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拒绝一切影视化相关,请勿擅自联系,也会黑脸

【瓶邪】我以为我的男神喜欢我(四)(雨村非典型日常故事)

果然啊,只有摸鱼才是第一生产力。

为什么!只有在摸鱼的时候!灵感才特别多!跪了!





(四)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吴邪又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深呼吸两次之后,才再次打开那个笔记本,翻到新的一页,这次内容仿佛就正常多了。

结果开篇第一句话就又是一个调侃:“一页一页按顺序翻着看笔记的男孩子,运气都不会太差。”

吴邪默默地决定收回前言,比了个中指给自己。

“放轻松,你现在应该是失忆了,很大概率是失去了近几年的记忆,对日常生活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闷油瓶和王胖子你应该还记得,他们是你最好的朋友,现在你们在福建山村养老休息,善始善终的机会不多,要珍惜,拦着点王胖子作死。”

“我说不上你什么时候会再想起来,也许过两天就会恢复,也许永远也不会再恢复。我曾经认为我不可能再回到过去的状态,但人生处处有意外,也许老天看我头铁要给我开个玩笑;也许是赏我一个安逸老死的机会;也许我做的这些准备都用不上,我会失败或者完全地成功。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为了每一种可能性做好准备。”

“这么说会感觉有点奇怪,但是在我意识到可能会因为失忆回归到过去的状态时,我很想多留下一些东西,诸如人生哲理和处世套路,好稍微拔高一点你的境界,通过一些捷径,而不是自己摸爬滚打受伤以后才明白,就像父母对待孩子,我看着过去的自己,也觉得只是个孩子。但是你我都清楚,这一套对你没有用,如果老天爷就是要让我重活一回,那你也只能把走过的路再走一遍,撞过的墙再撞一遍,才能再次成为我。”

“还有另一种可能,你不会再走我的老路,你有更加轻松的选择,忘记一些事情,你有机会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而不必成为我。”

“但是我不会真正地离开,即使记忆真的再也不会恢复,经历过的事是不会消失的,你的身体状态、条件反射,都已经发生了改变,不会因为想不起训练的过程而消失。过了一段非常安逸的生活之后,我也曾一度不能理解我在最困难的时候为什么可以做到那些现在看来远非常人所能的事情,但是当我再次面对绝境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最危险的部分会因无处施展而蛰伏,但绝不会消失。你的疯狂执拗与生俱来,也许不会被激发,但它永远就在那里。也许未来某一天,你再次遭遇困境,被逼到无路可退的时候,我会被唤醒,会做出你无法相信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或者是疯狂的事。”

“希望没有那个时候,希望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你别讨厌我。毕竟公平地说,我还是有不少优秀之处的,书桌上署名关根的书你可以看看,尽情感受一下我的精神世界吧。”

吴邪放下手中的笔记,拿过书桌上的其他几本书翻看,都是一些摄影杂志,还有个人摄影集,里面的照片多是风景照,有辽阔苍凉的沙漠,幽深迷离的雨林,形单影只的行人背后的万家灯火。照片拍得很有味道,搭配的还有这个笔名“关根”的摄影师写的随笔,吴邪大概翻了翻,觉得里面有一多半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跟他忽悠老外买仿古纪念品时编故事的套路差不多,还有一小部分,是像笔记里一样,文艺又抽风的叨逼叨。

吴邪把摄影集放回去,心道至少有一点若干年后的吴邪没说错,他就是再灌心灵鸡汤说人生哲理都没有用,对于认准的事他会特别固执,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撞了南墙也可能不回头的人,但如果不是这样,好多事情就都不会发生了。比如在格尔木的时候,如果他不玩儿命去追车,死皮赖脸跟着阿宁他们,也就不会进到西王母国,见不到陈文锦,没有机会和三叔告别,也不能捡回失忆的闷油瓶。

哦,对,也得谢谢闷油瓶挡了一下车门。

吴邪现在知道自己是正常普通(?)的失忆,心里就没有什么负担了,他把若干年后的吴邪那些看起来就很沧桑有故事的摄影集整整齐齐地码起来,压在石雕的镇纸下面,接着,又拿起了那本笔记。直觉告诉他,若干年后的自己留下的信息不止这些。

果然,再翻过一页后,映入眼帘的是满页满页的名字,里面有家人、朋友,也有比较重要的伙计,在每个名字后面还有一段介绍,简明扼要地注明了他们的关系和相处需要注意的地方。

有些人是一如既往的,比如父母,比如胖子,备注里增加了一些新的注意事项,但他们的关系从未改变。

吴邪还发现有些他认识的人,关系已经变得不太一样了。

比如解雨臣的名字后面的第一个词就是“超铁”,还打了三个感叹号,还有一句“能陪你倾家荡产、出生入死的男人,但是他来讨债时记得要哭得惨一点”。吴邪看着,想起他假扮三叔时小花来帮他镇场子的事,忍不住笑了笑。

小花从铁变成超铁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有些就超出他的想象范围了,比如这个黑瞎子是他有印象的那个黑眼镜吗?他只记得身手很好,是他所见的人中绝少能和闷油瓶相提并论的人,但是他明明和这个人交流很少也没什么交情,怎么就成了“魔鬼师父” 了?不过若干年后的自己好像觉得对这个人不需要评价太多,寥寥几句说他不是什么正经人但可以相信,然后在末尾风轻云淡加了一句“失忆的事他会知道”。

为什么他会知道,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失忆的好吗?什么师父之类的,别是若干年后的自己跟他学了什么邪门的东西结果把脑子搞坏了吧……

也有他不认得的人,比如什么“黎簇”、“苏万”,比较无耻的是若干年后的吴邪竟然在笔记里大言不惭地写着“还欠黎簇十万块钱,就是不太想给”,这个苏万备注是“师弟”,而且“是个富二代师弟,所以给瞎子养老让他来就好”。

这是越老越抠门了吗?吴邪忧心忡忡地想,要真是跟黑瞎子学了什么东西把脑子搞坏了,是不是得人道主义地解救一下这个看起来非常人傻钱多的师弟?

吴邪翻过写得满满的四页名单,他大概知道若干年后的自己的想法了,如果失忆的时间太长的话,是不可能瞒过所有人的,让朋友们知道也没关系,不过对于自己来说时间还停留在十年之前,与其他人的关系却已经发生了改变,他是希望自己能更快地学会新的相处模式。

但是名单里没有闷油瓶。

吴邪又翻过一页,在看到内容之前,他先注意到一点不对劲的地方,把本子平举起来仔细地看了看纸页的装订,又用手指摸了摸纸缝后,基本可以断定,这一页前被撕下过好几张纸。

什么东西那么难写?

“张起灵不是神,他也会疲累,也需要休息。”

“张起灵不是石头,他有心。”

“张起灵不是没有感情,他只是没交过朋友。”

“你虽然跟他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人家并没有嫌弃你。”

“现在的张起灵还是有很多小秘密,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但其实那些东西已经不是很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现在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了。”

“张家那群亲戚太坑爹了,让他们离得远一点。”

“他搞的药太难吃了,不过闹也没用,还是得吃,那小子的压迫感也太强了。”

“但是人家是真的关心你,闹一下泄愤可以,别不识好歹。”

“就算在张起灵的人生中,你不可避免地会提前告别,但是就算是装也装得乐观点,别太丧,普通人的陪伴对他来说太过短暂,即使用尽一生也不足够,至少让这份陪伴留下的愉快多一些吧。”

“所以,没什么事,少折腾,好好活着。”

吴邪呆呆地看着自己留下的信息,只觉得心里闷闷地酸疼。

靠,怪不得豁出去了追闷油瓶,看来自己是真的很喜欢他。

吴邪抬起脸,想要仔细回忆回忆,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闷油瓶子的?听说有一种心理现象叫做吊桥效应,是说人处于极度危险中,很容易因为肾上腺激素的飚增、心跳的加快,误认为对身边人产生了爱情。但一同经历危险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闷油瓶呢?因为他特别好看?因为他特别神秘?因为他救自己的次数特别多?

也许有这些原因,也许事实恰好相反,在他对张起灵投以的关注不断增加之后,张起灵的好看就变得特别好看,张起灵神秘坎坷的过往就变得让人心疼,他也再不愿意只能被张起灵保护,拼了命地要把他从蛇沼带出去,从翡翠矿脉中带出去,从张家古楼带出去,想把他从所有黑暗冰冷的地方带出去。

吴邪难以厘清自己的思绪,他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若干年后英勇无畏的吴邪,追张起灵这个事儿,干得漂亮!

 

吴邪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现在心里被填得满满的,失忆什么的完全不放在心上了,但是自己留下的信息还是要看完的,吴邪又把笔记翻了一页。

那张纸就像什么述职ppt一样,写着大大的一行字:“那么,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

吴邪抽抽嘴角,又翻了一页。

答案只有三条——

“该吃吃该睡睡,争取善始善终,长命百岁。”

“如果不爽,打这个号码xxxxxxxxxxx,就骂那个庸医,毁我青春,害我年华。(ps.你不欠他钱,他如果要钱,介绍他去做男公关!)”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TBC



评论(73)
热度(2099)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