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拒绝一切影视化相关,请勿擅自联系,也会黑脸

大张哥的金钱观

这是一篇闲扯淡。

说点废话,突然想掰扯一下老张的金钱观。

实际上在铁三角的相处之中,体现出来的金钱观就是谁都不特别在乎这玩意儿,小哥可以朝吴邪要钱买东西,小花来抄家抄走胖子的家底胖子也就是口头挤兑吴邪,他们需要钱的时候可以很自然地把钱放在一起计算。

在三叔最近更新的南部档案外篇(爱奇艺阅读)(嗯,看似漫不经心地提起)里有这样一段话:

此外,小张哥联络张家余力,在杭州城里了最新的档案馆,杭州档案馆。准备创业,首先他们想干的就是在杭州设置飞坤巴鲁庙,这个行为被西湖区城管成功的取缔了。

其实我一直有疑问,张家的人的收入来自何处,虽然他们也确实花不了多少钱,但我养这一大家子,也确实是烦人。


当然,吴邪这么说并不意味着他真的在养活张家全家,毕竟其他文中还没有佐证,结合上面那些带有调侃的语句,我认为吴邪这里说的养活这一家子可能是:1.在小张哥和一些张家人来到杭州试图设置“飞坤爸鲁庙”(打这些字的时候我真的没有笑崩)时招待过他们,也算是养了。2.吴邪没有真的上手养张家,但是已经替他们操心起经济来源,并且认为如果他们没有经济来源,养活这一大家子的重任就会落在自己身上。(微笑,我不晓得吴邪你为何会有这种自觉吼)

第一种可能性是根据前文进行的情景推理,第二种可能性是抠字眼推理,因为他的表述说的是“花不了多少钱”,如果真的养活过,那应该是“花不了我多少钱”。


其实盲塚的开头的小张哥,风尘仆仆,衬衣洗到发浆,看起来不是很有钱的样子,以他在幻境中大手大脚给钱收买小蛇的架势来看,我认为张家人对待钱财都是当用则用不会心疼,不刻意敛财,自身欲望比较淡薄,没钱的时候也有的是办法行事。他们都很有能力赚钱,需要花钱办事绝对不会小气,也不会以没钱为耻。

当然这个家族必然有自己的积累,现在没落了,这是另一回事。

当时在小张哥身边的是张千军,两个人身上保留着浓重的旧作风,包括这个什么在杭州建立飞坤爸鲁庙(吴邪称之为“创业”,妈耶,赚香火钱吗,也许真实业务是滴滴打人哦),非常非常与时代脱节啊!想想他们试图搞飞坤爸鲁又被城管取缔的懵逼样子,我就……真的没有再次笑崩。

这些张家人,就像是小张哥一样的传统张家人,没落派代表。

张海客的那一支张家外家其实已经是海外分家了,在香港的张海客,应该是比在深山老林里蹲着的张家人更加了解时代变化的,不管怎么样,我相信张海客肯定是不需要吴邪养的。后来提到的他们去挖矿搞船运,大概是传统张家人也意识到了创业之路在何方,决定先巩固经济基础,再谈崛起吧!

小张哥这些人,其实也很不容易啊,经历过家族的由盛转衰,外貌是年轻人,思想却停留在旧的时代,很多曾经习以为常的事情都已经彻头彻尾地改变了,我其实是可以理解他不停地劝大张哥回去重振张家的心情的,年纪越大,越固执嘛。为他点一首歌……不是,送上诗歌吧!

       张海盐:

  江南柳,叶小未成阴。人为丝轻那忍折,莺怜枝嫩不胜吟。留取待春深。 十四五,闲抱琵琶寻。堂上簸钱堂下走,恁时相见已留心。何况到如今。

以上诗歌引用依旧引用自三叔最近更新的南部档案(爱奇艺阅读)(再次看似漫不经心地提起)


绕回来,吴邪如果是还没有真的上手养张家人,为什么会知道他们花不了多少钱呢?

那自然是因为他养着张家的头头大张哥了!

参照藏海花里的记叙,老张在找人办事的时候,出手非常阔绰,和小张哥那时候一样,为了达到目的,需要人事物,花钱能办到的,那钱必然就会花到位,不啰嗦,不打折扣。在他们看来,花钱,只是达到目的的一种必须手段。他们自己则只需要生活必需品,没有爱好,不热衷享受。

张家是一个高度统一的家族,张家人具有很多相似的特质,因此吴邪能从老张身上推断出真的养活这一家子也花不了多少钱,也会为其中的例外张海盐的“贱”感到惊讶(南部档案中给张海盐的评价是“南洋第一贱人”嗷)。但小张哥即使是贱了一点,他也确确实实是目前我们所见的,最坚定的想让张家恢复往日盛势的人,他的身上,必然也有根深蒂固的张家教育的影响。比如说,即使是面临过生死考验,他也能淡定如常地吃东西,每一口的分量都能保持一致,生死关口面前,他非常淡定,不会受到影响。(来自南部档案)(爱奇艺阅读)

也许私底下,他也是个体面人呢。


我想,大张哥的金钱观,基本也呼之欲出了:利用却不着迷,淡漠却不漠视。金钱这个东西,虽然有用,想必对于大张哥来说,却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左右不了一个垂死之人的命运,燃不起一垛雪掩雨浸的湿柴,它十分必要,可以买来向极恶之地前进所需要的一切,它也十分渺小,不足以献与爱人换取一寸真心。

来之,不以为喜,失之,不以为悲。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界大牛表示,他认为以上说法纯属装逼,当年跟大张哥借钱,这位张姓朋友口袋一翻,跟他一样毛也没有一根……穷是穷的嘞……


总之,大张哥整体还是神秘的,但也许我们可以通过其他一些张家人的行为表现中再多从侧面推测一些老张的特质。说到这里,聪明的朋友应该已经明白了,在爱奇艺阅读观看并催更《南部档案》也许会是行之有效的一个办法呢!


大张哥的金钱观,贫穷如我可是达不到的。

其实我主要是怕三叔又弃坑逃跑,觉得应该多拉几个……不是,是找人一起监督三叔嘛(微笑)

从张家人的故事缝隙里能透露一点大张哥相关内容,那也是极好的。







评论(34)
热度(600)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