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拒绝一切影视化相关,请勿擅自联系,也会黑脸

【瓶邪】抱蛋(cross,伪生蛋)(一发完)

嘛,偶然翻出来这个文,想到还没有发过,这是我的《麒麟土狗》和 @东帝沧阳 的《龙蛇混杂》两篇文的cross之作,前半截是阿沧写的,后半截是我写的,本来他说好给我出本做G的,后来没时间写完,哎呀我就气呀,就干脆自己把它写完了……总的来说还是算他给我的本子G文吧,反正本子完售有段时间了,放出来看看

时间线上应该是在麒麟土狗番外的《十年一梦》中间,《妖犬海》之前,是吴邪为小哥重塑肉身期间的事。整篇文在我lof都有的。阿沧的《龙蛇混杂》lof似乎就没有发,大家可以自行找一找2015论坛(论坛我确定有)或者微博吧。论坛地址点我(正经脸我不是打广告的)(我们是超严格瓶邪洁癖论坛)

论坛管理亲切提醒我加一句!要申请论坛账号请先看版规!按版规申请!

另外说一嘴,《我以为我的男神喜欢我》完结了,现在在搞印调征集,有兴趣的可以暗戳戳点我


抱蛋

(一)

初春时候阴雨总是下个不停,即使是神仙也会有些骨头发霉。

吴邪醒时发现自己腹下有什么东西硌着。昨夜和张起灵翻腾了一晚上,之后相拥着沉沉地睡了过去,腹下那物他以为是张起灵的角或是别的什么东西。眯眼感受了一会儿,吴邪突然觉得不对,那是一个半个拳头大小的圆形物体。

他下意识地就用神识去探,这一探不得了,吴邪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

那是一个蛋。一个上面附有他和张起灵的“气”的蛋。

本来还懒洋洋地躺着的吴邪一下就蹿得三尺高,把旁边的张起灵也一块儿弄醒了过来。张起灵感觉到吴邪的异动,一睁眼飞快地用神识扫了一遍方圆千米的一切事物,然后也愣了一下,他发现让吴邪惊起的事物不在外,而在里。就在他们二人中间。

张起灵也立刻坐了起来,同样惊讶地看着卧在床中间的那个蛋。

那是一个外壳光滑的黑色的蛋,表面似乎有些弹性,里面压抑着一股强大的能量,其中还非常和谐地混杂着吴邪和张起灵二人的气息,所以二人之前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个异常的出现。

它似乎出现得理所当然,又非常怪异。

我他妈下蛋了?还是说小哥下蛋了?夭寿了这他妈哪里来的蛋?吴邪觉得脑子一阵晕眩,一瞬间有种不可置信的感觉。

虽说他也是个古神后裔,上古神祇转生,两世都是蛇身,张起灵身为龙,后代是卵生不奇怪,但是他从未听说过男性,或者说雄性会下蛋。

下蛋也算了,可这蛋还有二人的气,吴邪一想到昨夜和张起灵翻云覆雨,第二天床上多了这么个东西,一种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想法滋生出来。

这,莫非是他和张起灵的……

可怜吴邪加上上辈子活的也就千把年,还从未听说过雄性和雄性交媾还能生出娃娃来的。

显然张起灵也有同样的疑惑,他以前从未关注过这些风月之事,直到寻回吴邪。但是他也从未听说过两个都是实打实的雄性,也是用着雄性的形态进行房事,还会产生这样的东西。不过比起吴邪他还是冷静了许多,又仔细探查了一遍那个卵,其中确实有生气凝成型,说明此卵中有活物生出,不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张起灵小心地低头下去轻触了一下蛋面,蛋壳上一层雷光涌起,但是还未碰到他的鳞,就猛地消失了。吴邪看着张起灵,也好奇地伸手碰了碰,这次雷光却没有一点踪迹。

它认识吴邪和张起灵的气息,对他们没有过多的防备。

种种迹象都告诉着张起灵和吴邪,这的确是和他们有至亲关系的生命。

“这……”

吴邪不太敢开口,毕竟这事儿太突然了。他们根本没有思考养个孩子会如何,更加没考虑过二人还会生儿育女这种可能性。

但是这个有着二人的气的卵,就这么突兀地降生在了这。

他咽了咽唾沫,犹豫道:“这是……我们的……呃……”

“孩子。”张起灵淡淡接道。

(二)

虽然吴邪已经有了准备,但是张起灵这么平淡地说出来,还是如同当头一道惊雷。他小心翼翼地抓起了那个黑黢黢的蛋,这颜色,的确像是张起灵亲生的。

吴邪把蛋翻来覆去看了个遍,似乎是不敢相信,又像是好奇。可蛋,就是一个蛋,虽然长得黑了些,它还是一个蛋。

知道看不出什么门道来了,吴邪把蛋塞进了张起灵怀里道:“像你。”

张起灵看了一眼那颗蛋,化作人形,有些小心地捡了起来。二人就捧着那蛋,大眼瞪小眼了半宿,吴邪才提了一口气道:“谁会孵蛋?”

二人都是雄性,从来不知道怎么养大孩子,从小接触的知识里头这些内容都是草草带过的,直到这天,真出现了一个“孩子”,心里头才开始慌了。

张起灵摇了摇头,吴邪沉默地看着那个蛋,咬了咬牙,爬到床头找出了手机,思考了一下,拨出了一个电话。

这电话过了很久才打通,吴邪没敢先开口说话,只听里面静了半天,才有一个男人的声音道:“怎么了,小邪?出什么事儿了?”

吴邪提了一口气,小心问道:“爸,我出生那会儿,呃,妈是怎么带我的?”

吴一穷愣了一下,没想到儿子打电话来居然是问这种问题的,他稍微思考了一会儿就道:“你生出来,她就带着你给喂奶,醒神智……你在带小孩?”

“……不是,爸,我出生时候是蛋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吴邪支吾了一会儿道。

吴一穷彻底不明白了,像他们这样的存在,大多数生出时都是一团气,慢慢地聚型。聚型了变成了现在的模样,虽说是蛇尾,可他还以为是真蛇吗,还生蛋?

“你问这个做什么?”吴一穷道。

吴邪满头冷汗都下来了,觉得这电话打的还是不太好,只好道:“没事了,就问问。”

说完他挂了电话,表情怪异地看着那个蛋。看来他老娘是没有照顾一颗蛋的经验的。

他一瞬间想起了真为蛇妖的阿宁,可是他想到那女妖的脾性,甩了甩头,决定还是不要去招惹她为好。阿宁倒是喜欢调戏吴邪,可吴邪是有些怕她的。

在吴邪思来想去的时间里,张起灵已经穿好了衣服,把蛋好好地摆在了靠垫上,用灵力裹着它,让它保持着有体温接触的状态。虽说他也没孵过蛋,但是知道不管是什么蛋,要孵出来,温度都是要有的。

但是神祇的卵不可能像随便一个鸡蛋鸭蛋一样,温度够了就会出生。它可能还需要一些别的,比如足够的灵气、血、灵泉,张起灵也不清楚。他生自海渊之中,天地灵气化型,一母兽唤其神智,便有了现在的他——也不是从蛋中生出来的。

二人想来想去,想不太明白,只能抱着蛋出门,去问问其他人是否知道这东西该如何照看。

(三)

这蛋是抱出门了,可张起灵和吴邪二人却也不知道找谁。最后只能小心地捧着蛋去了胖子那里,虽说已经料到这人估计是说不出什么正经话的,可多一个脑子想事儿多分担一份忧虑。

利用神能从住所到胖子那儿用不了多久。吴邪还是有些恍惚,一个不注意,把胖子院子里那口缸给砸了。

胖子发现两个人在自个儿屋里头搞破坏,立刻就冲了出来,大骂道:“那缸老子放那儿一百年了,再放一会儿都能卖个几千上万了,你俩败家玩意儿怎么说砸就他娘给我砸了?”

刚骂完,胖子还没来得及反应,突然被二人一左一右抄起来就往屋子里拎。胖子心里头一惊,心说怎么回事,不就骂了两句,要杀人灭口了?说好的兄弟感情深一口闷怎么这点小事儿都过不去了,嫁了人就翻脸不认人了?

这不能啊!

胖子唰地一下挣起来,一个狗熊翻身,抓着符咒对着两人喝道:“何方妖孽敢装你胖爷的兄弟?”

吴邪和张起灵顿了一下,似乎从刚才的慌乱之中清醒过来了一些,身上的气涌出来,向胖子证实身份。胖子虽然眼力不及这些天生神人,可也感觉出了,这的确是真货没跑。

可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这一下,三人都冷静了。胖子这才仔细瞧那对狗男男。张起灵脸上是看不出情绪的,只能往吴邪脸上看。这一看,胖子又皱了眉,吴邪脸色有些怪异地窘迫,像个被瞧见了没穿衣服模样的姑娘似的。

“咋回事?”胖子摸了摸自己脸道。

吴邪抬头看了一眼天井,咳了一声道:“进屋说。大事儿。”

“你俩还能有什么大事?”胖子奇怪道。

进了屋,吴邪在自己的法宝囊里掏了一下,摸出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又找了个软垫,认认真真盖了块绢布,然后把那一坨黑的玩意儿放在了上面。

胖子心里头好生奇怪,这一个黑玩意儿,怎么让吴邪露出那种表情来?莫非这是那种玩意儿?可这两人早就没脸没皮了,还会害羞?这一想,胖子就要伸手去抓那东西。

还没碰到,突然就感觉手上被狠狠地电了一下,再看那黑玩意儿,竟然裹在一圈雷光之中。

“这黑煤蛋还挺凶的,还没摸呢挫了你胖爷我一层皮。”胖子道,“是啥玩意儿来着?”

这话一问,吴邪脸上那种尴尬的神色又加深了几分,听他又咳了一下道:“今早上起来在床上发现的。有我和小哥的‘气’在上面。”

“你俩还真能玩啊不仅仅是带震动还带——等等?”胖子侃到一半,猛地注意到了吴邪后半句话。

带着某人的“气”,就代表这是某人的法宝。而带着两人的气,在他们这些神仙里头,就代表那是尚未彻底交融成型的血亲后代。

胖子惊讶地张了张嘴,指了指蛋,又比划了一下吴邪和张起灵。

他认识吴邪几十年了,还不知道丫居然能生蛋?

难道是说小哥能力太强了,不管公的母的一样都能给他生?这他娘没天理了啊,胖子立刻退了一步,心说还好老子不合小哥口味。万一自己也生个蛋出来咋办。

这就解释了吴邪怎么这么个表情,胖子和吴邪认识了那么多年头了,知道他从里到外都是条纯爷们儿,生蛋这种事儿对他来说的确有些过于惊悚了。

胖子摸到了桌子上的杯子,使劲灌了一口冷茶,压了压惊,又看了一眼那个蛋,深呼吸了一次道:“胖爷我呢,也活了这么多年头了,啥奇事没见过,能接受,能懂的。”

吴邪看也知道胖子和他们一样都被这事儿吓懵了。可光吓着没用,这蛋还摆着,总要想法子解决了,直接丢了张起灵和吴邪肯定都良心上过意不去,只好养着看看。吴邪摸了一下那个蛋的外壳,上面的雷光一下就安分了下来。胖子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他,心道,可以啊当妈了立刻就知道怎么安慰小的了。

“咱们……也没养过蛋。”吴邪看了一眼胖子,开口道,“这玩意儿……怎么长得大,怎么养,完全没个想法。”

“所以就来问你胖爷我来了?”胖子道,“我他娘也不生蛋啊。你哪只眼睛看人是从蛋里蹦出来的了?”

“呃,哪吒?”吴邪思考了一下道。

胖子翻了个白眼道:“人家老娘也怀了他那么久,肉长多了点变了个球,怎么能说人家是个蛋呢。小同志你这生物知识学的不行。”

“那你说说,老子在生物学上是个男的、公的、雄的,是单性的,怎么能生蛋?”吴邪道。

“你问问小哥?没准是他生的。”胖子随口道。

这一说,吴邪有些诧异地看向张起灵,对方脸色暗了一下,摇头道:“不可能。”

“那只能是你生的了。”胖子道,“哎,关于生育这事儿胖爷我可不清楚啊。咱们仨大老爷们在这儿闭门造车能造个啥出来,问问清楚的。你那个人妖小伙伴不是有个熟人吗,那什么鸟?也是生蛋的。”

“玄鸟。”吴邪接道。

胖子一提,吴邪倒是想起来了,司掌生育的王母一系之后,西王母座下报喜赐孕的玄鸟应当是有些门路的,也许问问这边能知道不少东西。

吴邪当即开始找小花的电话,要说和这玄鸟熟悉的,还是只有他了。

解雨臣很快接了电话,一边说着在开会,一边问吴邪有什么事。吴邪直说他要找霍秀秀,女孩子手机换了几次,号码丢了,得重新要一个号。

吴邪主动要秀秀的号码?解雨臣毕竟是聪明人,知道二人认识多年,却也不是经常联系,一般都是自己和吴邪见面捎带上秀秀,这主动要号码,肯定是有什么事儿。解雨臣一边忙着手上的文件,一边忍不住八卦道:“怎么,有了小哥不满足,还想泡秀秀了?”

“想把三界的名声都弄臭了我才会想在解少当家头上动土。”吴邪道,“正经事儿,挺急的,赶紧把号码给我。”

“吴邪,我们讲道理啊,我好歹是个做生意的,你满足我好奇心,我再给你号码。你那边出什么事儿了要找秀秀?”解雨臣道。

吴邪摁了摁眉心,没想到小花察觉得那么快,只能道:“玄鸟是孵蛋的吧?我这儿有个蛋……不知道怎么给它孵出来。”

解雨臣张了张嘴,没出声,抬手叫停会议,然后他从会议厅出了门,走到外面才重新开口道:“蛋?你养了什么玩意儿?”

“不知道,可能是龙蛋。”吴邪随口道,“赶紧的,秀秀的电话呢?”

解雨臣沉思了一下,复制了霍秀秀的号码,发了一个短信过去。龙蛋?他心想道,莫非是两个人拐来当儿子的?这可真是有意思了。他想起了一则一对公企鹅抢蛋当自己孩子养的新闻,轻声笑了一下,合上手机回到了会议厅。

拿到了电话,吴邪想了一会儿,组织了一下语言,才拿起手机按下这个号码。他还是有一丝的犹豫,毕竟问未婚的女孩子这种问题似乎有点尴尬,就算是玄鸟,也是个小女孩。吴邪拍了拍脸,又看了一眼那个黑黢黢的蛋,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按下了拨号键。

话筒里嘟了两声,那边响起一个清脆的女声,道:“好久不见吴邪哥哥。”

吴邪抓了抓头发,有些局促道:“秀秀,问你一件事儿。”

“一来就有事,也不叙叙旧,你这人真是没情调,我回答了有什么好处吗?”秀秀嘻嘻笑道。

“请你吃饭。”吴邪道,“这事有点急,不然我也不好意思这么突然的联系你……那个,你知道怎么孵蛋吗?”

霍秀秀愣了一下,怀疑自己听错了,又仔细琢磨了一遍,确定对方问的是“怎么孵蛋”。她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小心翼翼地问道:“什么蛋?如果你说的是神兽的孩子…你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这个…以后跟你解释。”吴邪道。

“可是吴邪哥哥,你不说清楚,我也没办法告诉你。”秀秀道。

这一下吴邪有些急了,他总不好告诉秀秀是自己的蛋。一下子两边都没再说话,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胖子看了吴邪半天,受不了他支支吾吾的劲儿,抢过了吴邪的手机,对着话筒道:“小吴和他男人整出了个蛋。安全工作没做好,意外造人了。咱们几个大老爷们儿这经验知识可是真没有,只好请教请教专业人士。”

秀秀一听,立刻皱起眉嘟着嘴道:“什么专业人士,我都还没结婚。”

说完她猛地反应过来,这话的重点倒不是后半句,而是前半句。

吴邪哥哥和他男人,生了个蛋?秀秀诧异了一下,解雨臣告诉过她关于吴邪和他的对象的事儿,她脑子里有个大概的印象,那是一条属阴属水的黑应龙。

阴阳结合可出新生,一般是需要一雄一雌,阴阳之气交融便能产生新的生命。霍秀秀脑中想道,若是说黑龙属阴,吴邪属阳,气息相融也达到了阴阳结合这一条件,加之二人又不是凡人,一为神裔,一为神兽,没准真能有什么东西产生出来。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霍秀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对他们解释了一番自己的想法。吴邪和张起灵一听,心里头也越来越相信这个黑黢黢的蛋是二人的孩子。

既然是这样的生命,秀秀脑海中自然有想到办法。不管是神还是妖,或者其他的新生,在孵化和出生之前都是需要小心看护的。

这类由气成型的神裔的后代,若想它顺利孵化,全天候灵气的滋养和温度都是很重要的。说起来容易,但是全天的保温并保持灵气滋养,实际上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最好的办法还是贴身带着。

秀秀跟二人讲清楚了这“育儿方式”,那边道谢后便挂了电话。霍秀秀脑子里弯弯绕绕地想着,这孩子若是生出来,会是什么模样?可这古神总是不按规律来,谁也不知道出来是什么模样。

得了秀秀的一番指导,张起灵越发小心地对待那颗蛋了。吴邪想把它塞到自己衣服里面,可这东西又不能融入体内或者塞到百锦囊当中,裹在衣服底下里如同怀孕五六个月了一般,只能用手捧着,像捧着什么稀世珍宝似的。

依胖子的话来说,这就是俩刚知道自己要当爹的蠢父亲,虽然是个意外,可心里头早就将那个“意外”宠上了天了。若这孩子打出生想要太阳月亮,他俩爹还真能给他摘下来摆着看。

 

(四)

吴邪只是眯了一会儿眼,醒来就察觉到不对劲。就好像身上突然少了什么部分,麒麟蛋不见了。

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大事,那颗蛋算得上是从不离身,能从他身边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这个蛋的人恐怕还没出生。他堂堂妖帝,有谁能在这么一小会的工夫里,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那个装着张起灵的蛋拿走?

这不可能!吴邪跳了起来,犬齿都激动地露出了嘴外,房中没有任何气息,妖帝的嗅觉不可能毫无察觉。就算是张起灵本人来了,也不可能让他完全嗅不到气味。

“胖子!!!”吴邪打开窗就冲着外面大喊一声,整栋楼都被他这一声吼吓得抖了三抖。

大清早的妖帝发什么脾气?楼里头住的所有妖都探了个脑袋出来看。王胖子也一脸莫名其妙,这才刚起来,怎么就这么大火气?难道是安胎没安好?

这么想着,他柳枝一甩,上了吴邪的房里。

凑近一看,乖乖,吴邪这急得耳朵尾巴都露了出来,咋的就几小时没瞅他,就和遭人欺负了似的。

可是讲道理,凭他这敢去割麒麟仙君蹄子的胆儿,还有谁能欺负得了他?胖子捉摸了一下,就道:“别急着嚷嚷啊,怀孕期间太焦虑会影响娃的,胎教要搞好啊。”

吴邪根本没心思回击胖子的调侃,上来就抓着胖子的肩膀道:“蛋不见了!”

胖子被吴邪撞这一下有点晕,抠了抠耳朵往他裆下瞅了一眼道:“这不好好的在这儿?咋的,梦见小时候给人拖去阉了?”

吴邪根本没有和胖子开玩笑的心思,大骂了一声娘,放开胖子又开始在屋子里疯狂地寻找。胖子这下反应过来了,这蛋吴邪可是比他自个儿两腿之间那个看得还重的玩意儿,这下他也收起开玩笑的心,赶紧的一起在屋子里翻起来。

翻了不一会儿,胖子猛地抬起头来。他这会儿是一点小哥的气都感觉不到了。这点吴邪肯定比他更早发现。现在刺激吴邪肯定不合适,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他了解吴邪的脾气,这要是小哥再消失一次,他准能疯到天帝都怕。

当下他要做的是稳住吴邪的情绪,免得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胖子心里头默念着他奶奶的哪个不开眼的居然敢在你爷爷头上动土,真他妈是没听过妖帝的名声吗。这小子要是再狂些当年整个天庭都能给他翻个个儿。胖子一边琢磨到底有谁能够这么无声无息地潜入堂堂妖帝的房里把那贴身的宝贝给拿走,一边探出柳枝搜寻着那点气最后消失的位置。

凭空消失?胖子惊了一下,难怪敢从小吴这儿抢东西,看来也是有些能耐的。可这抢走蛋就让人有些费解了,胖子知道那蛋和小哥一样脾气坏得很,除了吴邪谁都他娘的碰不得,这人是怎么能悄无声息地把它拿走的?

或者得换个思路。胖子心道。

这时候吴邪突然停了下来,皱眉在空气之中嗅了嗅。原身为犬的妖王嗅觉自然是好得没话说,胖子一看他这动作,立刻就知道有门路,道:“嗅到了啥?小哥的味儿在哪儿?”

吴邪摇了摇头,眉头还是紧锁着道:“不是小哥。是这里有别的东西。”

“别的?别的什么敢来老子地盘上撒野?”胖子腾地一下站起来道。

吴邪瞥了他一眼骂道:“这房子是我的。”

“不跟你争这个。先说说是什么玩意儿,待胖爷我把它揪出来好好教育教育。咱们妖王的蛋也是他能摸的?”胖子道。

“裂缝。”吴邪一边伸手比划一边道。

他似乎在触碰什么东西,但是胖子根本什么都看不见,他就是在摸着空气。胖子心说,糟了,丢了小哥整个妖都不正常了,这会儿就犯上病来了?

再一看吴邪收回了手,有些犹豫地转头看向胖子道:“你知道什么东西能够撕裂空间?”

“汪藏海?”胖子立刻想起来汪藏海操纵时空的手段,枝条根根倒竖,“娘的老子就知道他没死透,他还敢来!看胖爷我这次不抽得他丫的晶晶亮透心凉!”

“不,不是汪藏海。”吴邪皱眉,“汪藏海是移动一个区域内的空间,他做不到这样,就好像……是我们这个世界出现了裂缝一样……”

吴邪犹豫着伸出手触摸那个胖子看不出什么异常的位置,他的右手就这么在空中活活消失了。

“我的那个乖乖!”胖子吓了一跳,“我知道了!胖爷我以前听说过,这种裂缝一般都是大能斗法或者天地异变时才会有的,都说如果掉进这种裂缝里就再也回不来了,那可是去另一个世界的路!”

“另一个世界?”吴邪咬咬牙,道,“胖子,我要进去。”

“你疯了!”胖子大惊。

“小哥在这里面,我知道!”吴邪急切道,“他现在是我用自己的精血哺养着,那颗蛋上都是我的妖气,等同我的一部分,我知道他在里面,我闻不出来,但是我有这个感觉,我要去找他。”

“小吴,你可想好了,这里面什么情况我们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这个裂缝什么时候会消失,你要进去了,指不定就回不来了。”胖子正色道。

“我知道,”吴邪深吸一口气,也肃然对胖子说,“我知道的,胖子,如果缝隙消失了,我回不来,那也……起码是和小哥在一起。”

胖子顿时露出一个受伤的表情:“得了,就知道在天真你眼里,胖爷我和这个世界加起来都没小哥重要。”

“不是这么说,胖子,那只是最坏的情况,但小哥现在正是重塑肉身的关键时期,不能离开我太久,如果真的被困在那边,我们当然还是会用尽一切办法回来的。你我修行大道,十年百年也不过朝夕之事,再次相见也只是转瞬之间。”

胖子大笑:“天真你真是当惯了妖帝的人了,说话一套一套的,放心,胖爷我难道还要跟小哥争风吃醋不成,要说,胖爷我那是必须和你一起去的,咱们仨是天雷也打不散的铜墙铁壁,找小哥当然有我的一份!但是这次事出突然,你一走了之可以,要打理的事却还多,胖爷我留在这里,就等你带小哥回来。”

吴邪心中熨帖,他知道胖子这个人粗中有细,他所虑不错,眼下出事时在场的只有他们二人,自己如果离开,那么妖界诸事还应有人打理,若是他真一时回不来,自己的家人也须有人告知。

于是吴邪点头道:“那么说好了,我很快就会带小哥回来。”

胖子点头,伸手从吴邪肩头一捻,分捻出一朵小小的妖火,说道:“天真,我留你一点妖火在这里,这样你与这边联系不算彻底断绝,估计这裂缝就不那么容易消失,真要是消失了,有这点联系,你也好找位置回来。”

吴邪没说什么,上前与胖子简单一抱,胖子拍了拍他的背,道:“你这狗撒起疯谁也没辙,小哥已经是你的命门了,去吧。”

吴邪笑笑,身形一动,便自空气中倏然消失了。

(五)

穿越“裂缝”的感觉并不好受,但吴邪心中挂念小哥,几乎没有分心去体会个中感受,屏息凝神片刻,眩晕感便逐渐消失,双脚也落在了实地。

着落在地后,吴邪四下一看,如自己那边一般高楼林立行人穿梭,建筑风格一般无二,路人的衣着打扮与见惯了的风格相同,就连他们口中所说也是一样的语言。可见这个异世界与自己的世界还是十分相似的。

吴邪心急如焚,也无意细究,连忙敛神细细查找张起灵所在方位。张起灵本来就与他气运相连,如今更是精血交融,他不消片刻便感知到张起灵便在距离自己不远的东方,便不再犹豫,隐匿了身形直奔而去。

奔出去不久,吴邪便进了一处居民区旁的小花园,远远看见一个年轻男人哼着歌在园中散步,他脖子上挂着个布兜,里头装着个鼓囊囊的物件,吴邪一眼就认出那正是张起灵神魂栖身的黑蛋。

那年轻人倒是珍而重之的样子,两手稳稳地抚着装黑蛋的布兜,慢慢地在花园里散着步。吴邪看得火大,心说这是我的小哥,你是干什么鬼的?

于是吴邪也不多话,瞅着那人没防备的空档,疾风般掠去夺蛋。

谁知那年轻人却不普通,吴邪从出手到逼近他身旁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工夫,那人却能察觉到有人偷袭,他护着布兜猛地抽身后退,堪堪避开吴邪,同时冲着吴邪的手直直打出一道冰箭来。

果然并非凡人!吴邪止住去势,反手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立刻卸去了那冰箭的力道。电光火石之间,冰箭落在地上跌了个粉碎,吴邪已然再次攻击,与年轻人对上一掌。

与此同时,两人都抬起了头看向对方,两人对上眼的一瞬间,齐齐愣住。

“你是什么人?”“竟敢假扮我的模样?”两人不约而同喝问道。

吴邪反应过来,这个世界与自己的世界如此接近,那么在这个世界里有一个“自己”似乎也不足为奇。

而另一个吴邪,则揣着蛋,陷入了各种疯狂的猜想:这个人是谁?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样?难道是哪里的妖怪假扮成自己?可是扮成自己的模样是为了什么?他有什么目的?

两人各怀心思,打斗的念头就淡了,各自后退了一步,审慎地打量着对方。

吴邪按捺下自己的急切,心想既然是另一个“自己”,总还是可以沟通的。

于是吴邪勉强扯了一个笑容,尽量和气地说道:“说来话长,其实我们两个应该是一样的……不过你能不能先把那颗蛋还给我,我们再好好说话。”

另一个吴邪却立刻如临大敌,捂着蛋道:“原来你是要骗我的蛋,你想都别想!”

“怎么是你的蛋了!”吴邪这下就炸毛了,“那明明是我的蛋!”

“呵,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了?”另一个吴邪冷笑道,“好歹是我床上发现的,你叫它一声它会应吗?”

两人怒火上升,不约而同抬手布下结界,这便是都动了真气,非打一架不可的节奏了。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吴邪怀里的布兜一动,那颗黑蛋竟然从布兜里挣脱出来,浮在空中,滴溜溜地飞向吴邪。

“啊!我的蛋!”另一个吴邪一把抓不住蛋,大惊失色地跃起扑向那颗黑蛋。

“是我的!”吴邪同时扑了上去。

实际上,这颗黑蛋,也就是其中的张起灵,因为经历了神魂与肉身重塑、又提前转入蛋中栖身不久,此时意识陷入懵懂还没有完全清醒,来到这边世界后,他完全是凭借本能去寻找吴邪的气息,找到了有最熟悉的“气”的地方来落脚。但毕竟不是同一个世界,吴邪和吴邪也并非完全一样,当真正和他气血交融的吴邪来到时,他自然会辨识出来,于是自行飞向这个吴邪。

因此,吴邪比另一个吴邪更快地接近并抓住了黑蛋。他一把将黑蛋搂进怀里,藏在衣服下面,然后迅速抽身不再恋战。

另一个吴邪却不肯放他离去,他心里认定这是自己和小哥的孩子,且不论这孩子哪里来的,反正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心里还真的是挺美的。这段时间他抱着蛋,和小哥忙里忙外全是为了这个蛋能早日孵化,关于这个孩子的模样和未来也早就脑补了一出又一出。如今这蛋被抢走,怎会轻轻放过?他愤怒地低吼一声,骤然现出原形,粗壮有力的蛇尾猛然一扫,一道劲风如有实质一般抽向吴邪。

“你这个蛇精怎么不讲道理!”吴邪拿到黑蛋心中轻松,一边躲避另一个吴邪的攻击一边喊道,“我叫都没叫一声,他就应我了,你还想怎样!”

“你他娘的才是蛇精,睁大你的狗眼看看你爷爷我是谁!”另一个吴邪怒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狗?”吴邪笑道,他一闪身,也显出妖相来,姜黄色的狗尾巴和狗耳朵都冒了出来。

蛇尾吴邪双眼微眯,双手一推便是多支冰箭直直射向狗尾吴邪,狗尾吴邪一边躲闪一边急忙喊道:“这里面有误会,你也冷静一下我们谈谈……哎呦!”

狗尾吴邪只顾躲闪蛇尾吴邪攻击的时候,猝不及防地踩上一片从地下冒出的尖锐冰箭,虽然没有真的受伤,却是真真实实地被刺痛了,而在他被这冰箭拦了一下的时候,更多的冰箭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将他结结实实困在中间。

“你还阴我。”被困在冰箭中的吴邪叹了口气,“其实咱们两个的关系不应该这么紧张的……”

“我跟你没什么关系,你先把蛋还我!”蛇尾吴邪迫近他,一脸杀气腾腾。

“这蛋是我的又不是你的,你还蛮不讲理了不是?”

蛇尾吴邪哈哈大笑:“你少瞎扯了,我再怎么说也比较接近冷血爬行动物,这蛋怎么看都该是我的,跟你一个黄毛狗才是八竿子打不着。”

“你不是公的吗?还想生蛋呢!”冰箭丛中的吴邪冲他做了个鬼脸,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

蛇尾吴邪猛然回头,只见那狗尾吴邪已经逃出很远,冲向了结界的边界,他的声音遥遥传来:“我急着回家,蛋物归原主,你好好过日子,不要挂念了。”

“你给我站住!”吴邪这下真的是怒火中烧,体内真气暴涨,经脉中灵力乱窜,妖形肉眼可见地变大,眼看就要失去理智冲上去大杀四方。

幸而,就在此时,一股熟悉的气息涌来,将这一片区域都笼罩其中。

吴邪感知到这股气息,立刻冷静下来,他心中一定,知道这个偷蛋贼一定跑不走了,也就恢复了神智喊道:“小哥,快拦住他,他偷走了我们的蛋!”

狗尾吴邪一听才是要吐血,心道一毛一样,真的是一毛一样,果然这个世界有吴邪,就也特么有个小哥,还一样搞到一起去了!他抬眼一看,只见层层霭霭云幕之上,有一道黑黢黢巨龙虚影一晃而逝,虽然只有一瞬,强大威压却已扑面而来。他兽形只是犬只,对方是神龙,所感受到的压力着实非同小可,他在自己原本的世界贵为妖帝,是有天道气运支撑的,但在此方世界就没有这样的天道之力和妖界气运支撑他了,全凭着自己多年的修为积累深厚,才没有一下子就被压趴下。

吐槽归吐槽,当那个万分熟悉却仍有一丝不同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时,吴邪心里还是不可抑制地泛酸了——这还是成精之后,吴邪第一次深切地觉得自己是一只可怜的单身汪。自己的男朋友眼下是颗蛋不说,竟然还要被自己闪瞎狗眼什么的,简直了。吴邪品味着这种难得的情绪,心中默默想回去后要对胖子好一点。

应龙张起灵落在地面,看见吴邪,微微愣了一下。他在返回的途中就已经感知到吴邪情绪的变化,担心吴邪一个人带着蛋会出问题,加快速度赶回来,本来是做好了对敌的准备,却没想到“偷蛋贼”是另一个“吴邪”。

不错,是“吴邪”,而非“长得像吴邪的人”,他们这些人识人其实并不依赖外貌,而眼前这个人不止是长得和吴邪一模一样,连身上的“气”都与吴邪十分相似,抛开物种不谈,他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翻版的吴邪,也只有像张起灵与吴邪的关系,才能察觉出其中一点细微的差别。

但是自家的蛋确实被这个人抱在怀里,张起灵静默地盯着这个“吴邪”手中的黑蛋,无声地拦住了他的去路。

吴邪叹了口气,看来今天实在不好跑路,前有巨龙后有凶蛇,自己势单力薄,他可不想跟这样两个家伙拼命,眼下只好把话都说清楚了。

“你们先冷静一下,听我说,”吴邪无奈道,“我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从一个空间裂缝过来的,就是为了找这个蛋,他应该是先从空间裂缝遗失到这边的,你刚才也看到了,他是自己飞向我的,这真是我的,我也是吴邪,另一个世界的吴邪。”

其实张起灵心中有类似的猜想,自从确认了这个人和吴邪的极度相似后,他就有了些想法,在那人解释的时候,他也想到了那颗蛋上熟悉的“气”,实际上也可能不是他和吴邪的,如果这个人说的是真的,既然有和吴邪极度相似的人,那么也会有和自己相似的人才对。

但是,张起灵抬头看看拖着蛇尾巴赶来的吴邪一脸震惊、抗拒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也动了不管三七二十一赶走这个人强行留下蛋的心思。

“你有证据吗?”蛇尾吴邪依旧死死盯着那颗蛋,挣扎问道。

“空间裂缝应该还在,你们可以去看。”吴邪长出一口气,伸手轻轻摩挲着怀中已经开始浮现起雷光的黑蛋,熟稔地安抚着他。

蛇尾吴邪和张起灵对视一眼,张起灵转身离去,吴邪说道:“小哥去看那个裂缝,你现在最好先老实跟我走,别想着跑。”

吴邪眯起眼睛,粗壮的蛇尾细鳞上闪过寒光。

“不要我跑?”狗尾吴邪四下看看,“你我这个样子,还是别在这儿呆太久吧,既然我来都来了,走又不能走,总可以请我喝杯茶吧,嗯?”

蛇尾吴邪呵呵一声:“喝茶?家里还有吃剩的骨头,拿来招待你就够了吧。”

 

(六)

张起灵返回家中时,两个吴邪正隔着桌子端坐着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狗尾狗耳的怀里紧紧搂着个蛋,另外一个把蛇尾盘在椅子下面,死死盯着对面的狗妖。

听见张起灵进门的声音,两个吴邪一起转过脸去看着他。

张起灵微微点头。狗尾吴邪立刻露出了胜利的表情,而蛇尾吴邪一瞬间耷拉下了肩膀。

“我就说吧。”狗尾吴邪得意洋洋,懒懒地靠在椅背上,翘起了二郎腿。

张起灵走到蛇尾吴邪身后,手搭在他的肩上,解释道:“我找到了裂缝,那里的力场有些紊乱,夹杂着和这颗蛋一样的气。也许这个裂缝本来就是这颗蛋中不稳定的灵力爆发形成的。我已经巩固了那道裂缝,它暂时不会消失。”

狗尾吴邪举起水杯,一脸嘚瑟地向向蛇尾吴邪敬了敬。

蛇尾吴邪不甘不愿地思索了半天,终于抬头看着另一个自己,挣扎着、无比艰难地问道:“那,这个蛋是你和那边的小哥……你们是怎么弄的?”

“咳!”狗尾吴邪被惊得呛了一下。“不是吧你,真想生个蛋?”狗尾吴邪一脸纠结。

“卧槽你还好意思说,你的蛋你不看好,我、我以为是我的,都接受了好不好!现在你给我抢走,老子心里当然有落差了!”蛇尾吴邪怒拍桌,手一挥一堆CD落在桌子上,“你看我专门搞了这些做胎教!不能让孩子输在蛋壳里!”

吴邪扒了扒这堆CD,里面从《龙虎山传世咒语大全》到《昆仑山私教心法》应有尽有,甚至还有《大悲咒》。

“我们担心他孵出来时怕冷,小哥还特意去找了凤凰劫灰来准备给他 做窝……啊不是,儿童床!”吴邪说着,从张起灵身上掏出个锦囊,丢在另一个吴邪面前。

狗尾吴邪打开,氤氲着浓郁灵气的热浪便扑面而来,这是凤凰涅槃时火羽烧成的劫灰,温度可保数百年不褪。

“还有一块水精,要给他做泳池的,看来也用不到了。”吴邪恹恹道,“你是狗,他孵出来大概也是狗了。”

“不,”狗妖吴邪囧然道,“孵出来是麒麟。”

“麒麟啊……等等,麒麟和狗交配是生蛋的吗?你们那个世界真不一般!”蛇尾吴邪一脸三观尽毁。

“我没承认这是我生的啊!”狗妖吴邪道,“你的思想怎么这么不纯洁,能不能不要老是想着生蛋生蛋,开阔一下思路,这个蛋不是生出来的!只是灵气凝实,给神魂栖身的!”

蛇尾吴邪一脸的“这也可以你们为了造人也真是蛮拼蛮努力”的表情,张起灵则淡淡发问道:“他呢?”

一样熟悉的表情,看起来波澜不惊,吴邪却能体会到其中淡淡的不满的情绪。吴邪看了一眼这个真身是应龙的张起灵,心知他是不满另一个张起灵没有一同前来,叫吴邪自己只身犯险。

吴邪于是苦笑道:“我那位小哥,就在这里了……”

吴邪把黑色蛋放在桌面,温柔地抚摸着说:“小哥为了救我肉身毁去了,我要为他重塑肉身,这蛋中有他的神魂,以我气血温养……所以我才要这么着急寻这颗蛋,这不是我和小哥的后代,只是我们的气血都在此中交融了而已。”

这次换了蛇尾吴邪大吃一惊:“重塑肉身,那不就是起死回生?这是逆天之举!哥们儿你厉害了!”

张起灵则皱了皱眉,淡淡道:“他不会想你如此。”

“我知道。”吴邪笑笑,无声地搂紧了那颗蛋。

蛇尾吴邪拍拍狗尾吴邪的肩膀,一脸理解道:“我懂你,哥们儿你太不容易了,辛苦辛苦,今天就在家里吃顿饭再走吧,有大肉骨头,要不要给你配点狗粮?”

“……你这生活水平实在有点那个啥了吧,你干什么工作赚钱的?”狗尾吴邪一脸同情地看着他。

“我啊,捉捉妖看看风水什么的……不是,我生活水平挺好的啊这不是考虑你的需求吗!”

“呵呵,捉妖啊,我一般是找个地界把一批妖怪圈养在一起住,定时收收房租保护费什么的。”

“卧槽还有这种好事,你这什么工作?”

“给妖怪们当领导,当个妖帝而已。”

“是拉风啊!不过我是古神后裔,估计妖界也不接受我啊!”

“试试嘛,你看看现在谁是他们头找出来揍一顿看行不行……”

…………

 

张起灵看着聊得热火朝天、很快就热络到互相炫耀耀眼鳞片和顺滑狗毛的两个吴邪,又垂下眼看着那个黑色的蛋。既然不是自己和吴邪的后代,而是另一个世界里的自己,那么面对他的心态就不一样了。之前难得有了些柔情与干劲,想要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拿来让他取用,如今这种心情已经荡然无存,依然留着的还是一丝不满,不满于“自己”竟然可能会让“吴邪”如此辛苦。然而吴邪执拗地不肯放手似乎也在意料之中,就如同万年前自己曾失去过他的吴邪一般,也绝对不肯放手,而最终兜兜转转,他们也终将有相见之日。

也许跨越无数个平行宇宙,这样一次次上演的相遇、追逐、守候,将是他们共同的命运。这样坎坷,却叫他们甘之如饴。

 

(尾声)

狗妖吴邪带着黑麒麟蛋离开了,初春微寒的时节,大床上又空落落的,当然以吴邪和张起灵的身形来说,还是能睡得满满当当的,但这次没有了那个需要人小心翼翼照看的蛋,还真有点不太习惯。

吴邪叹了口气,睁着眼睛连觉也不想睡了。

“那么想要一个后代?”张起灵勾住他的尾巴。

“以前也不想,但是后来想象了如果有的样子,还是蛮有趣的。现在又没有了,是有点失落。”吴邪叹气,他也觉得自己有点魔怔了,但还是止不住信马由缰地想下去,“小哥你说,既然有这些平行世界,里面又还有我们,那是不是有可能在某些平行世界里,咱们是真的能生孩子的?我靠,怎么生,我怎么感觉有点细思极恐,你说要是阴阳气息融合也就算了,要是真生……”

“别想了,”张起灵翻身压住吴邪,“你想要,我们就再努努力。”

吴邪揽住张起灵的脖颈,两条尾巴越缠越紧,他心满意足地沉浸在春色之中,心中的执念倒渐渐消去了——其实没有后代只是有些遗憾,也许在这个世界里的他们还是比较幸运的,既不用真的上演惊悚生子,也没有像上次见的那个吴邪一样千辛万苦地复苏小哥。

也说不定在有的世界里,还有他和小哥都只是凡人,他追小哥追到头发都没了,也没有修成正果的情况呢,呵呵。

 

THE END

评论(49)
热度(843)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