几个箱子——或者叫棺材,一时间我也说不出话来,只能说这种场景我还从没见过,这里不是古墓,却藏着这么多人类尸体,虽然明知道这里不过是一段普通的地道,却又让人不寒而栗,阴冷之感不输于古人墓中的殉葬坑。

察觉到我的沉默,吴老崖哼了一声,“你敢说这跟你们家没关系?”

“没,”我想都不想地回过去,定了定神,“我三叔下地也是为了捞好处,弄这些有个什么好处?”

说真的,我只知道以前有盗墓贼盗了鲜货,把刚下葬的死人身上的陪葬品拿走后找个地方弃尸,但绝对不至于这么认真地收拾起来藏在一起,这种做法实在比单纯的求财倒斗更恶心,也更不可理解,我直觉三叔不是会这么做的人,至少据我所知,他绝对没有收集尸体的怪癖。

“你到底是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的?”我转去问吴老崖。

开始他还想给我装装流氓,赖着不说,但是后来闷油瓶盯着他看了一小会儿,还状若不经意地活动了一下手腕,可能刚才被闷油瓶抓住拖回来的时候对他的力道有了些直观认识,这个色厉内荏的家伙就装不下去了,向我要了一根烟,就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原来,早先的时候,吴老崖是在这个山头的背面发现有人偷偷地养着一只大狗。那狗被铁链子锁在一个石头洞子里,也不叫唤,就是看人走近了就开始喷粗气磨牙,像是凶得很。那个地方很偏僻,少有人去,吴老崖最初没有在意,想是谁弄了一头凶犬,在村子里养不方便,就拴在外头,以往也有人这么干过,而且那种特别凶的狗多半是养了生崽再卖出去看家护院的。要是在外头养只猪或者羊,是很有可能被顺走的,但这种不爱叫特别凶的狗,就算再值钱,也没人敢顺,保不齐就会给逮住来一口,那就得不偿失了。

直到后来,村子里出了怪事,又听说我老爹就是被一只大狗给咬了,他才又想起这么回事来。

吴老崖想着估计就是因为我三叔做的坏事太多,才招了鬼都来报复,心里也很是幸灾乐祸。因为事情实在太邪行,他不知深浅,没那个胆子去插一脚,又有点好奇,就拐回之前他见过狗的地方,想再看一眼,谁知,他这次回去,那只狗已经不见踪影,然而石洞里确实有装食物和水的铝盆,证明确实有人曾在这里养过狗。这么一来,似乎事情就不止是鬼神作祟那么单纯的了。

吴老崖在洞子里转了几圈,今天的太阳很好,阳光下,石缝里有个什么东西一闪,他去捡了起来,竟是个小小的金扣子。吴老崖的心跳一下子就快了起来,难道那狗养在这里是为了守什么好东西不成?毕竟这村子里淘沙的人实在不少,也难怪吴老崖会往那方面去想。

吴老崖清理了几块石头,露出了个狭缝,本来吴老崖的胆子是不大,但这会儿金扣子就攥在手里,他脑子里想的全是要发财了,就这么爬了过来,却万万没想到,这里没有什么财宝,有的只是破木箱子和尸体,而我和闷油瓶,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下到了这里。

“崖叔,那个扣子能给我看看么?”听了吴老崖的叙述,我沉吟片刻,才开口道。

吴老崖瞪着我,眼里写满了不信任。

“我看完了绝对还你。”我按着脾气解释,心说是不是真货还另说呢就这么不舍得。

在旁边神游发呆的闷油瓶慢慢移回视线,看了吴老崖一眼,这一眼把他看的浑身一个哆嗦,接着就不情不愿地摸出扣子递给我。

扣子刚拿在手里的时候,那个手感就让我我暗暗地吃了一惊,那是个老式纽扣,不像是新做的,但也不是什么古董,不过,这绝对不是铜锌合金的冒牌货,十有八九,这是一枚真正的金扣子。


TBC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修存稿多么的轻松啊

评论(17)
热度(378)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