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拒绝一切影视化相关,请勿擅自联系,也会黑脸

【瓶邪】人设(四)(《我以为我的男神喜欢我》续篇)

番外写得有点太散漫了,希望不要嫌弃呀……


(四)

我估计着以闷油瓶的实力,背着我做俯卧撑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问题是他现在就用两根指头撑着,发丘指再怎么牛逼,我也是一百来斤的重量,直接上去万一给压骨折了怎么办?所以我也不敢说上去就上去,坚持要他换了两只手掌撑着地,这才爬到他背上去。

闷油瓶撑得很稳,我爬上去又调整姿势,他连动都没有动一下,等我坐好,他就继续做俯卧撑,我一百多斤一个人就跟不存在的一样,对他毫无影响。

为了尽量不影响他动作,我坐在他肩胛骨下面,腿只能曲起来,把脚放在他的膝弯上面一点的大腿上。闷油瓶果然做得游刃有余,他第一次撑起来时我没准备,不由得往下滑了一点,他还用左手抓了我一下,然后就把手放在我的腿上不动了。

接下来就都是单手俯卧撑,我这个姿势回头也看不到他是不是又只用了发丘指,只得自我安慰看他这么轻松的样子,应该不至于把他手压折了。

闷油瓶的背部就像是一张绝世的好弓,这下我能清晰地感到他的肌肉绷紧又舒展,带有行云流水的力量感,触感比观感还让人心驰神往。我的手按着他的背肌,不由自主地想到很多事情,我一直都知道他的身体素质常人拍马难及,但是第一次清晰地产生“闷油瓶的背肌很漂亮”的念头还是在蛇沼三叔的废弃营地,闷油瓶糊了一身泥巴回来要冲澡,偏偏我那时候没有现在的眼力见儿,就傻愣愣地坐在原地看他也不知道回避,幸好闷油瓶不那么讲究,只是看了我一眼,见我不动也没说什么,自己转了身背对着我就开始往身上浇水。因为常年在地下的原因,闷油瓶皮肤很白,我当时其实是发着呆想我那一脑门的官司,眼睛无意识地就落在闷油瓶身上,看到他身上污黑的淤泥被冲下来,露出对比之下越发白得抢眼的皮肤,他的肌肉紧实而分明,随着动作拉出一道道流畅好看的线条来,我看着他的背,有那么一个瞬间,心思根本就不在那繁复磨人的谜题上,而是不由自主地去想闷油瓶连背上的肌肉都这么碉堡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在那时候,我还非常正直地想过,这里的肌肉运动起来时的手感是怎么样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后来我就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

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和闷油瓶睡过了,我现在再回忆往事的时候,时常会对自己那时候的“正直反应”产生一点叹服的情绪,因为以我现在的心情再来看那些事,根本就正直不起来。怪不得当初胖子说我和闷油瓶谈恋爱了我就毫无障碍地接受了,怪不得小花秀秀他们就笃定我和闷油瓶迟早要搞到一起去,只有我自己沉浸在好兄弟、老父亲的人设里不可自拔,有意无意地回避掉了其他的可能性。

这样想着,我觉得自己有点蠢,就有点郁闷。

但是难得坐在闷油瓶的背上,就不该沉浸在这种负面情绪里才对,我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从脑子里赶出去,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小哥,”我兴致勃勃地提议,“我换个姿势,我们一起做俯卧撑怎么样?”

闷油瓶捏了捏我的腿以示同意,然后把左手也收了回去撑着地,让我换姿势。

我之前为了健身,下过一个APP,那里面除了健身指导以外,还有供健身爱好者交流的社区,最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本正经炫耀腹肌胸肌腿肌各种肌的社区里,突然涌入一大批虐狗狂魔,好多情侣都在发双人健身的照片和视频,什么双人俯卧撑双人深蹲双人仰卧接力的,后来秀恩爱的阵仗愈演愈烈,就算对象不是健身爱好者也要强行出镜秀一波,比如背着妹子做俯卧撑、托举妹子之类的。我当时还嗤之以鼻,想着爸爸和对象要玩也是玩双人荒野求生的,这个明显不够看。没想到其实我也未曾免俗,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攀比心的。

不过闷油瓶子拿出去攀比又不可能输,有什么比不起的。

我掉了个头,脚勾着闷油瓶的肩膀,手撑在他的脚踝上,吸了一口气,维持着平衡,慢慢撑起身体。双人俯卧撑其实还挺讲究默契的,理论上可以先由闷油瓶屈肘下沉,等他重新撑起来时我再屈肘做俯卧撑,这样交错着做;也可以我和他同时屈肘同时回撑,这就得保持同步。我正在想是先从哪种做法开始试起,就听到屋门被人敲响了。

张海客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族长,你们没休息吧?我进来了。”

确实,离休息的时间还早,我本来是打算拿换洗衣物去洗澡的,所以进屋时门是虚掩的,张海客随手一推,门就开了。我的位置刚好能看到门口,我稍微偏了一下头,就看到张海客的腿迈进屋里,然后顿住了。

他可能没想到我和闷油瓶正在房间里做运动,不过我很坦然,俯卧撑是很纯洁的运动,我们俩现在这个姿势,如果是面对面,那才是不合适他进来看。我甚至觉得他来得刚好,因为我突然意识到,我虽然有心攀比,但是并没有人帮我拍照!

于是我摸出手机,放在地上一推,让手机滑到他脚边,招呼道:“你来得正好,来来,帮我们拍个照。”

张海客好一会儿没动作,他终于慢慢地蹲下身捡起我手机时,我已经有点不耐烦等了,干脆试着趴在闷油瓶身上做了几个俯卧撑,闷油瓶先是不动,等我又做了几个之后,他突然开始按着我的速度,和我同步屈肘又回撑。

我们两个几乎是同时上升下沉,这个感觉好玩极了,闷油瓶和我特别有默契,或者是他随时都可以调整自己的速率,反正总能特别完美地配合到我的动作,我感觉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有点兴奋起来,就对张海客喊道:“帮我拍了吗?来再录段小视频,别拍到脸。”

我的余光能看到张海客慢慢往我们这边走了几步,这时我才发现,张海客身后,还有其他人!

房间门被完全推开,又有几双腿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几个张家人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站在张海客旁边,所有人都沉默着围观我和闷油瓶。

我一脸懵逼,机械地维持着做俯卧撑的动作,但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打乱了频率,幸好闷油瓶调整得及时,所以没有出什么岔子。

闷油瓶察觉到我的心不在焉,没再做多久就停下了动作,拍了拍我的大腿,我干脆爬起来,又坐回闷油瓶背上去,从正面打量这几个张家人。

除了张海客,一共还有七个人,一个吊梢眼的高挑美女,四个青年男人,两个中年男人,他们这会儿全都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张海客抽了抽嘴角,把手机还给我,道:“帮你拍了,但是……你还不打算下来吗?”

那七个人的眼神瞬间变得一致起来,很明显是对张海客的话满满的赞同。

我本来是可以下来的,但是他们这样无声地催我下来,我就不怎么乐意了。更何况,闷油瓶根本就没甩他们,我坐回去后,他又自顾自地重新开始做他的俯卧撑,左手也重新放回背上,就贴着我的腿。我干脆把闷油瓶的手一抓,笑了笑,信口胡扯道:“你们族长在练手指呢看见了吗?他嫌强度不够,才要我帮忙的,小哥这会儿还练着呢,他练完了我就下去了。”

以闷油瓶的听力,是不会不知道这些人过来了的,闷油瓶显然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理他们,我也乐得狐假虎威,得意地看着张海客笑。

张海客应该也想到了这一层,他对闷油瓶的脾气也算了解,很快就放弃了无谓的努力,泰然自若地面对着闷油瓶的背影介绍起他身边的七个人来,听他所说,这些人应该都是分家中比较有影响力的头领,也不全是海字辈的,最后,张海客说道:“他们几个也会住在这个院子里……”

张海客似乎还有下文想说,但是他顿了顿,又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叹了口气说:“族长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知道了。”闷油瓶淡淡应道。

张海客和那七个人对了对眼神,他们就又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张海客把门掩上的时候,我听到他对他们说:“我跟你们说过了,他的性格很难搞,就是在张家里也绝对算是难搞的……”

 

我实在没忍住,笑了起来,其实我还特别想跳起来,打开门冲他们说“是的,是很难搞,但是我搞定了,气不气?”,多亏我有引以为傲的自制力,还是按捺下了这种冲动。

我抓了抓闷油瓶的手,问他:“你说这些人,要出多高的价码,才能住进族长的院子里套近乎?”

张海客我是知道的,闷油瓶院子里的床位说不定他是拿来明码实价拍卖的,这事他绝对干得出来。

我又想了想,一本正经地问道:“那坐在族长背上,要多高的价码?”

闷油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放低身体,抓着我的手把我往旁边拉了一下,我一时不防,趴到了旁边的地毯上。

“你出多少?”闷油瓶坐起来,注视着我,问道。

我装模作样地想了想,摸了摸口袋,想掏个硬币出来给他,然后恶霸样地说一句“包整年的”。

结果我摸来摸去都没摸到硬币,最后绿着脸摸出来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来。

“包年吗?”我把那个不知道何时溜进我口袋的套子拍到闷油瓶手上,自暴自弃地说。

闷油瓶捏了捏那个套子,很快地笑了一下。

TBC

评论(80)
热度(1616)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