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拒绝一切影视化相关,请勿擅自联系,也会黑脸

【瓶邪】旧瓶新酿(中)

不好意思拖了好久,给跪了,最近好多事情的说,断断续续想产粮,但是都没能如愿更新…………

总之终于可以喘息一下更一点,看在我态度还算端正的份上,不要揍我。

虽然我是越写越傻雕了没有错!


(中)

忽悠人是我的老本行,我开口的时候甚至习惯性地想点一支烟,翘个二郎腿,摆好pose再神神叨叨地开始讲故事。但是手刚伸到裤兜我就想起来了,我现在是戒了烟的人,只好遗憾地端起碗喝了口汤,接着开始编。

“当年你不是在西沙那里,想起来一点二十年前的事吗?”我说道,“后来你又追着线索,找去了云顶天宫。同行的人还有陈皮阿四,我也在队伍里,后来我们又遇见了阿宁他们,裘德考的人。这些人你都还有印象吗?”

闷油瓶淡淡道:“我知道陈皮和裘德考。”

“是吧,我可没骗你。”我淡定道,“后来陈皮阿四折在那里了,你是跟我和胖子一起出来的。出来之后呢,你反正没地方去,我们先带你在吉林玩了半个月。”

“对对对,”胖子点头道,“也有胖爷我的份儿啊,咱们一起嗨的。那时候大潘还在,还有几个老外,嚯,毛子就是能喝!”

闷油瓶眉头微微一皱,神色淡然地看着我。我心说不好,他可能起疑了,不能吹得太飘,闷油瓶虽然失忆,应该也对自己的行事章程有数,他其实不是那种会浪费时间在玩乐上的人,对他而言,时间只有两个用途:要么是办正事,要是为了办正事而休养准备。

于是我立刻长叹一口气,假装遗憾地说:“可惜小哥你不太合群,我们唱K你发呆,我们喝酒你睡觉,我们玩球你神游。那时候我们还在说,你这么没兴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要和我们待在一起,那时候我还想过,是不是我们当中的某个人身上有你感兴趣的线索呢。”

我说着,把桌面一拍,中气十足道:“那时候我可真没想到,小哥你深藏不露啊,原来你那时候就看上我了啊!”

胖子从闷油瓶看不到的角度递给我一个“在下佩服”的眼神,为我的厚脸皮点了个赞,然后非常配合地说:“是啊!就算是胖爷我,也想不到这一层不是?没想到啊,小哥你那会儿就看上我们小天真了!小哥你说说你这眼光,那可真是毒!一眼,就看中了我们小天真,那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天真他吧,又傻,又倔,整个一愣头青,身手还差,这一般人能一下子就选对宝吗?那不能够!”

“我说胖子你不损我是不舒服怎么着?我怎么就没人看上了?我跟你说,我粉丝多着呢,我的后援会搞个联谊,一人磕一把瓜子儿,瓜子皮儿都够淹死你。”

 “呦,得了吧天真,这还不是多亏跟你胖爷学了不少精髓,现在才有点粉儿,那时候你哪儿有粉丝啊?你要有粉你早飘了,怎么单身那么些年的?”胖子嗤笑道。

“拉倒吧你,我单身那是因为我……”我瞥了一眼闷油瓶,冷淡道,“因为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胖子一下子就喷笑了,闷油瓶欲言又止地看了我一眼,竟然再次端起碗来喝了一口汤,继续吃起早饭来。

我瞪了胖子一眼,示意他不要笑了,没看小哥这都要不相信我们了。

“小哥,我知道你可能现在不相信,但是人是在不断变化的,你此时的想法,和那个时候当然是不一样的。”我深沉地说着。

胖子忍着笑敲桌面,用敲敲话跟我说:“吹牛不上税,小哥是失忆又不是傻,他不信你可甭赖你胖爷我。”

我用敲敲话回他:“那也得你配合我,你先控制一下你自己。”

胖子继续敲敲话说:“我够给你面子了,你整这一出是想干嘛?真是时间久了就不懂得珍惜,小哥失忆你不心疼,光想着玩。”

我怒敲桌子:“滚你的,我这他妈叫乐观!”

胖子:“少瞎扯,你就是大猪蹄子!”

我和胖子激情敲桌子沟通,一时间无人开口说话,气氛非常诡异,闷油瓶看了我们一眼,淡淡道:“还吃吗?”

“吃饱了。”我下意识回答。

闷油瓶点了点头,站起来端起我的碗,进了厨房。

“可以啊,”胖子低声说,“你看看小哥这情操,这素质,失忆了还不忘干家务,心态稳得很啊。”

我让胖子少说废话,起身走到厨房门外,倚着沙发看他洗碗。

在最初的困惑和警惕之后,闷油瓶看起来非常平静,几乎和往日一样淡定,完全没有因为记忆出现断层或者人际关系发生巨大改变而显露出丝毫的慌乱。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也没有什么表示,就在我的注视下淡定地继续洗碗。

我抱着胳膊,故意问道:“我说了这么多,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闷油瓶洗着碗,淡淡道:“你没有说重点。”

我不满道:“怎么没说重点了,回忆一下咱们的伟大友谊就不是重点了?你想知道什么重点,想知道你就直接问。”

闷油瓶道:“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我愣了一下,心说是啊,就闷油瓶的性格来说,他肯定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卸下那些担子,在一个小山村里养老,其实别说是他,就连我,当初也以为闷油瓶不会和我一起来雨村,即使来了,也很快就会离开。我没想到的是他不但来了,还安安稳稳地在这里扎下根似的住下来,就好像他一直等着这么一天,等着在一个偏远安静的小山村里住下来,养鸡种菜巡山打猎,过着最普通最乏善可陈的生活。唯一的变数就是他不但在雨村住了下来,还在雨村把我给睡了。

我想了想,正要开口,胖子突然在我身后道:“小哥,咱这也是没办法啊。”

胖子叹了口气,感慨道:“兔崽子没娘,说来话长啊……”

我看着胖子,觉得有点懵,不知道他是被激活了哪方面的表演欲,明明刚才还在谴责我戏弄失忆的小哥不地道,这会儿他自己却戏精上身,饱满丰硕的脸盘子上挤出了三斤明媚的忧伤,时常冒出精光的小眼睛忧郁地那么一撇,愣是泄洪般地流出满满一缸的婉转惆怅。

胖子幽幽地说:“小哥,胖子我对兄弟一向掏心掏肺,你和小天真那是我认准的兄弟,这辈子都是兄弟,甭管去哪儿,甭管你们变成啥样,兄弟是一辈子都不变的。你要问咱们仨怎么会在这儿,天真他心里弯弯绕多,不好意思说,只能由我这个做兄弟的说出来了。这事起头就是因为你们老张家有个什么破门没关好,你去看了几年大门,天真想你想得慌,可劲儿作了几年,结果作出了事儿来……”

胖子说到这里,我还以为他要说以前那些烂事,连忙要拦,连闷油瓶也在胖子提到“门”时眸光一闪,神色严肃了两分。

谁知我刚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喝止胖子,他的下半句话就秃噜出来了:“……几年下来,天真的身体发生了惊天巨变,你出来后不到一年,我们天真,他就有了。”

????

胖子眼风一飞,短粗食指直直指向我的肚子,我下意识一个抬头挺胸收腹提臀,把这两年松散生活养出的小肚腩用力往里一吸,茫然地对上闷油瓶有些复杂的目光。

“小哥,你应该是不记得了,其实你们老张家掌握着有关这个世界的一个大秘密,”胖子神神秘秘地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咱们人类,是有六种性别的……”

我:“…………”

胖子顿了顿,皱眉想了一会儿,然后把胖手一挥,道:“哪六种胖爷我也就不细说了,反正就是太事儿逼的那些,后来都死球了,现在地球上的人,基本都和胖爷我一样,是个哔——”

“我看你是个傻哔!”我忍不住骂道。

“天真你别插嘴,让胖爷我说。”胖子不耐烦道,“但是你们老张家还传承着一种古老而牛逼的血统,就是那个什么艾薇儿——不对,是阿尔爸,阿尔爸血统,这个血统厉害啊,谁见了都得跪下叫爸爸,打谁谁服气,瞪谁谁怀孕。这天真吧,因为作得厉害,结果活生生把自己给作成了一个哦妈妈,这种哦妈妈体质的人呢,就特别容易当妈妈,你们一个阿尔爸,一个哦妈妈,这几年不见小别胜新婚,干柴烈火来了那么几遭,这不,就造出了人来了!因为怕天真怀孕生娃太打眼,咱们才跑到这山旮旯里来躲着,前段时间这就是一直在准备着,等到天真显怀了,咱们仨一起躲到山里去,这边环境好空气好,让天真顺顺当当把娃生下来,咱们再抱回去,就说是乡下捡的,这不就齐活儿了!不信你看看这个!”

胖子说着,提起了闷油瓶巡山时常背的登山包给他看,洋洋得意道:“这几天小哥你就天天进山里屯粮盖棚做准备呢。”

胖子洋洋洒洒说完,我的心情万分复杂,一时竟然张不开口反驳,完全被胖子这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给震住了,脑子里全是魔性的“阿尔爸”和“哦妈妈”。

再看闷油瓶,他的神色乍一看如往日一般平静,但是细细看来,那平静中有着一丝丝无奈,无奈中透漏着一缕缕茫然,茫然里带着一点点狐疑,狐疑里隐藏着一星星探究。

再看一眼,那一切复杂的情绪又都好像是我的错觉一般,通通消失不见了,闷油瓶恢复了一贯的冷静淡然,扫了我们一眼,又转身去洗他的碗了。

胖子还在那儿嚷嚷:“小哥啊,我跟你说,天真肚子里这个兔崽子,有你的一份,有天真的一份,那也就有胖爷我的一份……”

“你鬼扯什么?什么叫有你的一份?”我一个头两个大,下意识地呛他。

“哎天真你这可就不对了,胖爷我陪你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抱窝,陪你这一路走得是流血又流汗,赔命又赔钱,这娃怎么就没胖爷我的一份儿了?怎么着,还当不了你娃的干爹了?”胖子煞有介事地说,“反正就是,小哥你虽然失忆了,娃,那还是你的娃,可不能不认啊,你要是不认,咱们小天真那个惨呦,年纪轻轻的,就得一个人当爹又当妈地拉扯娃,那叫一个苦哇!小白菜呦,地里黄呦,两三岁呦,当了娘呦……”

胖子说着说着就要唱起来,我忍无可忍,把袖子一捋,就要揍他。

我和胖子在那里毫无意义地厮打,闷油瓶已经冷静地洗完了碗碟,擦着手转身看向我们,黑白分明的眼珠向我们轻轻一瞥,我俩下意识地停了动作。

闷油瓶向门口走来,走到我们身边时,脚步突然一顿,目光一动,向下落在我的肚子上,我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再次抬头挺胸收腹,把小肚腩吸了回去,飞快地说:“我不是,我没有,他瞎扯。”

闷油瓶又看了我一眼,突然伸出手,摸了一下被我绷得紧紧的肚腩。

他这一下又轻又快,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做了什么,闷油瓶已经收回了手,若无其事地从我和胖子身边擦过,离开了客厅。

我愣住了。

妈的他转身时是不是笑了一下!这他妈有什么好笑的!

TBC

PS.因为小哥他记忆停留在西沙那里,大概会因此想起吴邪给胖子涂爽肤水时怪(傻)可(fu)爱(fu)的样子吧。

那一笑岂不正是心动的开始呀!(正色)

评论(121)
热度(1489)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