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绘离

扶朕起来,朕还能吹邪

和我邪有关的cp只有瓶邪

抗拒all,会黑脸

不逆

男神余本现货通贩中

#瓶邪#云笈异闻录【第八个故事】同心结(二)

我的更新时间真是充满浓浓的修仙感不是吗,怪不得我喜欢仙侠设定!非常合适了!!



(二)

张起灵淡定地揽住吴邪,一只手环抱着他,右手则放在他的颈后,虚虚一握,捏住了什么东西一般,向外扯去。

王盟迷茫地看着自家老板和张小哥的动作,不知所谓;王胖子虽然看不到什么东西,但多年从业经验还是让他意识到出了什么事;而黑眼镜和黎簇,则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张起灵右手扯住的是一个面容惨败的女人虚影,正一点一点把她从吴邪身上扯下来。

女人被撤离吴邪身体,一双眼睛还水光滟滟地看着张起灵,阳光照在她的身上,让她的身影更虚化了几分,她也毫不在意。倒是黎簇见状,手忙脚乱地捧着个牌位跑过来喊道:“我的妈,这可是客户啊!大姐你先进来!我去这玩意儿怎么使的,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嘛哩嘛哩哄!”

“那牌位没字,是一次性的。”黑眼镜笑笑,轻轻一弹指,一道似有若无的金光便笼住了那女人,她的身影也就稳固了几分。

“这怎么回事?”胖子看向黎簇。

“可不赖我啊!”黎簇喊冤,“这不是要超度一位客户家祖宗,老板说要跟她聊聊,聊开了她就能自己走了,非说我适合给鬼上身,结果这鬼放出来,理都不理我,一下就钻老板身上,然后就跑出来了!”

“那可就怪了,”黑眼镜道,“一般鬼还是不乐意往吴邪身上去的,这位怎么不走寻常路呢?”

众人又去看那一团金光,金光笼罩在女鬼身上,空气中便有了个淡淡的人形,即使是没有阴阳眼的胖子和王盟也能看到她一边挣扎一边想要向张起灵靠近。然而没挣扎多久,女鬼突然停下了动作,掩面啜泣了起来,夹杂在她哽咽声中的还有几个模糊的字眼:“不是他……不是他……”

女鬼的呜咽便与附身在吴邪身上时不同,听起来格外幽怨阴森,然而张起灵丝毫不为所动,他还维持着环抱吴邪的动作,顺着吴邪的脊椎轻轻地捋着他的背。

吴邪迷瞪了一会儿,一口恶气被张起灵顺过来,便渐渐清醒起来,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姿势后,瞬间眼睛瞪得溜圆,几乎是连跳带蹦地从张起灵怀里挣出来,好险没摔一跤。

黑眼镜“嘿嘿嘿”地笑了起来,一边胖子则是沉痛地念了一句:“天真啊……”接着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吴邪耳朵都臊红了,心里暗骂这个邪撞得真是“邪”,顶着一圈人意味深长的目光却还是装得无比正直,向胖子和黑眼镜问道:“什么风把你们给吹来的?”

“我还等着胖爷跟我说说呢,非让我来帮他个忙,帮什么?”黑眼镜把问题抛给胖子。

“这个嘛……”胖子话在舌头尖一转,便换了个方向,“胖爷我倒是不急,天真你这位客户先处理下呗,怎么一见面就往咱小哥身上扑呢。”

“我哪儿知道!”吴邪也是一头雾水,“这位是一大客户委托我的,说是他们家祖上先人,没投轮回,一直留在他们家,觉得不是个事儿,请我送她入轮回的。”

“作妖了?”胖子打量那女鬼,“不像啊,这妞儿看着傻乎乎的。”

“没有作怪。”吴邪道,“这是个没出阁就病逝了的大小姐,人家里有钱,就是说怕先祖不安,才要送走。”

“那倒是怪了,”黑眼镜上下打量着女鬼,“看她衣着,像是民国年间的人,要是没作过妖,安安分分呆着,那家人怎么知道她没走?若是一直知道她在的呢,怎么偏偏现在想起来?”

“他们家不寻常的事可不止这一桩,”吴邪笑了笑,笑意却没到眼底,“不过既然是客户委托我的,我照办就是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心甘情愿也是入轮回,打散了也是化归天地,差别不大。”

“不成,人家千叮咛万嘱咐,要好生送走的。”吴邪抓了抓头发,“我有职业道德的好吧。”

说着,吴邪再次把目光投向黎簇,看得他把脖子一缩。

“不行的。”张起灵却摇了摇头,用手按住吴邪肩膀。

张起灵说着,也向女鬼打去一道金光,只见那女鬼左右看看摇摇晃晃地又向吴邪走来。张起灵挥挥手,女鬼这才不情不愿地退回原地。

张起灵淡淡道:“她总会想上你的身。”

“我?”吴邪怒指黎簇,“他不是应该比我更招这些东西吗?”

“你这个观点我得纠正一下,”黑眼镜不急不忙地说道,“要单说招东西,没人会比你更招这些东西,你过得安稳是因为——”他伸手一指张起灵——“这位一直罩着你,他实力强或者你们联系紧密时,效果就好一些,要说呢现在这小鬼确实也不该找到你这里,她强行上你的身自己也不会舒服,问题是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你本身和这女鬼之间又有密切的关系,她的执念与你有关,现在又是脑子不太清楚的残魂,自然会傻乎乎地找上你。”

“和我有关系那不可能。”吴邪断然否决,“和我有关系,你怎么不说和小哥有关系呢,她上身之后可是直奔小哥来的。”

“和小哥有关系倒也是有可能的,”胖子摸了摸下巴,“不过要说到这女鬼是因为和小哥有关系所以上你身,天真,那胖爷就得问问了,你和小哥是什么关系?”

三人神色各异,面面相觑。

“靠!”吴邪骂道,“什么关系来关系去的,不能直接问这鬼吗?”

“好啊,”黑眼镜轻快地说,“你让她上你,我们帮你问。”

吴邪怒了:“你敢不敢把上身这词说全乎了!”

张起灵皱了皱眉头:“没有别的办法?”

这下换成黎簇怒了:“不是说鬼上身没有危险吗!怎么老板让她上我身时没人担心我!我不是人啊!我不要命的啊!”

黑眼镜把手一摊:“这鬼没修炼,死得又久远,魂魄不全,现在这样子是没法交流的,要么让她找个人上身,要么找个能通鬼的,不是这小孩这种外行,是真正能和鬼交流的人。”

“一时半会儿哪儿找去,还是我来吧。”吴邪道。

“别急,”胖子沉着冷静地一摆手,“你甭说,胖爷我还真就知道有这么一号人。”

“在哪儿?太远就算了,还不如我自己来。”吴邪道。

“胖爷我是那种人吗?不靠谱的事还跟你讲?就在我们局里,拔腿就到,你不是不知道,这年头,有点真本事的,都叫咱们组织给招安了,这世道不景气,自己单干不好混不是?”胖子热情洋溢地说道,“我看这样吧,让黎簇小同学回去玩去,你跟小哥带着这位美女,跟胖爷我上队里走一趟,我呢,带着你这客户去找行家帮你掰扯一下,你们俩呢,就正好去那个什么座谈会学习学习,完了我再开车把你俩送回来,成吧?”

“呦,既然你都这么诚心诚意地邀请了……等等,那个座谈会是什么?什么座谈会?”吴邪刚要答应,突然觉出不对来。

胖子干咳了一声,假模假样地说:“看胖爷我这记性,还以为早跟你们通知到位了呢。”

胖子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块被叠得四四方方的纸头来,打开来分成两张皱巴巴的单子,分别递给了吴邪和张起灵。

吴邪满腹狐疑接过单子大眼一扫,只见最上方明晃晃写着“关于第十四届华东地区特殊天赋人才个人发展建设座谈会暨浙江省特殊天赋领域战略合作伙伴互助学习小组第五十三次组内会议召开的通知”,抬头是确定无误的“吴邪同志”,末尾盖着个如假包换的大红公章。

吴邪有点懵逼,把内容通读一遍,更是一头雾水,他探过头瞅瞅张起灵手里那份,跟自己的几乎一样,只是题目“特殊天赋人才”的地方改作了“特殊天赋人才引导者”,以及文中开会地点略有差异。

“这什么东西?”饶是吴邪自认聪明才智举世无双,一时之间居然也看不懂这绕口令一般的题目。

倒是黑眼镜看了一眼,立刻爆笑起来:“原来是为了这个要我帮忙?”

“你知道什么?”张起灵也没看懂。

“这个呀,也没什么。”黑眼镜笑得止不住,“就是让你们去聊聊天,谈谈心,促进促进感情,有什么矛盾呢,给你们调解调解内部矛盾。”

“谁?谁们?”吴邪听得一愣一愣的。

“你,和你。”黑眼镜点点吴邪,又点点张起灵,“恭喜二位,打今儿起,就是官方盖章的partner了,虽然他们盖不盖章也没什么关系。”

吴邪愣住了,接着不知想到了什么,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转头质问胖子:“王胖子,你这是作得哪门子妖!”

“你还好意思问我啊小天真,谁知道你背着胖爷我跟小哥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王胖子心态已经调整得很好了,眼睛里充满着人民警⁄(⁄ ⁄•⁄ω⁄•⁄ ⁄)⁄察独有的明察秋毫洞若观火,用正义而犀利的灼灼目光盯牢了吴邪,反客为主问道:“组织上主要是把那种有主从关系的修士和灵兽器灵叫到一起,升华一下思想境界,你和小哥算怎么回事?你老实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吴邪脸红了又白,一口气梗在喉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边张起灵已经收起了通知单,淡淡问道:“你们在监视我们?”

张起灵话中的“你们”,并非是冲着王胖子,这个“我们”,指的自然也不止是吴邪与张起灵二人而已。吴邪一听也明白了:他与张起灵做过那么点事,关系有了那么点改变,确实是谁也没告诉过,这份通知单却已火速发到他们手中,再看范围,竟然是囊括了整个华东地区,那么其他地区,想必也是同样的。这背后的含义,便让人不由得有些不寒而栗起来。

王胖子闻言,神色又有些尴尬起来:“靠,这也不是胖爷我能决定的事儿不是?这事怎么运作的,谁主管的,我的级别还不够知道,我就一跑腿的,你们在我辖区,我就得来送这通知,还特么特别的赶,这个会就在今天,别人的早就送出去了。”

黑眼镜笑了笑,道:“怪不得叫我来。这事确实,是他们上面决定的,也是我们上面同意的,你想如果我们上面不配合,再怎么样,也找不到你这里来。”

黑眼镜话中的“我们”,却又是另一重含义:人间的组织,监视修士是有可能,但若要连张起灵这样的神仙也看得住请得动,那就是另一个层面上的力量了。

黑眼镜继续说道:“你这些年不在,不知道,现在两边的合作多了,这个面子还是给他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去听几次会就好了,咱们那些同事,除了个别钉子户,都已经毕业了,你们的情况,会照顾的。”

张起灵平静地点了点头,却对吴邪道:“你不想去,不去也可,我们也并非是那种关系。”

不是那种关系?哪种关系?这纸上写得再隐晦,吴邪也已经明白了,说的是“修士或神仙”和“器灵或灵兽”的“主从关系”,张起灵那句“你本为天地至灵,此时若与我行双修之事,形同认主,于你大亏”再次回响在耳边。吴邪瞬间有点来气:我是赔是赚,你又知道了?

“去呗,有什么不能去的,待得时间久了,管饭就成。”吴邪把手里的传单一收,对胖子道,“你得说话算话,带上我们客户,走着!”


评论(29)
热度(372)
©郁绘离
Powered by LOFTER