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拒绝一切影视化相关,请勿擅自联系,也会黑脸

【瓶邪】我以为我的男神喜欢我(十一)(雨村非典型日常故事)

这,可能是倒数第三章了,哭泣,十二章完结又变十三章了,这次一定会稳定在十三章,虽然我不喜欢单数完结QWQ

本章两段对爱情的“分析”全部来自于重启篇,几乎引用原文,本章小标题就是 原文了,三叔真是会写爱情啊(笑),包括瓶邪都写得不错嘛,我是真的觉得吴邪对三叔感情的分析带了自己主观的影响,这种奇异的似曾相识感(继续笑)。

顺便三叔和文锦的故事终于算是填了个坑,写得好好。




(十一)由他跑近,由他跑远


吴邪的微信里有一个群,装的是一群狐朋狗友,总是很热闹——个别潜水用户除外。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群主王胖子把刘丧也拉了进来,吴邪一直怀疑胖子跟他收月租的,不过闷油瓶就是那个基本不说话的潜水用户,所以不管刘丧交多少月租,最多也只能在群成员那里和他偶像同个框,想想还是挺爽的。

这群里除了一个刘丧总是在被吴邪拉黑的边缘试探,还有一个不稳定因子就是黎簇,这孩子中二期超长,最近又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特别爱和吴邪顶嘴。

于是吴邪叹了口气,把白昊天拉了进来,似是感慨又似是对黎簇说:“终于有个贴心小棉袄了。”

之前为了凑钱去喊泉找闷油瓶他们,吴邪忽悠了白昊天跟他去收货,那时候他答应教白昊天经营昊山居,现在没什么事,他也就说到做到,时常地指点一下她,倒是认真教了一些东西,相比一直被坑的黎簇,待遇好了不是一点半点。果不其然,群里多了个吴邪的“贴心小棉袄”之后,黎簇炸了。

黎簇炸的方式也比较中二,他表现出一副对吴邪的偏心对待毫不在意的样子,也不光是顶嘴了,天天像炫耀战绩一样直播他是怎么打理自己手底下的店子的——因为吴邪的资产随债权转移,他现在算是给解雨臣打工,管着一个小盘口,不过不少人还是把他当吴邪的嫡系看待。

黎簇的表现,一群老油条看在眼里,暗地里都在偷笑,秀秀还说黎簇“萌死了”,连苏万都觉得没眼看,偏偏黎簇就是我行我素,丝毫不觉羞耻。

这一天,雨村养老三人组正在例行养生泡脚,黎簇又在群里咣咣当当地汇报工作,吴邪反正是没事,坐在那儿划拉着手机看他都说些什么,看到最后一条时,皱了皱眉头。

“郭人贵,这个伙计,是谁介绍来的?”吴邪打断黎簇的“汇报”。

黎簇似乎是早就等着他问一样,飞快地回答:“他一个手有点残疾,办事很老道,我挖墙脚挖来的。”

吴邪慢悠悠地戳着屏幕打字问他:“那你调查清楚了吗?”

黎簇趾高气扬地回道:“当然清楚了,我知道他看你特别不顺眼,我不怕,我是我你是你,他恨你不影响我用他。”

胖子在一边噗嗤笑了,说:“这小子要造你的反啊天真,你得当心了。”

“造我什么反?”吴邪不以为意,“他还能千里迢迢跑过来把我的咸菜卷走吗?”

吴邪在群里继续回复:“恨我也没关系,你能管得住就成,别让人家以为你是我私生子,悄悄攮死你都不知道。”

黎簇瞬间又炸了:“谁是你私生子你哪儿来那么大的脸啊!!!!”

“你没办法的人,我管给你看!!!”

“现在的小孩儿脾气真大,”吴邪抬头对胖子说,“而且什么叫我没办法的人,我是没那个时间收拾他,他也就瞎闹腾了两下,根本不成个气候。”

“你整这出胖爷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得罪的人?”

吴邪耸耸肩,眼睛余光看见闷油瓶也转了头看他,似乎等着听他说结仇经过。不过这个事儿真还没什么可说的,那几年下来,这种程度的小仇小怨可以说多如牛毛不值一提,并且那件事细究起来也根本谈不上对错,只是郭人贵没旁的可恨只能恨他,说起来也没什么意思,便道:“我自己都记不太清了,就他还惦记着,让黎簇折腾去吧。”

 

吴邪继续低头看手机,群里已经例行逗过弄黎簇十几条,十几条后话题就发散了,东拉西扯说什么的都有,其中霍秀秀同学独树一帜,没理那些扯皮吹牛,发了一张特别文艺的照片在群里,还艾特了吴邪。

秀秀:吴邪哥哥,这是你拍的吧?真好看。

那张照片拍的是皑皑雪山,在湛蓝如洗的天色里,冷峻的雪山顶端被阳光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金边。

这是吴邪以前拍的一张旧照,前段时间一家摄影杂志的编辑辗转找到“关根老师”,请他拿几张照片给被临时放鸽子的自己救个场,吴邪和这个编辑多少有点交情,就帮了这个忙,还给他挤出来一篇颇为文艺的随笔做了配文。

吴邪:是啊,秀秀一看就审美在线,来摸摸头。

秀秀:不光拍照好看呢,吴邪哥哥写情感专栏也不错啊,你这篇随笔里的“一个长辈”是谁啊?一般来说“我有一个朋友/亲戚”可都是自己,吴邪哥哥你这个隐喻挺别致的。

秀秀又发了一张照片,拍的是杂志上配在后面的随笔,题目叫作《由她跑近,由她跑远》,是吴邪端详了雪山半天后,想起了之前对于三叔和文锦往事的一些感慨,于是洋洋洒洒一蹴而就写出了这篇随笔。

吴邪:说出来吓到你,写的是我三叔。

秀秀:这我真没想到,吴家三爷看着挺匪气的,没想到谈起恋爱来,一点都不直男癌。

秀秀:我都感动了。

吴邪笑了,其实以前他自己也没想到三叔有这样的一面,可能是人年轻的时候爱得最纯粹,人一生中只有那么点漫无目的毫不功利的爱恋,消耗完了,就再也没那么容易动心。所以吴邪只写了这个纯粹得像雪山一样的故事,没有提到后来的哑姐,并且不想去揣测三叔对于哑姐到底是怎样的情感,相处久了难免是会日久生情,但这情有几分,与对文锦的情义比孰轻孰重,吴邪都不想再探究了。

秀秀感叹着把吴邪写的贴了一段出来:“他们的感情美好又单纯,女孩子像是一阵风,她身上背着自己的重任,爱情不能使她停下,大大小小的口袋也装不下她,只有广阔的天地能任她来去驰骋,我的那位长辈当时也只是一个年轻人,他追着跑在她身边,看着她,由她跑近,由她跑远。后来他们还是在人间失散,年轻人慢慢老去,最终老成了一座雪山,遥望着那一阵清风,等着她再吹拂过他的身边,他们相望、相亲,最终分别。”

秀秀:吴三爷真是个好男人。

吴邪这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把三叔和好男人联系在一起,实在忍不住又笑场了,一边笑一边想是不是自己把三叔的爱情故事修饰得太美好了。并且这么想的实在不只是他一个人。

解雨臣:嗯?这说的真是三爷吗?我们都认识的那个?

黑瞎子:傻徒弟,这里面你脑补的成分有多少?我可是跟你三叔唱过K的,实名反对你三叔像雪山那段。

苏万:师父你实名是什么?

黑瞎子:齐德隆咚锵。

王胖子:心里揣着女神和唱K风流快活又不矛盾,都是男人就别装了,咱这儿就秀秀一个妹子,可千万别被天真这锅心灵鸡汤忽悠了,男人这种东西一段情记一辈子有可能,但是为了不在身边的女神一辈子守身如玉那种好男人,不存在的。

白昊天:那个……

王胖子:哎呀,忘了,对不住,还有个昊天妹子。

白昊天:不是,我是想说,好男人的话,小三爷算一个吧。

王胖子:哎呦,你这么一说……

黑瞎子:你这么一说……

秀秀:你这么一说……

解雨臣:你这么一说……@吴邪,这说的还是你自己吧?我就知道你又加脑补进去了。

吴邪一脸懵逼,从脚盆里撩了水泼胖子小腿,问道:“关我什么事?”

胖子嘿嘿笑着,看了看吴邪,又看了看一旁看着天花板发呆的张起灵,清了清嗓子,声情并茂地念了起来:“他,像一阵风,他,肩上有自己的重任,大大小小的口袋装不下他,爱情不能使他停下,只能在广阔天下驰骋。他,追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由他跑近,由他跑远。小天真,你说说,你是不是给你三叔加了点你自己的情节进去?”

“我有什么情节?妈的我倒是想有点什么情节呢,我还不如三叔呢!他年轻时还恋过!”吴邪骂道,抬脚去踹胖子的脚盆。

胖子一边“啧啧啧”地摇着头,一边意味深长地看了张起灵一眼。

吴邪余光瞥见张起灵也从天花板收回目光,很认真地盯着自己看,顿时尴尬得连脖子都僵硬了,完全不敢回头正视他,心说这算怎么回事,连闷油瓶子也有八卦的一天?

问题是自己根本没有卦可八啊!特别清白!

 

大家都知道吴邪很清白,这一会儿群里已经开始围绕着吴邪的清白,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白昊天:那时候我听说过很多大佬私生活都乱的很,这一行嘛本来就是有今天没明天的,但是小三爷就不是这样的人,我一下子就觉得他不一般。

吴邪:不是,既然明知道有今天没明天的为什么要祸害别人?

黑瞎子:你思路跟其他大佬不一样,别说话了,让小天天继续。

白昊天:别叫我小天天谢谢,小三爷这正是你的人格魅力之一啊!你不是那种会寻欢作乐浪迹花丛的人,你心里有责任。

王胖子:胖爷我收回刚才的话,这世上有为了一个不在身边的人守身如玉的男人,小天真就是。

解雨臣:不过吴邪本身就不太会和女孩子交际吧?长大了还不如小时候。

秀秀:就是的,小时候吴邪哥哥还答应娶我呢。

解雨臣:这就尴尬了,他也跟我说过一样的话。

吴邪:卧槽!这是造谣!

黑瞎子:呦,看不出来啊徒弟,那你怎么长大了反而害羞了?

吴邪:谁他妈害羞了!

白昊天:小三爷那是礼貌!小三爷不会瞎撩女孩子的!

吴邪看着白昊天的话,心说还是贴心小棉袄好。

白昊天:小三爷只有为了从我这儿套信息的时候用请我吃饭小小利诱了一下……

王胖子:色诱吧傻妹子……

解雨臣:色诱没毛病。

秀秀: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吴邪哥哥。

刘丧:就知道你是这种人!

黎簇:妈的楼上有你什么事啊?不过,吴邪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他还色诱过梁湾呢。

苏万:乖巧吃瓜,楼上说的我什么也不知道。

吴邪顿时想吐血。

吴邪:你们对色诱的门槛设得是不是太低了?我最多只是靠脸在办事时获得了一点点便利而已吧?这都要说的话,小花不得是蓝颜祸水了?

解雨臣:不要转移重点,大家是在关心你的终身大事。你现在也安定了,准备什么时候把事儿办了?

吴邪:什么玩意儿?

黑瞎子:意思就是,你跟哑巴到哪一步了,跟大家通报一下,发个红包什么的。

刘丧:什么玩意儿???????

吴邪:瞎几把扯,没有红包,也没有哪一步。

解雨臣:看穷鬼把你吓的,你别怕,你们定下了我给你发红包。

吴邪:多大的红包……不是,我和小哥没事可定啊!

刘丧:那肯定没有!!!!!!

秀秀:吴邪哥哥,你跟我们就不用遮遮掩掩的了。

黎簇:呵呵,实不相瞒,就连汪家人都觉得你们关系不一般,你知道他们把你的资料放在张起灵的档案里吗?

白昊天:小三爷,去救张哥的时候你的紧张和不安我都看在眼里,我祝福你们。

王胖子:胖爷我看透一切,但是胖爷我不说。天真,小哥还在看你,你咋不抬头呢。

刘丧:卧槽你们到底在胡说什么!!!!!!

吴邪深吸一口,他当然不敢抬头,尼玛这种时候盯着他做什么?!他可以拍着自己的良心说他现在对闷油瓶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他最大的野望——把张起灵活着挖出来,放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好好养着——已经达成,他现在心满意足,颇有种看尽世间沧海桑田的感觉,加上之前身体上的隐患都爆了出来,他现在是一个注重保养讲究养生的人,从心态到生活习惯都在向老人家看齐,这个时候他能有什么夕阳红黄昏恋的心思?但是尼玛这闷油瓶子老盯着他看,万一他抬头了脸红了,那不就像他心里有鬼似的了?

吴邪:我觉得你们的想象力比我还丰富了,就别提你们脑补的对象本来就是跟谈恋爱这种事最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我这个样子哪还有余力谈恋爱。

吴邪:有一位姓王的哲人曾经说过,爱情就是你看到一个人,他有想要的东西,你有,你就给他,有多少给多少,他心里就是有个坑你也他妈能给填上。我觉得这位哲人说得很有道理。

吴邪:我现在什么也给不了,谁也给不了,我就想养养花种种菜,每天散散步遛遛狗,睡觉前看一眼确认你们都还活着,我就心满意足了。我这辈子一直在跳坑再从坑里爬出来,现在什么坑砸在我脸上,我也没那个精神去填了。

吴邪:谈恋爱多累啊,万一谈崩了,我这个状态好去死一死了,活着不好吗!现在就是把志玲姐姐放在雨村里,我也没力气追啊!

吴邪:就这些,散了散了。

 

吴邪一鼓作气打完字,二话不说,直接站起来端着脚盆就走了,全程没有回看张起灵一眼。

张起灵默默地摸出手机,他是潜水专业户,但他本人确实在群里。

王胖子也有点懵,他看看吴邪发的那些,再看看正仔仔细细翻着聊天记录的张起灵,觉得自己作为“王姓哲人”还是应该说些什么的。

“小哥,天真说那些吧,你也甭太往心里去。”胖子梳理着思绪说着,“他吧,不是说对你没感觉了,嗨,我的意思是咱哥仨认识这么久,以前小天真对你什么个样子胖爷我看在眼里,你不在的时候他又是个什么样子,胖爷我也知道。他其实不是给不了,他是之前给得太多,给得太快,把自己往掏空了给,现在心里就虚得慌。那几年……那几年确实不是人过的日子。”

胖子说着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实在不容易,人家过命兄弟喝酒吃肉谈笑风生的,他呢,还得操心俩兄弟的感情状态。他就想不明白,这吴邪小同志怎么还一副缺少爱情滋润的干瘪样子,这俩不都睡一屋了?是小哥没把人睡明白,还是吴邪拔吊无情走肾不走心?

“我知道,”就在胖子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张起灵竟然淡淡地应了一声,“没关系,我给他。”


TBC

评论(160)
热度(2132)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